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宋芦不哭了,抬起头来的时候欧卿祺觉得自己脚都站麻了,微微皱眉,蹲下了身子给宋轻轻的揉着小腿,抿了抿嘴。

  宋芦还没有反应过来欧卿祺突然蹲下去干什么,小腿上的酥痒就让宋芦下意识的抬脚想要逃脱欧卿祺的控制,站了太久变麻的腿不受控制的特点里凸显出来了,抬脚就往后倒,眼睛无力的睁大,瞳孔紧缩。

  宋芦觉得自己肯定就得死死地和大地来个亲吻,和大地母亲来个深深地拥抱,就在宋芦闭上眼睛的时候,宋芦没有掉在冰冷的地面上,落入了一个温柔的怀抱。

  欧卿祺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拍了拍宋芦的屁股,眼底划过一丝懊恼,想着如果自己没有来得及接住,宋芦就要摔倒在地上,就觉得自己的心猛地一疼,抱着宋芦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

  突然被打了屁股,宋芦有些不乐意了,愤懑的小眼神对着欧卿祺甩了一个恶狠狠的眼刀子,两只手抓着欧卿祺的衣服,咧嘴低吼:“欧卿祺!你凭什么打我!你丫的臭不要脸的你居然我打我屁股!”

  欧卿祺无视掉宋芦的怒吼和眼神的厮杀,将宋芦禁锢在自己铁笼子一样的怀里,生怕再不小心摔着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小东西,宋芦屁股疼,欧卿祺心疼。

  “你乖点,我给你揉揉腿,你腿麻了,别闹。”

  欧卿祺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一个楼梯上随意坐下,无视那些沾染在自己昂贵的西装上的无数灰尘,低下头细细的揉着宋芦的小腿,神情认真而严肃,仿佛自己手里的不是宋芦的腿,而是世间最珍贵的宝物,无比怜惜。

  “沁儿,以后站得久了,记得不要瞎动,免得摔着知道吗?”

  欧卿祺低着头认真的揉着宋芦的小腿,没有看到宋芦被触动的神情,没有捕捉到宋芦眼里的震动,微微张大的小嘴。

  欧卿祺纤长的睫毛因为低着头,在眼下留下一片淡淡的阴影,宋芦定定的看着欧卿祺,甚至觉得自己能看清欧卿祺睫毛上的灰尘,看清欧卿祺脸上的细碎绒毛,心里猛地悸动,心跳失去了平时的旋律。

  “沁儿,记得微笑,不要让别人为你担心知道吗?沁儿笑起来最好看了,所以别哭,沁儿,别哭。”

  欧卿祺将宋芦的头按到自己的胸口上,低低感叹,下巴在宋芦的头顶上用力蹭了蹭,在宋芦的脸上落下了一个重重的亲吻,发出吧唧一声闷响,惹得宋芦红了脸,窘迫的瞪眼挑眉,狭促的看着欧卿祺,目光闪躲。

  宋芦觉得自己的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三下两下从欧卿祺的怀里窜了出来,一手叉腰,一手颤抖着指着欧卿祺,看着一脸笑意的欧卿祺顿时词穷,一张小脸皱成了包子的十八片褶,纠结得不行。

  最后在夜风的刺激下终于恢复了自己的神智,哆嗦着手对着欧卿祺来了句流氓!看着欧卿祺目瞪口呆的模样,挑眉瞪眼的甩了一个眼刀子,有些得意忘形的扭着身子走远了,留下欧卿祺一个人在夜风中凌乱。

  欧卿祺回味了一下宋芦的那句愣生生憋出来的流氓,有些好笑的摸了摸自己的唇,感觉上边还残存着宋芦的味道,带着轻微的奶香甜美。

  “小东西,只要你开心,我是什么都好。”

  宋芦收敛好了自己的情绪,朝着忙碌着的人群走了过去,看见那个被大人遗忘在角落里的小丫头,不由自己的想起了自己刚刚失去母亲的时候,心口发酸。

  宋芦对着众人打了个招呼,就扭头抱着那个小姑娘,细细的逗弄着,不知道宋芦到底是说了什么,惹得原本还苦着脸的小姑娘笑得咯咯的。

  轻灵动人的笑声在风里飘扬,惹得不少人都失神低头,低低在心中感叹。只有这样的孩子,才会有这样澄澈的笑声了吧。

  .看正!版章节√上◇{酷j匠网●

  欧卿祺看到宋芦抱着小姑娘笑得明媚,脸上紧绷的神色也缓缓缓和,眸子里的寒意逐渐消散,轻柔而温情。

  这样的葬礼没有什么特别的项目,一切都是按部就班的进行着,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就这样消散在夜风,毫无痕迹。

  因为夜里温度过低,欧卿祺担心宋芦的身体撑不住,就打发宋芦上车去休息,宋芦也不想看到这样空寂的场景,没有多说点点头就朝着车走去。

  宋芦回到了车里,坐着的时候看着眼前的黑暗,透过夜色看不清自己眼前的情景,心里突然就觉得迷茫得不行,不知道自己眼前的路到底应该怎么走,眼底出现一片淡淡的慌乱。

  欧卿祺上车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宋芦无力的倒在座椅上的样子,眼里划过一丝淡淡的心疼,轻手轻脚的将车门锁上,脱下自己的外套,往宋芦的身上盖上,在宋芦的额头上轻轻的印下一个吻,百般留念。

  宋芦根本就没有睡着,欧卿祺的吻印下来的时候身体不自觉的微微一愣,手不自觉的握住了自己的衣服,呼吸微微凝滞。

  欧卿祺看到宋芦的紧张,轻轻的叹气,伸手将宋芦有些发凉的身子搂到怀里,用力蹭了蹭宋芦的头顶。

  “沁儿,都过去了,别难过了,一切都过去了。”

  欧卿祺的声音低低的,带着些许夜的清凉,让宋芦的心微微一愣,咬唇缓缓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欧卿祺,人的生命真的就有那么脆弱吗?”

  欧卿祺摸着宋芦头发的手微微一愣,眉头不自觉的皱了皱,眼里闪烁着淡淡的阴影,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

  欧卿祺低头,语气低缓的说:“生老病死都是正常的,这是世间规律,我们都只能顺从,我们要做的,就是在有限的时间里,尽力做好自己想要做的事,有太多的事,我们无能为力。”

  “当真是,无能为力呐……”宋芦低着头喃喃自语,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变得凉幽幽的一片,都是泪水的痕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