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卿祺一问,宋芦才意识到自己的肚子好像没有那么难受了,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发觉好像没有之前那么圆滚滚的了。眼里划过一丝光亮。

  看着一脸关怀的欧卿祺,宋芦及其大方的对着欧卿祺说:“算了,不跟你计较,你再给我揉揉好不好?不过你要轻点,真的很疼好吧。”

  说着,宋芦就把自己白胖白胖的小爪子伸到了欧卿祺的面前,一副爷赏你的神情,看得欧卿祺哭笑不得,细心的揉着宋芦的小手,两人抱在自己的膝盖上,时不时两人的呼吸彼此交织融合,低缓而节奏分明。

  等到欧卿祺看着宋芦那被揉得有些红肿了的手时,想着也差不多了,结果发现宋芦趴在自己的胸口睡着了。

  宋芦头微微歪着,发出低低的呼吸声,小嘴微微嘟起,就差鼻子上再冒出两个鼻涕泡,就跟欧卿祺童年动画片里的小猪一样,想着想着,欧卿祺摸着宋芦的脸,笑了。

  欧卿祺抱着宋芦回到床上躺下,宋芦像小动物一样往欧卿祺的怀里拱了拱,然后就是不负责的呼呼大睡。

  欧卿祺抱着宋芦闭上了眼睛,脑海里回放着宋芦今天颤抖的话,破碎的泪,忍不住微微紧了紧抱着宋芦的手,在黑暗中贴在宋芦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低低轻语:“我会护你安然,沁儿,只要你留在我身边,我必给你心安。”

  过后的几天日子显得就比较安然了,欧卿祺因为升职而开启了不知死活的忙碌模式,宋芦发现自己其实一天根本就见不到欧卿祺这个人。

  欧卿祺天还没亮的时候就出门了。那个时候宋芦还在睡觉,欧卿祺回来的时候披星戴月,宋芦已经呼呼大睡,所以在有限的时间里,宋芦根本就见不到活着的欧卿祺,欧卿祺每天看到的也是宋芦的睡颜。

  宋芦在心里捉摸着那些被自己锁起来的照片,心里产生无数个揭穿白舒雅的法子又被删除,因为宋耿秋对白舒雅的在意,所以宋芦必须确保这件事一举成功,不能有任何的闪失。

  O酷=匠L网☆永…久@免◎费}^看0小说

  宋芦担心的是如果自己揭穿了白舒雅的真面目,那么宋菲手里还握着宋氏的财务,如果狗急跳墙了,处理不好,对于宋氏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灾难。

  这样的风险宋芦不想冒,也觉得自己很有必要想出一个有效的办法来合理的解决这个问题,最好是能够把损失降到最低,包括给宋耿秋的伤害。

  这件事本来就不是什么好处理的事,之前宋芦让人查账,已经被宋菲发觉,宋芦突然就觉得一阵心烦意乱。

  宋芦抱着一个抱枕死命的撕咬着,看得一旁的王叔眼珠子都快掉了,想着这孩子是饿成啥样了,跑着到厨房给宋芦准备吃的去了。

  连着好几天见不到欧卿祺,宋芦又没有去公司上班,感觉心里边空落落的,不是滋味儿,嘴里吃着甜美的大樱桃,都觉得这玩意儿是酸得掉牙的。

  这天宋芦把自己的身子蜷缩在沙发上,欧母依旧去打牌去了,欧老爷子出去了。杨雨菲这人自从上次在宋芦的生日宴会上受到刺激后就变得忙碌了起来,基本就是没有时间搭理宋芦,一天都见不上几面,更别说找宋芦的麻烦了。

  家里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宋芦是真真的觉得很无聊,在沙发上来来回回的打了三个滚,宋芦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那就是自己要去公司上班!这样的米虫日子实在是,太难熬了……

  宋芦一向是雷厉风行的性子,心里一打定了主意,就立马奔上了楼换衣服打算出门,风风火火的从王叔身边扫过,差点没把老头子手里的饼干盘子给掀翻了,来个天女散花,不对,是撒饼干。

  “唉,二少奶奶,您干什么去啊?吃点东西再走啊!”王叔急忙稳住自己的身体,还不忘对着急速前进的宋芦呼喊,生怕这人饿坏了。

  闻言宋芦有些发懵的看着一脸着急的王叔,看了看王叔手里的小饼干,很不给面子的说:“王叔,你自己吃哈!我就不陪你吃了,我有事要出去。”

  宋芦急冲冲的回到房间换衣服,王叔一个人在楼梯上凌乱,看着自己手中的饼干,伤心的往自己的嘴里塞了一块,低低感叹:“现在的孩子,减肥连饼干都不吃了吗?这样不吃东西,怎么怀的上孩子呀……”

  宋芦想着自己即将有事情做,不用在家里待着无所事事,就觉得开心不已,不过却说不清到底是因为要见到欧卿祺而开心,还是别的开心。

  宋芦换上了之前欧卿祺买的那条裙子,看见镜子里的自己唇红齿白的模样,有些臭美的化了个淡淡的妆,故意把眼线拉得长了一些,眼角微微上挑,清纯中夹杂着妩媚,妖娆动人。

  搭上一双糖果色高跟鞋,宋芦提溜上一个银白色小包,特意检查了一遍有没有带上钱包,然后才戴上墨镜出了门。

  穿着家居服的宋芦就像是邻家的美少女,清新可人,一换上别的,那就是职场霸气女上司,那股子气场凌厉得让人心惊,让人惊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