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突如其来的挑衅,欧卿祺有些意外却又不甘示弱的挑眉一笑,双手抱胸的往后倒了倒,靠在座椅上低低发笑。

  “沁儿,你想要玩什么?”欧卿祺的声音闷闷的,就像是从胸腔里直接发出的一样,直直的击打在宋芦的心口,微微心悸。

  宋芦强行定神下来,看着欧卿祺的笑意,邪魅一挑眉,语气诱惑。

  “我们来打个赌好不好?就看你玩得起玩不起了……”

  宋芦说话的时候尾音习惯性的上挑,眼里闪烁着淡淡的的幽光,就像是调皮的小狐狸,算计着别人的时候露出的幽光,诱人得不行。

  欧卿祺看着宋芦脸上的神色,忍不住微微一笑,眼里是纵容的温情,低声轻笑。

  “行,你说来听听,我看看我是否玩得起咯?”欧卿祺说话的时候不自觉的将自己的手搭在宋芦的头发上细细的揉捏,嘴角含笑。

  宋芦忙着算计自己内心的小想法,顾不上搭理欧卿祺的动作,只是不耐的挥手拍了拍欧卿祺的大手,两眼发光的看着欧卿祺,就像是一个盯着自己心目中的猎物的猎手,不过到底谁是猎手,估计就真的不一定了。

  “你猜猜我手里的这个硬币是在我的左手还是右手。”说着宋芦就把自己的手放在了欧卿祺的跟前,两个拳头朝上,就像是小狐狸,咧开了自己的小嘴,呆呆的看着乌鸦嘴里的那块肉。

  “答对了,有什么奖励?”看着宋芦白白嫩嫩的两只手,有些好笑的挑眉,低低发问。

  “发错了,你就给我做饭,今天不打扰王叔了,成吗?”

  宋芦避开欧卿祺问的问题,直接说出了自己想要的惩罚,看着欧卿祺挑眉一笑,露出了自己明晃晃的一排糯米一样的小白牙,眼睛里闪过一抹幽光。

  宋芦一说出自己的条件,欧卿祺的心里就乐了,因为这样的惩罚对于欧卿祺来说实在是太没有挑战性了,不过为了配合宋芦的小乐趣,欧卿祺还是装作头疼的样子按住了自己的额头。

  “这个,有点不大好吧,做饭这个条件实在是………”

  欧卿祺揉着自己的眉头,语气极其为难,惹得宋芦咯咯直笑,不过宋芦没有看到欧卿祺低着的眼里闪烁着淡淡的笑意,以及其中几乎是快要弥漫出来的宠溺。

  “别,就这个!不准换了,赌不赌吧你就说。”宋芦生怕欧卿祺反悔,急忙伸手捂住了的欧卿祺的嘴,眼里划过一丝急切,却忽略了欧卿祺嘴勾起的弧度,和那个男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的好心情。

  “行,我就试一试,我赌博可是从来没有输过的。”欧卿祺故作为难的答应了宋芦的要求,伸手按住了自己的额头,看着宋芦小脸上洋溢着的笑意,掩饰自己脸上的愉悦。

  宋芦把两只只手放在欧卿祺的面前的时候,还有些淡淡的忐忑,生怕欧卿祺又想起了那个如果猜对了的奖励,可是欧卿祺今天极其配合宋芦的小乐趣,干脆的挑了一只手,忽略了那个关于奖励的问题。

  看到欧卿祺干脆的选择,没有提起那个宋芦不想回答的问题,如果不是场合不对,宋芦都想拍拍欧卿祺的肩膀,夸赞一下这孩子真上道。

  “我猜,右手。”欧卿祺略微咬唇就说出了自己答案,看到宋芦的脸色微微一变,随即伸手去扒开宋芦的手心,果不其然看到宋芦的手心里躺着一枚硬币。

  2{看u^正e1版章5f节上M酷√!匠U{网z}

  欧卿祺赢了,扬起嘴角看着面色不变眼里划过一丝懊恼的宋芦,低低发问:“沁儿,我赢了,奖励是什么?”

  宋芦有些不乐意的看了看欧卿祺,微微摇了摇头,然后故作艰难的对着欧卿祺说:“我输了,所以由我来尝尝你做的饭,这是对我的惩罚,没有比这更加严厉的了。”

  宋芦这话说得那叫一个情深意切,生不由己,好像就像是吃欧卿祺做的饭是有多委屈似的,看得欧卿祺自己都觉得是不是委屈了这个小东西了,心里猛地一愣。

  “沁儿,你这不是耍赖嘛……我输了我做饭,你输了我还做饭,这输赢不都一样吗?我这不是亏了吗?沁儿,你这可是欺负人呢,不带你这样玩的。”

  欧卿祺一边说一边低低发笑,有些好笑这个小东西的主意,自己两边都不落下,哪头都捞好。

  宋芦瞬间就急眼了,看着欧卿祺急忙说:“凭什么说你亏啦呀?我还没说自己委屈呢,你做的饭能吃吗?吃这样的黑暗料理到底是有多可怕你知道吗?我冒着生命危险惩罚自己,多有诚意好吧!”

  听着宋芦这扭曲黑白的话,欧卿祺的额头滑下无数条黑线,一只手撑着自己的下巴,眉眼含笑,眼角微微挑起,眸子里充满了温情,看着这个耍赖的小东西。

  “合着,吃我做的饭,还委屈你了?”欧卿祺用力揉了揉宋芦的头顶,有些咬牙切齿的低问,可是这样的凶狠却让宋芦觉得完全没有威胁,依旧嘟着嘴作委屈状,就像是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看着这样不顾一切撒娇耍赖的宋芦,欧卿祺直接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是被放在油锅里反复煎炸了三圈一样,酥软得不行,只要有人微微一碰,就会散成一片细沙,随风飘荡。

  欧卿祺将宋芦嘟着的嘴轻轻按下,直过身子将自己的唇贴在宋芦的唇上,故作惩罚似的,轻轻的咬了一口,惹得宋芦不满的轻呼。

  欧卿祺低低的靠在宋芦的耳边叹气,为难的说:“那行吧,我就去做饭吧,沁儿等着我,记得吃哈,我会好好做的。”

  宋芦得逞了自己的目的,得意忘形的咧开了自己的小嘴,对着欧卿祺高傲的哼了一声,扭头下车,还对着欧卿祺低低的喊:“赶紧的,下来给本宝宝做饭!本宝宝饿极了!”

  欧卿祺走到宋芦面前,插科打诨微微弯腰,低下的脸上笑意盎然:“小的遵命!您等着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