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瑞真的是一把说不尽的辛酸泪,无力的趴在桌子上两眼无神的瘫软着,吓得提供消息的小助理两腿打颤的站在原地,生怕这个狂躁的男人冲上来把自己给撕了……

  杰瑞闭上眼睛前前后后的思索着,这件全身上下都透露着诡异的蹊跷的事情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无声的咬唇苦笑。

  看着自己手里的那张纸,杰瑞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还有别的选择,除了去找宋芦要提案,貌似就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

  杰瑞想着一边用自己充满了杀气的眼神在在场的人的身上来回扫射,一边嘟囔着:“妈蛋,真到用人的关头,一个都指望不上!还得小爷去求那个姑奶奶……”

  “得了得了,你们都回去吧,这事我来处理。”杰瑞觉得自己看到这群人就心烦,一脸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让这群人赶紧滚蛋。

  办公室再次恢复了平静,杰瑞跌坐在椅子上,伸手揉了揉自己突突往外跳的太阳穴,思索着这次的事应该怎么处理。

  很明显,宋芦就是故意的,故意做出了一个好的提案来吸引自己,却在自己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才拿出来,而且还用这个特殊的方式让自己看到了,目的很明显,那就是要让自己去求她。

  杰瑞头疼得厉害,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惹到了宋芦这个小姑奶奶,怎么想都猜不到,宋芦这样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杰瑞狂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突然眼前一亮,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然后就是大吼:“卧槽…欧卿祺,我特么又被你坑了……”

  一想通事情的前因后果,杰瑞就坐不住了,杰瑞真的是恨不得把欧卿祺这个不靠谱的货给撕了,还觉得不够解心头之恨。

  杰瑞抓着那张薄薄的纸,就像拿着什么烫手的山芋,阴沉着脸冲出了自己的办公室,自带一身煞气,朝着欧卿祺的办公室狂奔而去。

  看到杰瑞冲去了欧卿祺的办公室,身后坐着观望的不明真像的群众目瞪口呆的看着杰瑞,摸了摸自己突突发跳的心口,长长的舒气,暗自感叹,还好不是自己……

  欧卿祺的办公室里现在有一个不讨喜的人,所以气氛也不好,欧凡来了,还不请自来就算了,还来得理直气壮。

  欧凡一进办公室就做出一副主人的模样,四处张望伸手碰碰这个,又捏捏那个,还一副感叹颇深的模样低低感叹,做出一副稀松平常的模样,眼底泛着淡淡的嘲讽。

  《p酷“p匠Zq网◇永hN久免T费看小说S

  “二弟,在大哥的办公室待着,感觉还算舒服吗?鸠占鹊巢的感觉,怎么样?”

  欧凡的话带着倒刺,怎么听都刮得慌,加上欧凡那一副刻薄的模样,欧卿祺直接觉得自己的耳边有一只嗡嗡作响的大苍蝇,吵得自己头疼胸闷。

  不过跟一个手下败将,逞这种匹夫之勇在欧卿祺看来并没有什么卵用,不过是浪费自己的精力而已,欧卿祺的隐忍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有的,不然也不会韬光养晦多年,还不被人发觉。

  将手里的签字笔放下,欧卿祺微微抬头看着欧凡,嘴角勾起一个清浅的弧度,清冽低沉的嗓音响起:“大哥,你说笑了,谁坐在这里,这里就是谁的办公室,如今我是副总,大哥是一个经理,这里又怎么会是你的办公室呢?大哥只怕是走错了吧。”

  “呦,看样子你做副总,感觉还不错咯?”欧凡的眉眼含笑,眼神却冰冷透骨,带着刻骨的恨意,毫不掩饰。

  欧卿祺微微一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高挑的天生带笑的眉眼如画,眼神波光潋滟,声音悦耳动听,却如同带着冰渣,从骨子里透出一股浓浓的寒意。

  “能者居之,大哥多想了。”

  欧卿祺正视着眼底翻涌着无尽恨意的欧凡,微笑自然而夹杂嘲弄,看得欧凡气得浑身发抖,感觉自己所有的血液都叫嚣着想要将眼前的这个人撕碎踩压,冲破自己薄薄的血管,将眼前这个人淹没,厮杀。

  可是到底还是欧老爷子悉心培养了多年的继承人,心性定力各方面也不是常人,神色微微一愣,随后又恢复了平常模样,如果欧凡能够掩饰好自己眼底几乎快要喷薄而出的恨意,欧老爷子也不会想要栽培欧卿祺。

  “好一个能者居之,还想着二弟能够多坐一段时间,别让大哥失望了。”欧凡又像是一个宠爱小弟的大哥一样,对着欧卿祺笑得明媚,语气温和无害。

  欧卿祺重新拿起了那支被自己放在桌子上的签字笔,眉眼低垂,低低的说:“谢谢大哥关心,我自然是不会让大哥失望的。”

  “那么副总,拜托您在这份文件上签字,过段时间的庆典上要用,这次的三十年庆典,父亲很重视呢。”

  欧凡含笑的话语低低的在欧卿祺的耳边响起,有意无意的提起了这段时间让欧卿祺无比头疼的庆典,激起了欧卿祺胸腔里的狂躁,眼里划过一丝淡淡的嘲讽,嘴角微微勾起。

  对欧凡突然改口喊出的副总,欧卿祺微微皱眉,朗声低说:“大哥操心了,做好自己份内的事就好,别的事,大哥还是不要越级多问了,不符合规矩。”

  欧卿祺的话稀松平常,就像是一个普通的上司对一个普通下属说的话一样,可是就是这样的稀松平常,更加激起了欧凡心里的恨意,再也维持不住自己的平静,一把拽过了欧卿祺正在签字的文件。

  “副总当真是好大的架子,事还没干出来,副总的架子倒是先摆上了,那我就先预祝副总,工作顺利了。”

  欧凡甩下一句狠话,扭头就要走,可是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就停了下来,手搭在门把手上低低发笑:“副总,我听说,江家的独子江风也在庆典的邀请名单内,这要见着了,不知道副总你还能不能那么淡定了。”

  欧凡的话成功的戳到了欧卿祺心里的痛点,让欧卿祺的身子微微一愣,眼里划过一丝寒意,紧紧地握住自己手里的签字笔,镇定自若的回答:“过去了的,大哥怎么就是放不下呢,我才是现在时,不对吗?”

  “哼,希望副总一直都能如此淡定。”欧凡好笑的对着欧卿祺笑了笑,弯弯嘴角迈步走出了欧卿祺的办公室。

  欧卿祺的耳边回响着刚才欧凡说的话,一提起宋芦,欧卿祺就没办法再保持淡定,用力的程度没保持住,手里的签字笔嘎嘣一下,断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