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卿祺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哭笑不得的看着杰瑞,语气里夹杂着无数的无可奈何。

  “杰瑞,如果你是宋芦,在家里无聊了,想要来公司上班,你会不会希望你的上司因为你的身份,把你晾在一边不用,而且你还是有真才实学的。”

  欧卿祺好心情的跟杰瑞解释着,尽管欧卿祺自己的胸腔也被宋芦这个调皮的行为气得发疼,太阳穴突突往外跳,可是欧卿祺还是觉得好笑,好笑宋芦的孩子气,好笑这个小家伙的脾性。

  杰瑞闻言有些恍惚的嘟囔:“合着,我把她供起来还是我的错了?”

  “不然呢,你丫的是不是傻啊!宋芦那是什么人,那是宋氏的唐唐副总,跟你老板我是一样的级别,你就让人做人形背景了,有资源你也不会利用,活该你加班拿不出提案!”欧卿祺看着杰瑞恨铁不成钢的说。

  欧卿祺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杰瑞立马就急眼了,冲着欧卿祺大吼大叫的嚷嚷,吵得欧卿祺脑仁儿疼。

  “你还好意思说?不是你说的不让给安排事做吗?现在这样能怪我呢!”杰瑞领会错了欧卿祺的意思微微有些心虚,可是实在害怕宋芦会出什么贱招来折腾自己,没脸没皮的耍赖不承认。

  欧卿祺今天直接被气得乐了好几回了,拿起桌子上的半截签字笔砸到了杰瑞的身上:“不是你的错,丫的还是我的错了?”

  杰瑞为了不去面对宋芦那个可怕的小恶魔,就是不要自己的脸皮了,硬着头皮喊:“当然是你的错了,你老婆好不好?这事得你去干!”

  杰瑞想着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就让欧卿祺从根源处把问题给解决了,人家夫妻间的小情调,自己不懂,可是欧卿祺他懂啊!所以这讨宋芦欢心的事,还是交给欧卿祺这个正牌老公来吧。

  “杰瑞,你这是赖上我了是吧?”欧卿祺算是看出这个人今天来这的目的了,估摸着算计了好久,就等着自己这句话呢。

  杰瑞闻言两眼发光,正襟危坐的看着欧卿祺,故作严肃的对着欧卿祺说:“这事还得你去,那是你亲亲的老婆,有什么事不能好好商量啊!只要她答应把提案拿出来,我上门道歉好不好?”

  杰瑞一副只要有提案,一切好商量的神情,眼睛里闪烁着笃定的光芒,杰瑞相信,欧卿祺必然会去找宋芦的。

  欧卿祺自己想去找宋芦,可是也不愿意被杰瑞引着往坑里走,被人设计了,这事估计赶谁遇上了也开心不起来,更何况另外那个还是自己的老婆,不讨点好处,就不是欧卿祺干的出来的事。

  “我去?这是你的工作,为什么要我去?”欧卿祺有了拿捏杰瑞的筹码,就开始故作姿态的拿乔不配合,气得杰瑞牙根痒痒。

  “说,你怎么才肯去?”杰瑞磨牙声传到欧卿祺的耳中,让欧卿祺差点没忍住就笑场了,伸手遮掩住自己扬起的嘴角,生怕自己太开心了,刺激到可怜巴巴的杰瑞。

  “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宋芦把提案拿出来之后你听宋芦的指挥,她怎么解气怎么折腾,你都得给我好好受着,就当你为公司做贡献了。”欧卿祺故作大方的说,听得杰瑞两腿打颤,怒火中烧。

  杰瑞咬牙切齿的对着欧卿祺点头,磨牙声在办公室显得格外的诡异,彰显着某人现在极度不爽的心情,可是丝毫不影响欧卿祺观赏杰瑞的扭曲的神情,可以说,欧卿祺心情很好。

  “行,你下班之前把提案拿到手,我给小姑奶奶负荆请罪都行!”杰瑞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憋笑憋得很痛苦的欧卿祺,哭丧着脸走出了欧卿祺的办公室。

  欧卿祺在心里默默的为杰瑞点了一支烟,语气含笑的轻声嘀咕:“落在沁儿手里,祝你好运了杰瑞……”

  欧卿祺答应杰瑞这事不单单是为了公司考虑,更加是因为自己心里隐隐的不安,因为宋芦不主动来找自己,如果自己再不努力的在宋芦面前刷存在感,欧卿祺觉得,那个没良心的小东西真的有可能把自己忘记了。

  欧卿祺再次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那张被杰瑞当成指控证据拿来的纸,忍不住低低发笑,眉眼含笑,仿佛看到了那个白白嫩嫩的小包子一边做着提案,一边嘟囔着杰瑞和自己的不是的模样,忍不住心口一痒,思念如潮。

  好几天没有见到宋芦了,可是过去的几天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的想要见到这个小家伙,将她拥到怀里的冲动这样明显,这样的难以抑制。

  欧卿祺拨通了杰瑞的电话,想着宋芦的模样,心里发软,柔情外溢。

  “杰瑞,你去把宋芦给我叫上来,别的什么都别说。”欧卿祺在电话里叮嘱杰瑞,杰瑞对这样没什么屁用的提醒嗤之以鼻,心里嘀咕:废话!我能说是什么事吗?难不成我还给你们两口子串通一气的机会啊!

  杰瑞自打从欧卿祺办公室出来后脚步生风,整个人都明媚了不少,看得周围一群围观的下属不明所以,傻乎乎的看杰瑞突如其来的春天,反应不过来。

  此时让杰瑞抓心挠肝的罪魁祸首宋芦正趴在桌子上睡得香着呢,不知道是不是梦见了什么好吃的,樱红的小嘴微微张开,那一副自在悠然的模样,看得杰瑞是气得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直接嗝屁了。

  自己有事要求这个姑奶奶,而且自己之前就把这人给得罪了,杰瑞可不敢再鲁莽了,想了想还是不吵这个姑奶奶睡觉,直接打通了欧卿祺的电话。

  “睡着了,不敢叫她……怎么办……”杰瑞耷拉着脑袋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对着话筒说,泫然欲泣呐直接就是。

  欧卿祺闻言从座位上直起了身子,很赞同杰瑞害怕之下的做法:“算你还是聪明,你要是吵着她,我不撕了你。”

  酷&w匠.网o永久'免费$“看{f小@=说“J

  自己的生命受到了明晃晃的威胁,而且还不敢反抗,对于自己这种悲惨的遭遇,杰瑞也只能是自己抱头痛哭了。

  “算了吧,我直接下来,你看好了,别让人吵着她。”欧卿祺一边说一边关掉自己的电脑,拿起了自己的外套,毫不留情的挂断了电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