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卿祺轻轻的将宋芦脸上的泪水吻去,抱着宋芦的手微微紧了紧,看着眼前的黑夜,眼前看不见的长路,长长的叹气。

  车里响起了低低的乐曲声,悠长而缓慢,丝丝融进了黑夜的空气里,慢慢安抚着宋芦浮躁不安的心,让宋芦缓缓安静下来,轻轻的靠在欧卿祺的胸口。

  “欧卿祺,你有没有什么特别在乎的人?然后失去了,再也找不到了。”

  宋芦的话还带着丝毫的颤抖,微微哽咽,听得欧卿祺的心都化了,就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将自己的心一片一片的扒开,一点点的揉碎一样的疼,就连呼吸都带着难以掩饰的抽痛。

  “沁儿,失去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所以留下的,要好好的活着,笑着活着,知道吗?”

  欧卿祺的话轻轻的传入宋芦的耳中,宋芦捕捉到欧卿祺话里中的那一丝颤抖,主动伸手搂住了欧卿祺精瘦的腰肢,用自己的脑袋蹭了蹭。

  “我小时候,妈妈就没有了,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大人要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看着我,看着我那个躺着睡觉的妈妈,可是后来我就再也找不到自己的妈妈了,我也终于知道了,我再也没有妈妈了……”

  这一天晚上,在夜风里,宋芦首次对着一个接触并不是很久的人敞开心扉,一点一滴的述说着自己曾经经历过的黑暗,自己对黑色的厌恶,因为在小小的宋芦眼里,黑色,就是死亡的颜色,是失去的颜色。

  欧卿祺静静地听着宋芦的话,用心感受着宋芦曾经有过的崩溃和苦涩的眼泪,轻柔的摸着宋芦的脸,擦去宋芦的点点泪水,用自己细碎的吻安抚着宋芦的不安,在夜风的见证下,两人的心缓缓交融,隔阂不再。

  宋芦趴在欧卿祺的胸口低低的哭泣,累了在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趴在欧卿祺的胸口上发出清浅的呼吸,带着淡淡的节奏。

  欧卿祺心疼的揉了揉宋芦的头发,轻柔的在宋芦的头发上留下一个吻,眸光碎成一片流光,消失在看不清前路的夜里。

  欧卿祺轻轻的将宋芦的身子固定在座位上,自己则是轻手轻脚的发动了汽车,缓缓地离开了这片见证了宋芦的过往的地方,留下一片不言不语的风,陪伴着沉默不语的星辰,保留着人们内心,永远的秘密。

  欧卿祺将这段回家的路开出了自己自从拿到驾照后的最慢速度,因为怕速度快了,会吵醒睡得不安稳的宋芦,让这个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小家伙,再次陷入那些困境。

  到家的时候欧卿祺微微纠结了一下,到底要不要将宋芦抱进去,不抱又怕宋芦在车里睡不安稳,第二天不舒服,抱了吧,又怕吵醒了宋芦,让这人心里不舒坦,反复纠结中,欧卿祺的眉头舒开了,又再次皱上,再三反复。

  最终还是宋芦自己解决了这个在欧卿祺眼里极其困难的选择题,因为宋芦自己就醒了,没有等到欧卿祺做出选择。

  宋芦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副很诡异的场景,那就是一向很注重自己的形象的欧家二少爷,一只手抓着自己的头发,一只手抓着一个硬币,看样子是打算通过抛硬币来做出某个选择,神情纠结成了一坨乱糟糟的毛线。

  欧卿祺抛硬币的动作,因为宋芦的突然清醒暂时停顿,有些傻乎乎的抓着自己的头发,捏着那枚硬币,脸上挂着不上不下的笑,尴尬得不行。

  宋芦有些迷糊的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伸手拿过欧卿祺来不及收藏起来的硬币,低低的发问:“你要干啥?听天由命?”

  看着宋芦有些好笑的神情,和眼里闪烁着淡淡的戏谑,欧卿祺微微咬牙,将自己的节操甩出了一个漂亮的抛物线,然后对着宋芦咯咯傻笑。

  “沁儿,你醒了啊?那我们上去吧。”

  宋芦心情有些低沉,也不想和欧卿祺在这个问题上做出什么过多的纠缠,将自己手中的硬币放下,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

  更p…新最z}快上X酷匠网0%

  “行,上去吧,我也累了。”

  宋芦话音未落,安静得只剩下空气流淌的车里就出现了一个极其诡异而且突兀的声音,听得欧卿祺微微一愣,宋芦迅速爆红了脸,尴尬的捂着自己的肚子,挑眉瞪眼的看着憋笑的欧卿祺。

  “你有本事再笑一个试试?!欧卿祺,你信不信我撕了你!”宋芦咬牙切齿的对着欧卿祺磨牙低吼,小脸拧巴成了一股麻绳,眼里泛着点点凶光。

  欧卿祺掩住了自己调笑的嘴角,可是高挑的眉角却让人轻易的的看出,欧卿祺此时的心情很不错。

  “行,我不笑了,我们上去好不好?我让王叔给你做好吃的,走吧。”

  欧卿祺含笑的眉眼温柔的看着宋芦,眸子里的点点星光将宋芦整个人都缓缓围绕,连空气中的一点一滴的细小灰尘,也不肯放弃,让宋芦避无可避,只能用自己内心最柔软的心口,去面对欧卿祺的柔情。

  宋芦的心跳失去了原有的频率,身体里所有的血液都在嘶吼咆哮着想要冲出薄薄的血管屏障,尽情的喷洒在这布满柔情的空气里,拼命呼吸着那些让人窒息的柔情。

  看着欧卿祺含笑的眉眼,宋芦突然就被硬币的冰凉刺激到了,心里起了捉弄欧卿祺的心思,一手抓起了那个今天临时被征用了两次的硬币,对着欧卿祺挑眉一笑,斜斜的勾起嘴角,对着欧卿祺抛了一个挑衅的眼神,焉儿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