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吃多了,所以宋芦成功的睡不着了。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打滚,还一个劲儿的嘟囔着不舒服,最后宋芦被欧卿祺强行拖起来消食,在房间里踱步。

  宋芦耷拉着眼睛,语气哀怨无比:“我没吃多少啊……欧卿祺你是不是下毒了?不然我怎么就难受呢?我困了,想睡觉……欧卿祺,你个禽兽……”

  宋芦前言不搭后语的有一句没一句的嘟囔,欧卿祺听得是愣头愣脑的,只能是任由宋芦发泄着心中的不满,笑着摇头。

  看着宋芦痛苦的样子,欧卿祺心里不忍心了,有些责备自己不早些拦住这个贪吃的小东西,才让宋芦现在如此难受,内心有淡淡的难受。

  酷x#匠Ex网O首u发,2

  “沁儿,过来,来我这。”欧卿祺一边从床上站起来,一边对着宋芦招手。

  宋芦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一件事,欧卿祺怎么会在自己的房间里?还躺在自己的床上?宋芦的心里瞬间就怒了,丫的,我还没睡呢,你凭什么霸占我的床?!

  宋芦对欧卿祺的召唤充耳不闻,气鼓鼓的盯着欧卿祺,肉乎乎的小脸鼓起来成了个小肉包子,看得欧卿祺是心口酥软,心痒难耐,恨不得把这个小东西按到自己怀里,死死地啃上两口,缓解自己的心情。

  “欧卿祺!你丫的给我起来!那是我的床,你凭什么睡在上边?我还没睡呢!你个臭不要脸的!”

  宋芦机关枪一样突突的对着欧卿祺扫射,眼睛红的都快沁出血来,那模样恨不得把欧卿祺撕扯撕扯吃了一样的可怕,却让欧卿祺忍不住低低发笑。

  欧卿祺叫宋芦,宋芦不搭理欧卿祺,扭头跑到电脑那里打开了音响,然后就是一阵惊天动地的鬼哭狼嚎的重金属乐曲声响起,吓得欧卿祺站着的身子差点啪嗒一下就倒在地上,耳边好半天还是那种闹心的嗡嗡声。

  看见欧卿祺懵逼了,宋芦就开心了,宋芦的思想多简单呐,既然我睡不着,那我们就都别睡了,你给我吃那么多,我才睡不着的,身为罪魁祸首你怎么可以睡觉呢?

  宋芦毫无心理压力的将自己吃多了这件事推到了欧卿祺的身上,而且系统自动忽略了后来欧卿祺阻止自己接着吃的事情,直接跳到了自己吃多了难受。

  用宋芦的话说,这些不重要的事,就快进吧,该跳过的跳过,该省略的省略,所以到最后剩下的都是不影响宋芦的形象的事。

  欧卿祺还不知道,转眼间宋芦把自己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在宋芦的眼里,都是欧卿祺的错了。

  欧卿祺有些头疼的看着那个得意洋洋的宋芦,无奈的伸手将宋芦揽到了自己的怀里,抓住了宋芦的小胖爪子,按上了拇指和食指中间那个穴位,细细的揉捏。

  宋芦打小就不怕疼,又是属于那种皮肤特别薄的,只要稍微有点磕磕碰碰的,都觉得疼得不行。

  欧卿祺这一按下去可没留后手,扎扎实实的按得宋芦鬼哭狼嚎的蹦跶了起来,如果不是欧卿祺抱着不撒手,欧卿祺觉得,估计宋芦能从二楼蹦跶下一楼,然后再跳上来。

  固定好了怀里的人儿,比那些嘈杂的音乐还要让人心乱的声音响起:“欧卿祺!你混蛋!你虐待我你……你掐我……疼……哎呦……疼……”

  宋芦带着哭腔的声音在欧卿祺的耳边环绕,白皙的小脸因为疼痛,或许还有愤怒而变得红润无比,眼睛里弥漫着一层亮晶晶的水雾,随时都有决堤的可能性。

  那张不让人省心的小嘴大声咒骂着没头没脑的话,让欧卿祺气也不是,笑也不是,听到不开心的了,就下手重了点,让宋芦一蹦三尺高,两眼泪汪汪的,伤心得不行。

  可是不管宋芦怎么挣扎,都还是在欧卿祺的控制范围之内,就没有逃脱出那个铜墙铁壁一样的怀抱。

  后来索性就不挣扎了,安生趴在欧卿祺的胸口上,任由欧卿祺揉捏,低低的啜泣中带着不依不饶的咒骂,时不时就报复性的把自己的鼻涕蹭在欧卿祺的胸口,不停的嘟囔,听得欧卿祺哭笑不得,轻轻的放松了手劲。

  “好了,别闹了哈!再骂我禽兽我就真的禽兽给你看了,你信不信。”欧卿祺松开了宋芦被揉红了的小爪子,贴在宋芦的耳边轻说。

  欧卿祺呼吸中带着的热气在宋芦的耳边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宋芦有些不舒服的甩了甩头,一脸警惕的看着欧卿祺,用自己刚刚解放出来的手狠狠地在欧卿祺的胸口上拍了一下,从欧卿祺的怀里跳了出去。

  重获自由的宋芦真的是不要太嚣张了,双手叉腰指着欧卿祺就开始开炮:“欧卿祺!你就是个混蛋!你欺负我,虐待我!你个大男人你居然还掐我?你个臭不要脸的!”

  欧卿祺看着这个生龙活虎的宋芦,听着这指鹿为马的瞎话,好笑的抬手撑着自己的下巴,对着一脸怒气的宋芦眨巴眨巴眼,高挑的眼角微微弯起,像一弯动人的月牙。

  “沁儿,我给你按穴位,这样就不会那么难受了,哪里是掐你啊?”欧卿祺这话说得好不冤枉,无辜的看着暴走的宋芦,一派正人君子的模样,看得宋芦微微一愣。

  意识到自己理亏了的宋芦,不死心的瞪了一眼欧卿祺,咬牙切齿的说:“还是怪你!如果不是你做得好吃了,我就不会吃多了难受,也不会被你掐,所以说还是你的错!”

  听到这话,欧卿祺的三观可谓是彻底毁了,嘎嘣嘎嘣碎了一地,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一脸愤懑的宋芦,想要把这个没良心的小东西拽来怀里好好的揉捏,好好的找找,这个小东西的良心到底在哪里。

  “行,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了……好吧,现在好些了吗?都说捏了会好受些。”欧卿祺扬眉一笑,不去和这个不讲道理的宋芦争论到底谁对谁错,轻声发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