宋芦的话音未落,整个场面就陷入了绝对的寂静,绝大部分人都觉得解气,这大少爷的秘书跑到这里来撒野,真的是很让人愤怒的好吧。

  杰瑞第一次觉得宋芦的毒舌是一项高技能,是那种能够为人民造福的技能,看着宋芦皱眉飘飘然从屋子里出来的时候就差没有泪眼汪汪的,表达自己内心的激动之情了。

  欧卿祺没有注意到宋芦后边到底说了什么,整个人都沉浸在宋芦那句为了配合出场效果而脱口而出的老公带来的莫大的喜悦里。

  欧卿祺觉得,听见宋芦用软糯的嗓音带着娇嗔,喊出那两个字,自己听到的时候,从骨头缝里都透出一股酥软,灵魂都在为了那两个微不足道的字眼颤抖,心脏受到重击,呼吸无力。

  宋芦本来还想着欧卿祺这货能够直接把这个扰人的苍蝇赶走,然后自己继续好冷的在屋子里边装逼,逼迫杰瑞这个蠢货上门来哀求自己,然后再在众人感激涕零的眼神洗礼下隆重登场,拯救世界的。

  可是呢?欧卿祺这货的战斗力实在是太弱了,而且还有被碾压的趋势,作为一个极度护短的女人,而且还是一个不怎么讲道理的女人,宋芦是真的没法忍了。

  宋芦一出山就直接放大招,一句毫不留情的话直接啪啪的打在原本还在趾高气昂的秘书小姐脸上,原本就不怎么美好的小脸瞬间青白交加,红绿共存,就跟调色盘似的,精彩纷呈。

  杰瑞一看这趋势就乐了,急忙脱离了欧卿祺那个被动挨打的队伍,眼明手快的站到了宋芦的身后,顺带在看不见的地方对着还有处于呆愣状态的欧卿祺甩了一个不要钱的眼刀子,表达自己内心的鄙视。

  看着急速投奔自己的杰瑞,宋芦微微撇嘴,对着杰瑞甩了一个白眼,人群中走了出来,泛着淡淡的嘲讽的眼神微微从那个女人的身上扫过,语气低哑暗沉。

  “老公,这是谁啊?怎么在这?”宋芦瞪了瞪还在没回过神来的欧卿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心里咆哮着:你丫的不是特么的特别牛逼吗?这时候你咋就嗝屁了呢!你的战斗力呢?你的杀气呢………

  第二句老公,欧卿祺浑身打了个激灵,双眼发亮的看着一脸笑意的宋芦,丝毫不不掩饰自己脸上的愉悦,毫不吝啬的向众人展示自己的好心情。

  “这是大哥的秘书,说是找你有事,听说你在休息不见人,在这里待着不肯走呢。”欧卿祺的语气悠悠然,清淡又夹杂着无数的磁性,听得在场的好多人都愣了神,看着欧卿祺冒星星眼。

  宋芦闻言咬唇,做出一副后悔纠结的模样,无辜的大眼睛睁得大大的,泛着迷蒙的水汽,樱红的唇被洁白闪亮的小牙齿齐齐的咬着,露出微微的咬痕,看得欧卿祺一阵心神荡漾,神情不稳。

  “那我刚才是不是骂你了?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是大哥的秘书,不然我也不能这样骂你……”宋芦的小脸拧巴成了一股天津大麻花,搅吧搅吧得透着一股懊悔的神色,眸子里闪过洌耀暗芒,一副宝宝认错了的模样。

  宋芦的转变之快,就是心理承受能力强大的欧卿祺也没有缓过神来,尽管宋芦认错道歉的神情很认真,可是欧卿祺还是下意识的觉得,宋芦不会是主动道歉的人,心里保持着三分怀疑。

  杰瑞此时的心情就是复杂得不行了,扭过头看着宋芦,一脸的不可思议,夹杂着无数的惊愕恐怖。

  !看》正版章节3'上酷@j匠F网*

  甚至脸上的兴奋还没有来得及褪去,僵硬在脸上不上不下的,就像是那口准备反击发笑的气,瞬间卡在了嗓子眼,憋得胸口闷疼。

  “丫的!你个发霉孩子!还不如欧卿祺那货呢!直接就是不战而败好吧……你就这点出息,小爷真是小看你了……”杰瑞心里的悲伤逆流成河,看着自己碎了一地的玻璃心,捂住自己的心口抬头看天,心里悲号不已。

  宋芦的神情实在是太认真了,看得周围的人都信了,脸上不敢露出太过直接的鄙夷,可是眼神里多多少少还是夹杂着无数的鄙视和嘲讽,不屑的目光从宋芦的脸上扫了过去。

  那个原本被气得三魂出窍六魄归天的秘书小姐听到宋芦这道歉意味明显的话,整个人都回魂了。

  两眼冒出一股浓浓的凶光,嘴角勾起一个刻薄的弧度,战斗气息直线上升,回血速度之快,看得宋芦都忍不住啧啧称奇,果真是神人也。

  “二少奶奶,您看这事整得,大少爷是好心,可是到您这怎么就成办坏事的了呢?”秘书小姐有人撑腰就开始嘚瑟,一副有了阳光就灿烂的模样,看得杰瑞牙根痒痒,恨不得冲上去把这货撕碎了嚼得嘎嘣嘎嘣响。

  宋芦的眸子划过一丝冷笑,心里嘀咕着:丫的,还真是会给自己找台阶下,妈蛋,就是小强级别的,给点养分就能喘气的是吧!

  心里吐槽不断,可是宋芦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悠然,带着明显的怯懦:“还真的是对不住了,一开始也不知道是你来了,再说我想着大哥的人也不会那么没有素质,大呼小叫的人怎么也不符合大哥的气质呐,所以……”

  宋芦这手反击打得及其漂亮,而且还打人闷疼,不动声色,笑着就猛地给人一巴掌,还真的是无害得慌,宋芦这坏笑着作怪的小模样,看得欧卿祺心神一晃,眸光微微闪耀。

  “唉,我怎么就大呼小叫了,二少奶奶,您可别瞎说,这不是有人拦着不让道我才跟不长眼的人争论两句呐?怕的不就是二少奶奶没有收到大少爷的心意,生分了感情。”

  秘书小姐急眼了,急吼吼的对着宋芦说,瞪大了眼睛提高了声调,一副感天动地的模样,那样子看起来就像是古代的那种言官,你不答应我,我就撞墙给你看!透着赤裸裸的威胁论调。

  宋芦这人有一点及其明显的特质,那就是吃软不吃硬,这人火了的时候得顺毛捋,绝对不能倒着来,不然一准不讲理,立马急眼,都不带缓冲的,往往打得人措手不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