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杰瑞直接有种撞死在厕所的冲动,嘴里嘀嘀咕咕的:“妈蛋!小爷我是看门的材料吗?居然让我看门!要死啊……”

  杰瑞走了,可是一通胡乱抱怨的话通过厕所隔壁包间的小助理听到了,而且还没听全,只有后半部分看门的片段,通过结结巴巴的小助理的转述,杰瑞就成为了一个不堪忍受欧卿祺的压制,想要改行看门的可怜人。

  杰瑞此时还不知道自己以后在宋芦的推波助澜下可能会有的各种遭遇,依旧尽职尽责的守在宋芦的办公室门口,隔绝了任何可能会吵到这个姑奶奶睡觉的因素。

  欧卿祺下来的时候惊呆了一群不明真像的群众,纷纷以为是欧卿祺无法容忍策划部拿不出一个满意的提案,下来挠人的,眼神里夹杂着惊恐,后退三步,大气都不敢出。

  欧卿祺大步走到宋芦的办公室门口,看到的就是杰瑞靠在门框上和一个女人说话的样子,可是看杰瑞那个咬牙切齿的模样,看起来谈话并不怎么顺利,那个女人也是一副面红耳赤的模样。

  “杰瑞,怎么回事?”欧卿祺不管怎么调戏杰瑞,那是自己内部的小情调,哪能容得下外人的骚扰?这一份独占鳌头的小情调,欧卿祺和宋芦可谓是像得不能再像了。

  欧卿祺冷着脸朝着杰瑞走了过去,杰瑞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的亮了眼睛,冲着欧卿祺就说:“二少爷,这是大少爷派来的秘书,说是找二少奶奶有事。”

  欧凡的秘书也是一个不让人省心的女人,红色的大波浪显得妩媚动人,精致浓烈的妆容突出了女人的热情,一身恰到好处的短裙包裹着娇好的身材,看得不少人都直了眼睛。

  除了两个人没有,欧卿祺没有,因为欧卿祺心里有了宋芦那个天然的小妖精,不打扮的时候,一举一动都是勾魂摄魄的效果,更别提打扮起来了,这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在欧卿祺眼里就是风尘女子,没一点看点。

  杰瑞没有,是因为杰瑞这人对香水过敏,平时最讨厌的就是喷香水的女人,而欧凡的这个秘书,简直就是一个移动的香水机器,走到哪,就香到哪,天知道,杰瑞到底有多怕这个香水杀手,平时就恨不得躲起来。

  如今两人正面交锋,可以说是谁都没讨着好,杰瑞退避三舍的态度刺激到了一个感觉良好的女人,女人穷追不舍的泼辣让杰瑞头疼不已,恨不得把这个香水杀手塞回她妈肚子里,让她从来没出来过。

  看见欧卿祺来了,欧凡的秘书也有了底气,阴阳怪气的对着欧卿祺说:“二少爷,大少爷让我来给二少奶奶送点甜点,说是怕二少奶奶刚来公司上班,不适应,可是杰瑞这拦着我不让进去,是个什么意思呐……”

  欧卿祺本来还不想太扫女人的面子的,可是一听这话,整个人都不对了,全身的倒刺都在一瞬间就竖起来,进入了警戒状态。

  看着欧凡秘书的眼神也带上了小刀子,上上下下的来回扫射着,恨不得把这个破玩意儿从楼上塞到楼下,然后再狠狠地来回轮上三圈才解气。

  “呦,大哥还真的是操心了,沁儿的事我就不麻烦大哥了,还麻烦你回去告诉大哥,这事就不麻烦大哥了,以后还请你告诉大哥,别好心不成办坏事,吵着我老婆睡觉。”

  欧卿祺这话可谓是一点面子没给,直接就是明里暗里的啪啪的打了欧凡正反好几个耳光,打得啪啪作响,听得人耳膜都嗡嗡的。

  秘书这个神奇的职业,说白了也就是老板的第二个老婆,自己的暗地里老公被欧卿祺从高位上撸了下来,自己男人还要自己来给别的女人送吃的,这事搁谁身上也受不了啊!

  所以秘书小姐下来的时候本来就是脸上带着杀气的,杰瑞本来也不痛快,这两个不痛快的人碰在一起了,那绝壁就是火花四射的激情碰撞!

  3酷匠3网)首…J发JO

  欧卿祺还如此不给面子,秘书小姐急眼了,十五厘米高的高跟鞋在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来回跺脚,画着精致妆容的脸上神情变得狰狞,气得波涛汹涌的胸口来回颤抖,看得周围的男人眼睛都直了。

  “二少爷,这可是大少爷的心意,二少奶奶喜不喜欢,可不是您和杰瑞一个助理就能够决定的,我不亲手交给二少奶奶,这回去了,没办法跟大少爷交差啊!”

  秘书小姐突然就像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画着浓重眼妆的眼睛猛地闪着亮光,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语气带着倒刺的看着欧卿祺,在欧卿祺的肉里扎了一根长长的刺,膈应得慌。

  而且这个女人此时抱着一种报复不了你,我膈应也膈应膈应你的想法,说话的时候刻意提高了嗓音,心里想着如果能把宋芦折腾醒了,起来了出来看到,那样把事情闹大了才好看呢!

  欧卿祺顾及着睡着了的宋芦,说话也不敢大声,更加助长了秘书小姐的气焰,最后直接嚣张到在宋芦办公室门口嚷嚷了,让杰瑞恨不得把这个女人打死,鞭尸!

  欧卿祺也气得牙痒痒,可是这是自己大哥派来的人,难不成自己还能揍她一顿?欧凡刚刚被撸下去,自己这时候再生事,就是得意忘形,保不齐就有支持欧凡的老家伙借机针对自己。

  可是就这样任由着这人闹?而且还牵扯到了宋芦,这一点欧卿祺就真的有点忍不了了,一时之间气得胸腔发疼,周围围观了不少人,欧卿祺还是拿眼前这个泼妇没办法。

  原本安生睡觉的宋芦忍不了了,其实宋芦早就醒过来了,不过是不想搭理杰瑞和欧卿祺,才接着装睡的,可是那个烦人的女人到底是谁啊!

  宋芦觉得,自己的男人,自己关上家门怎么折腾,那是自己夫妻间的小情调,关你丫的屁事!我要你操心!去你丫的蛋,什么欧凡什么女人,都跟给姑奶奶滚蛋!吵我睡觉,看我不灭了你!

  “老公,我说这都谁家养的疯狗啊!一刻都不安分,跑我这里来吵吵什么?难道说,欧氏的规矩就是这样的?我还真是长见识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