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趾高气昂的在前边开道,欧卿祺乖巧安分的跟在宋芦的身后,朝着那个二人常年不会临幸的厨房重地走去。

  宋芦的心里想得是很美好的,欧卿祺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做饭好吧!所以这样的提议对于欧卿祺来说无疑就是一个啪啪打脸的行为,欧卿祺不开心了,宋芦就开心了。

  宋芦大爷一样的走到厨房环视了一圈,确定欧卿祺没办法拿剩菜剩饭糊弄自己后,抬着下巴指了指灶台,轻轻哼了一声,背着手走出了厨房。

  看到宋芦高傲和一副等着看笑话的样子,欧卿祺忍不住低低发笑,有些头疼的按住了自己的额头,不让宋芦看到自己眼里快要溢出来的笑意。

  “欧卿祺,我在客厅里看电视,你快点哈!不要饿着我。”

  宋芦一只脚抬起来靠在桌子上,一只手拿着遥控器,眼睛死死地盯着电视去屏幕,嘴上也是一点没落下,接二连三的往嘴里丢切好了的水果,含糊着声音隔空指挥着欧卿祺,两不耽误。

  此时的宋芦就像是土地主一样,无耻的折腾着欧卿祺,不过也许是欧卿祺体内天生有受虐气息,还是心里对宋芦的感情,反正欧卿祺就是乐意宠着宋芦,愿意听从宋芦的颐指气使,包容宋芦的小脾气。

  所以看着大爷一样的宋芦,欧卿祺好脾气的笑了,将外套随意的放在沙发上,熟练的挽起自己的袖子,对着看着电视笑得没心没肺的宋芦微微摇头,朝着自己即将的战场进发。

  欧卿祺在厨房发出嘭嘭的声响,将宋芦从电视吸引回来,扭头看着那个穿着白衬衣在厨房里忙碌的人,宋芦的眼神微微凝滞,心口有暂停跳动的痕迹。

  更。新25最#快上9酷匠网

  厨房的灯并不明亮,带着淡淡的昏黄,让里边的人的影子有些看不清的模糊,模糊了人的神情边框。

  欧卿祺高大的身子在厨房里游刃有余的来回晃悠,骨节修长的大手细细的择菜,切丝,灯光在纤长的睫毛上轻轻的跳跃,在眼底留下一片小小的黑青,就像是黑蝴蝶闭合的羽翼,微微颤抖。

  宋芦看着厨房里的欧卿祺,有些失神,感觉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怪异,可是又暂时想不到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儿,只能是有些苦恼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聚精会神的盯着欧卿祺,忘记了电视播放的内容,眼里只有那个在厨房里忙碌的背影。

  有人说,看美男做事是一种享受,看美男做饭就是一种极致奢华的享受,一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美男子实在是太少了。

  所以看着欧卿祺动作流利顺畅的做饭,俊逸硬朗的侧脸,额头上微微发光的薄汗,宋芦觉得这副场景还真是养眼,忍不住低低感叹:“这样子,跟个大厨没什么区别呐……”

  话还没说完,宋芦就意识到了自己心里的怪异感觉到底是从何而来了,那就是为什么欧卿祺做饭的动作看起来是那么的熟练?这就是瞎子也不相信,这货是第一次做饭吧!

  想通了前因后果的宋芦猛地睁大了眼睛,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眼里充满了愤怒,随手抓过一个没有切过的大苹果,报复性的狠狠地咬了一口自己手中的苹果。

  盯着还在忙碌的欧卿祺,故意嘎嘣嘎嘣的死命的嚼,用力得腮帮子都高高的鼓起来,就像是小仓鼠一样,眼神恶狠狠的泛着凶光,欧卿祺斜眼一瞟,吓得毛骨悚然,手一抖,盐多了一勺……

  宋芦在客厅坐不住了,抱着那个被自己咬得面目全非的苹果跑到了厨房,去现场参观欧卿祺的做饭过程。

  宋芦将自己的身子靠在门框上,一只手拿着那个无辜的苹果,一只手叉腰对着欧卿祺说:“唉,我说,你这折腾了半天是要干什么呢?我吃水果都快吃饱了。”

  宋芦一边说话表达自己对欧卿祺的鄙夷,一边用类似X光一样的视线扫射着欧卿祺正在准备的菜,看到那个色泽艳丽看起来卖相极其不错的鱼香茄子,有点没出息的咽了咽口水。

  宋芦口不由心的话惹得欧卿祺低低发笑,可是为了维持这个爱面子的小家伙的颜面,欧卿祺一本正经的说:“我做两个菜给沁儿尝尝,都说了是对沁儿打赌输了的惩罚,那就我说了算,沁儿再等等就可以吃饭了。”

  欧卿祺一边说话,一边将一把蒜粒扔到了锅里,激起淡淡的火光,照耀在欧卿祺坚毅的侧脸,看得宋芦失了神,呆呆的忘记了要咽下自己口中的苹果。

  “就你最讨厌,快点,我饿死了……”宋芦一边嘟囔着,看了看那盘好看的让自己垂涎欲滴的鱼香茄子,有点嫌弃的瞟了瞟自己手中的苹果,毫不犹豫的将这个饱受摧残的果子投放到了垃圾桶里,圆润的滚了三圈。

  看着不能吃,这样的事就不是宋芦会干的事,对于一个资深吃货来说,看得到吃不到,就是最大的折磨,宋芦一开始坚持的节操君被欧卿祺的一盘鱼香茄子打败了,落荒而逃再无踪迹。

  宋芦环视了一下厨房四周,眼里猛地闪过一道亮光,无声的咧开了自己的嘴,露出了糯米一样整齐的小白牙。

  拿到了作案的凶器,宋芦将筷子放到身后,蹑手蹑脚的朝着那盘茄子走去,趁着欧卿祺翻炒的时候偷吃了一口,然后就被彻底征服了。

  欧卿祺将宋芦的小动作全都收进眼底,心里暖融融的,手上翻炒的动作也越发的用心,眼里闪烁着的温情映衬着淡淡的火光,嘴角轻轻勾起。

  欧卿祺微微转身,就抓到了弯着腰偷吃的宋芦,看着宋芦的模样,欧卿祺差点没绷住笑出声来,嘴角狠狠地抽搐。

  宋芦吃了一口,就想着还要再来一口,又怕被欧卿祺抓到得意忘形,不知不觉中小嘴里就包满了食物,两边的腮帮子都高高的鼓起,费力的运动。

  两只大眼睛被欧卿祺看到的时候圆溜溜的转动,就像只调皮的小仓鼠,爬到了欧卿祺的心口,让欧卿祺的心被沉浸在看不见的柔情里,眼里弥漫着笑意。

  欧卿祺坏坏的伸手戳了戳宋芦鼓起来的腮帮子,捕捉到这个小东西眼里闪烁着的窘迫,好心情的揉了揉宋芦的脑袋,朗声轻笑。

  “沁儿,饿坏了吧,这里马上就好了,要不你帮我端菜?”

  欧卿祺为了给宋芦一个合理的偷吃得光明正大的机会,直接对宋芦发出了邀请,宋芦闻言先前的窘迫不再,满眼的兴奋,还含着食物说不清的小嘴腾不出空来,只能是对着欧卿祺用力点头,两只手抓住了欧卿祺的衣服,生怕这人反悔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