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卿祺看了看桌上画着红痕的日历,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自己泛着青黑的眼眶,闭上眼睛遮掩住了自己充满了血丝的眼球。

  伸手摸了摸那些在日历上用力刻画出的红痕,低低轻语“没良心的小东西,第四天没见着了,一点都不带想我的,是不是?”

  欧卿祺这几天为了达到自己想要的那种效果,因为回家太麻烦耽搁时间,索性就在公司里住了下来,办公室里摆上一张单人床,就在办公室里安营扎寨了。

  可是自己已经好多天没回家了,也因为太忙了,没空去找宋芦,也不知道这个小家伙到底是什么情况,可是这个小东西也不主动来找自己,自己好几天没回家,宋芦一点也不着急,这样的冷淡让欧卿祺微微有些心酸。

  欧卿祺的心里有些不安,说不清的慌乱,因为宋芦对自己的无所谓,欧卿祺觉得自己在不在,对于宋芦来说没多大影响,甚至欧卿祺觉得,如果自己不主动去找宋芦,这个没良心的小东西能把自己忘了。

  杰瑞冲出了自己的办公室之后,就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淡然神情,镜片下的眼睛泛着凶狠的亮光,一点都不像是熬夜了好几天的人,浑身自带煞气。

  杰瑞的敲门声打破了欧卿祺的走神,让欧卿祺眼里的不安更加浓烈,从心头弥漫到了骨子里,欧卿祺紧紧地抓住自己的衣服,朗声说:“进来。”

  杰瑞一进门,气质就全变了,之前在走廊为了维持自己一如既往的温润形象,步履从容,笑容依旧。

  可是在进门之后,杰瑞就保持不住了,脸上所有的淡定尽数龟裂,眼里喷薄出无数的火花,恨不得将欧卿祺给烧死,都觉得不能解恨。

  欧卿祺发现杰瑞眼里的怒气,有些摸不清情况,抬着下巴对着杰瑞点了点下巴,示意杰瑞赶紧说,说完赶紧滚蛋!

  “欧卿祺!你特么就是一个坑货!小爷这次被你坑死了你知不知道?”杰瑞的小眼神就像带着小刀子一样,将欧卿祺从头皮开始割皮拆骨,一点都不带留情的。

  杰瑞这话说得有头没尾的,听得欧卿祺一头雾水,眼神直接纠结成了一团小毛线,再这样纠结下去估计就能把杰瑞整个人缠绕起来,活活把这个说话说一半的杰瑞给勒死。

  “我怎么坑你了,提案出来了?再出不来你就可以带着你的团队去死了!”欧卿祺抑制住了自己想要把杰瑞勒死的冲动,看着杰瑞眼下的黑青说。

  欧卿祺的神情不像是知道宋芦的做法的,杰瑞瞬间也懵逼了,死死地盯着欧卿祺的眼睛不甘心的问:“真的不是你让宋芦把提案藏起来,逗我玩的?”

  欧卿祺一听这话就更奇怪了,皱眉按耐住怒气低吼:“我丫的都几天没见到她了,我怎么让她逗你玩啊?还是说你已经觉得我闲得有空去逗你玩了……”

  欧卿祺的话从来都不会是假话,因为这个人太骄傲,不屑于说假话,那么欧卿祺不知道,也没串通宋芦来耍自己,杰瑞就更懵逼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哪里得罪了宋芦,让那个姑奶奶这么折腾自己。

  “那就怪了,哪里得罪了啊……明明就是好吃好喝的供着的好吧……这样都不满意,我这都累成狗了,哪里还顾得上别的了啊………”杰瑞不顾影响的跌坐在欧卿祺的眼前,头疼的按住自己的额头嘀咕。

  欧卿祺看着杰瑞的样子,意识到可能出现了什么难以理解的问题,按耐住心里的怒火低问:“到底是出什么事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还有,跟宋芦又有什么关系,你给我说清楚了。”

  欧卿祺转身走到座位上坐了下来,皱眉喝下一杯水,抬眼看着还在处于呆愣状态的杰瑞,眼神幽深莫测。

  C酷匠网正《版@C首发

  杰瑞这时候也恍惚过神来了,意识到自己可能转了牛角尖,可是又想不通事情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索性就把自己心里的疑问一股脑的给说了出来,然后欧卿祺的脸色越来越暗,一副风雨欲来的可怕模样。

  “也就是说,你觉得我为了逗宋芦开心,故意让你带头加班赶提案,完之后宋芦手里边其实有合适的,是吧?”欧卿祺按住自己突突往外跳的太阳穴问。

  其实欧卿祺已经很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语气,让自己的神情看起来没有那么可怕,不过在做了心虚事的杰瑞眼中,这货黑脸的表情实在是太可怕了……

  “不然呢……宋芦手里边有一份合适的提案,可是为什么不拿出来?看着我们累成狗,她一天就泡咖啡………”杰瑞不满的嘀咕,明显,杰瑞对宋芦这种屁事不干,还动摇军心的人实在是,太有意见了!

  特别是宋芦一天就泡着一杯咖啡上蹿下跳的看热闹,神情悠哉乐哉,特别是拿货泡的咖啡还从来不分人的,自己也不喝!丫的泡好了,凉了就倒!还一天整得老正经了,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咖啡豆的味道。

  对于杰瑞这样一个爱咖啡如命的人来说,看着宋芦一天浪费不懂得珍惜,特别是自己不喝还不给别人泡,让杰瑞这个天天喝着速溶咖啡提神的人看着她天天倒煮的,直接就是要命的节奏好吧……

  杰瑞的嘟囔欧卿祺自然是听进去了,欧卿祺现在自己的心里也是一团迷糊,整不清这个没良心的小东西又想出什么折腾人的法子了,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杰瑞,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我不知道宋芦手里边有提案的事,我真的没有兴趣和时间去坑你,或者说,你觉得我是个为了逗老婆开心,就捉弄你的人吗?”

  闻言杰瑞也觉得不对劲,可是就凭着欧卿祺对宋芦的那份宝贝,杰瑞还是有些不死心的嘀咕:“谁知道你的呢,周幽王烽火戏诸侯还只为博取佳人一笑呢,谁知道你是不是个见色忘义的混球……”

  欧卿祺听到杰瑞的嘀咕直接被气乐了,扶眉看着一脸气愤的杰瑞,无可奈何的说:“你怎么招她了,沁儿可不是什么无理取闹的人,必然是你有什么地方不对,说来我听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