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开心了,欧卿祺也觉得开心了,一路上宋芦也因为心情好了,就时不时答上一两句话,车里的气氛瞬间也就和谐了不少。

  这样的松快直到快要到厂区宿舍的时候才消失不见,看见那排宿舍,宋芦本能的想起,那个病殃殃的女人,那个逝去的女人。

  宋芦的脸上慢慢的挂上了一层浅浅的阴暗,眼底也闪烁着淡淡的的不安,看得欧卿祺心里发闷,不知道自己带宋芦来到底是对还是不对。

  “沁儿,别这样好吗?李芳也是不希望你难受的,他们的困难因为你得到了解决,她一定也希望你会是开心的,沁儿,别难过,你听话好不好?”欧卿祺担心宋芦的情绪,只能是低低的安慰宽解,声音带着明显的心疼。

  宋芦闻言低着的头微微一愣,难得没有跟欧卿祺呛声,有些艰难的勾起嘴角,缓缓闭上了眼睛,低低的说:“走吧,我没事。”

  欧卿祺再三确认了一下宋芦的状况,心里想着只要这个小东西出问题,自己就立马将她带走,这样的情况,不应该让这个掏心掏肺的小家伙伤心。

  宋芦和欧卿祺到的时候,已经是夜色倾城了,厂区的空地就像是一个张开巨盆大口的怪兽,吞噬着这里的静谧安宁,带走了那个女人的性命。

  李芳是昨晚走的,今天报丧,因为欧卿祺对这个女人内心有愧,破例让这个异地去世的人在宿舍举行一个简单的葬礼,所以就有了二人来参加葬礼的这一幕。

  宋芦和欧卿祺到的时候厂区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了,大多都是厂子里的工人,李芳的女儿睁大了自己的眼睛,看着这些来来往往的神色悲伤的大人。

  有些不明白自己的母亲为什么躺下去,就不再起来了,还不明白,死亡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也不清楚,自己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母亲了。

  N“酷l匠网正B版:‘首发a

  宋芦收敛了自己脸上的崩溃,瞳孔猛地收缩,一只手不自觉的抓住了欧卿祺的衣服,欧卿祺感受到宋芦的紧张,将宋芦微微颤抖的小手握在了大大的手心里,细细的温暖着。

  “沁儿,我陪着你呢,没事,放轻松好吗?听话宝贝儿。”欧卿祺一边轻轻的拍着宋芦泛白的小手,一边伸手扶住宋芦的腰肢往前走,低低的在宋芦耳边轻说。

  宋芦低下了头,看着地面灰黄的尘土痕迹,不由自己的就想起了那个在这里,在这个破财的小棚子里有过的那些温暖,那个女人脸上清浅的笑意,心口猛地发疼。

  宋芦的身子抖了抖,欧卿祺急忙扶住将这个动情伤心了的小东西按到了自己的怀里,伸手擦去脸上泪水的痕迹,宋芦才发现自己脸上凉幽幽的玩意儿是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流出来的泪。

  此时的宋芦也不拒绝欧卿祺的怀抱,相反,就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样,死死地拽住欧卿祺不撒手,眼底弥漫着慌张,是欧卿祺从来没有见过的模样。

  “沁儿,你放轻松好吗?放松,对于李芳来说,死亡也许是解脱,她的家人得到了妥善的安置,她走的时候一定是安心的,你这样她看着也不会安心的,知道吗?沁儿,你听话,不然我就要带你回去了,别哭了行吗?”

  欧卿祺一边拍着宋芦的背,一边低低的抚慰,眉头狠狠地皱成了一个小山,眼里划过一丝懊恼,责备自己为什么要一时兴起带宋芦来,惹得小家伙如此伤心。

  李芳的丈夫从工友那里知道宋芦和欧卿来了,急忙放下了自己手里的活,朝着宋芦的方向跑了过来,就看到宋芦趴在欧卿祺的怀里,肩膀微微耸动,欧卿祺皱眉安慰,心里猛地震动,不是滋味。

  宋芦一哭起来就压不住,泪水就像是泄洪一样的唰唰往外流,不一会儿,好看的大眼睛就变成了开口的大石榴,红彤彤的泛着水光,鼻子都红了一圈。

  欧卿祺安抚不住宋芦,只能是任由宋芦抓着自己的衣服蹭眼泪,擦鼻涕,紧紧的抱着这个泣不成声的小东西,细细的轻哄。

  李芳的丈夫一看到这个阵仗,摸了摸自己发酸的鼻子,沙哑的嗓音在空寂的空地里响起,点点撕裂着这片死寂了太久的空气,让宋芦止住了哭泣,咬唇不语。

  “二少奶奶,您别为我家那个没福气的媳妇儿伤心,俺们都是普通人,不值得您为她掉金豆子,她感激您着呢,是您为我们解决了大问题,她走的时候都是笑着的!”

  李芳的丈夫摸着自己鼻子接着说,嗓音微微哽咽:“她笑着说您的好,如果让她知道自己死了让您哭,她就算是死也不安心呐!二少奶奶,您可快别哭了,她要是看见您伤心了,都该怪我告诉您了,您不该伤心的。”

  李芳丈夫语调微微混乱,却说清了自己的意思,也成功让宋芦止住了哭泣,轻轻的趴在欧卿祺的胸膛上,小手死死地拽住欧卿祺的衣领,肩膀微微耸动。

  李芳丈夫着急了,抓着自己的头发,一脸无措的看着宋芦,有些无助的看了看欧卿祺,眼里闪烁着慌张无措,老实的脸上挂着不上不下的红晕,眼底布满了血丝,手上破了无数口子,在风中咬牙。

  欧卿祺将宋芦的头按在自己怀里,低下头轻轻的在宋芦的头顶印下一个亲吻,用自己的下巴抵在宋芦的头顶,低低叹气。

  “沁儿,你再哭,估计躺着的那个好不容易放下的心,又该被你提起来了,你真的要那么让人不省心是不是?折腾折腾我就够了,傻丫头,别哭了好不好?”

  宋芦有些难堪的将鼻子放在欧卿祺的胸口蹭了蹭,低哑着嗓音说:“你讨厌……不想跟你说话……你闭嘴……”

  欧卿祺对着李芳丈夫挥了挥手,让他先走开,免得自己怀里的小东西觉得别人看见自己哭鼻子没面子,一边细细的在宋芦的脸上落下清浅的细碎的吻,安抚着宋芦的情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