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宋芦这副模样,欧卿祺直接就觉得如果宋芦一辈子都能陪在自己的身边,那么给这个小东西一辈子洗手作羹汤,又有何不可呢?

  宋芦是一个合格的吃货,可是也绝对是一个厨房的毁灭者,欧卿祺就用了三分钟,就明白了厨房这个地方不适合自家小沁儿的生存发展。

  “沁儿,那个不能放在那里,快拿过来。”

  宋芦迷迷糊糊的将欧卿祺切好了的配料放到了柜子里,然后闻言又给拿了出来,不等欧卿祺说话,啪的一声,全给倒在了锅里。

  欧卿祺扶着自己疯狂暴跳的心脏,生怕自己的心脏承受不住这样大的负荷,咬牙切齿的对着宋芦说:“沁儿,你过去帮我拿个盘子吧,这里不用你帮忙了。”

  欧卿祺将宋芦驱逐出境后,急忙拯救自己锅里被宋芦祸害成一锅乱炖的菜,无力的看着锅里五颜六色的菜,长长的叹气。

  欧卿祺这还没有缓过神来,宋芦那里就又出了状况,乒乒乓乓的一阵声响,欧卿祺心里猛地有种不好的猜测,然后就发现自己真的是猜对了,做错了,让宋芦留在厨房,绝壁是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没有之一。

  宋芦为了拿到一个自己喜欢的盘子,把一堆盘子都给毁灭了,欧卿祺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片狼藉,自己的老婆站在中间还有些没反应过来,摸着自己的头,看着地上的狼藉。

  #最To新$B章》节上,9酷%匠网G_

  欧卿祺急忙走过去将宋芦抱了起来,远离了那块犯罪地点,眼里是深深地无奈,细细的检查着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小家伙有没有受伤,想起刚才看到的一地碎片,说出的话也带上了明显的怒气。

  “你知不知道那些碎片割破了手会有多疼?那种易碎的东西你就不知道小心一点吗?”欧卿祺皱眉检查宋芦的手,发现没有伤口后不自觉的舒了一口气。

  挨骂了,宋芦出乎意料的没有反驳,只是将自己的脑袋埋在自己的胸前,低低的嘟囔:“我又不是故意的……你凶什么凶……”

  欧卿祺直接被宋芦给气乐了,笑着在宋芦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捏了捏宋芦白白嫩嫩的小脸低声叮嘱:“你就在这里坐着看电视,我马上就做好了,好不好?”

  欧卿祺还有半句话没有说出来,生怕伤着宋芦的心,那就是你再去今天就真的吃不上饭了,估计厨房都得被你给炸了……

  闻言,宋芦有些理亏的低着头不说话,可是还是为了自己的小肚子的温饱还是微微点头,算是答应了欧卿祺的话,欧卿祺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宋芦从厨房撤离了,欧卿祺突然就觉得厨房的空气都清新了不少,最起码不用提心吊胆,会不会有人趁着自己不注意,把煤气罐子当成小火柴给点了,安心不少呐……

  欧卿祺一个人的办事效率高了不少,熟练的翻炒切洗,前前后后的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看得宋芦的眼睛直直的,有些不乐意的嘟嘴咬唇。

  宋芦自己也知道,自己大概跟厨房这个神奇的地方命里犯冲,反正就是八字不对,相冲相克,所以说,在宋芦过去的二十几年的生命里,有厨房的地方就没有宋芦,有宋芦的地方就没有厨房。

  自我有准确的自我认识,这个没什么,可是遭到欧卿祺如此明显的嫌弃和驱逐,宋芦还是觉得自己受伤了,真的不开心了……

  欧卿祺端着菜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宋芦抱着一个抱枕撕咬的场景,宋芦嘟嘴挑眉,眸子里带着一层薄薄的水雾,闪耀着耀眼的光芒,让欧卿祺觉得心神一荡,差点没端住自己手里的菜盘子。

  “沁儿,吃饭了,快过来,把抱枕放下,都饿成这样了?”欧卿祺一边将手中的菜盘子放在桌子上,一边调笑着宋芦,惹来宋芦恶狠狠的一个眼刀子,看着宋芦翻着白眼朝着桌子走过来。

  “我饿成啥样了还不是怪你?在厨房绣花呢你,这么久都没做好!”宋芦嘟着嘴嘟囔着,一边将桌子上的菜色扫描入脑,心中大喜。

  欧卿祺闻言也不生气,笑呵呵的往宋芦的手里塞了一碗饭,走到宋芦的身边,低头在宋芦泛红的小脸上轻轻啃了一口,笑着坐到了宋芦的对面。

  宋芦嫌弃的摸了摸自己脸上的口水,气呼呼的对着欧卿祺低吼:“你咬我干嘛!”

  欧卿祺夹了一块鸡蛋到宋芦碗里,轻声低哄:“尝尝,第一次给你做饭,不知道你的口味,看看合不合适。”

  欧卿祺没有用任何的技巧,就用了一块西红柿炒鸡蛋,就把宋芦打算喋喋不休的小嘴给堵上了,毫无痕迹的转移了话题,让宋芦专心致志的扑到了桌子上的饭菜身上,完全忘记了自己之前问过什么问题。

  宋芦今天是真的饿坏了,总之就是觉得欧卿祺做的饭好吃到不行,接连吃了两碗饭,欧卿祺就不让宋芦再接着吃了,就连手中的小饭碗都被欧卿祺给拿走了。

  饭碗被夺了的宋芦瞬间就不乐意了,眼露凶光的瞪着欧卿祺,双手叉腰对着欧卿祺喊:“你把饭碗给我!我还要吃!”

  “再吃待会儿就该不舒服了,听话,不吃了。”欧卿祺无视掉宋芦的抗议,干脆利落的将桌子上的剩菜剩饭全都倒在了垃圾桶里,让宋芦眼睁睁的看着,然后眼里弥漫浓浓的雾气,嘴巴都可以挂酱油瓶了。

  “沁儿,吃多了不好,你乖好不好?”欧卿祺按着眉头轻轻低哄。

  宋芦嘟着嘴,嗓音带着微微的哽咽:“你为什么要扔了都?我不吃不就行了吗?”

  这样委屈的音调,听得欧卿祺从骨子里酥了,恨不得把世界上所有宋芦想要的东西都捧在宋芦眼前,要什么都可以。

  可是心软归心软,在这样原则性极强的问题上欧卿祺还是不愿意退步的,搂住嘟嘴挑眉瞪眼的宋芦,欧卿祺一只手轻轻的搭在宋芦圆滚滚的小肚子上,一边将宋芦抱到自己怀里,贴在宋芦的耳边轻轻低语。

  “沁儿,我这不是怕你偷吃呢嘛,以后想吃什么我都给你做,我会做的多着呢,好不好?今天不能再吃了,不然待会儿该不舒服了。”

  欧卿祺轻言细语的温声低哄,宋芦也不好意思再胡搅蛮缠,只是倔强的把脸转向另一边,悄悄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小肚子,微微吐舌,好像是有点吃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