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嘀嘀咕咕的在前边走,欧卿祺乖巧的听着宋芦的嘀咕,握着自己的钱包跟着,看着宋芦活灵活现的神情,脸上洋溢着淡淡的微笑,眸光宠溺无限。

  训练有素的导购员弯腰问好,将宋芦带到了一排华丽光鲜的服装面前,宋芦一眼就看见了一条嫩黄色的连衣裙,小小的收腰斜肩设计,嫩黄的鲜亮色彩,美得不行。

  如果说是平时宋芦一定二话不说的就买下来了,可是今天的情况不一样啊!自己没钱呐,喜欢有什么屁用……

  意识到自己没有钱后,宋芦沮丧的耷拉下了脑袋,幽怨的瞟了瞟那件勾引着自己的小裙子,闷闷的朝着导购员说:“给我找两件黑色的衣服,要款式简单点的。”

  自己喜欢的东西买不到,宋芦自然是不开心的,白皙微胖的小手指绞啊绞的,都快拧巴成了麻花,眼里不甘心的死死地瞪了瞪那叫无辜的衣服,泛着水雾嘟着嘴气冲冲的走到椅子上坐了下来,满脸的不乐意。

  如果说宋芦的表现那么明显,欧卿祺还没有发现的话欧卿祺都该觉得自己傻了,宋芦自己也许不知道,还傻乎乎的以为自己掩藏得很好,无奈自己什么都写在脸上,就第一眼,欧卿祺就知道宋芦喜欢那件衣服。

  可是欧卿祺也不是什么好人,瞬间也起了逗弄宋芦的意思,装作看不出宋芦的想法,一脸正经的试图帮宋芦从一排黑漆漆的衣服里挑出一件黑得比较有特色的。

  宋芦心里不开心,坐在沙发上不乐意动弹,也不配合试衣服,就对着导购说了个尺码,让人随便给找一件,自己都不乐意看的。

  看着宋芦的孩子气,欧卿祺无声的扬起了嘴角,将自己手中拿着的衣服递给了宋芦,语调平缓:“沁儿,去把衣服换上吧,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也该走了。”

  宋芦不死心的瞪了瞪欧卿祺手中那件黑漆漆的衣服,偷摸瞟了瞟那件漂亮的小裙子,挑眉瞪眼的拽过欧卿祺手中的衣服,跺着步子朝着更衣室走去。

  看着头顶上飘着一朵挥之不去的小黑云的宋芦,欧卿祺忍不住低低发笑,招来了导购低低的说:“你给我把那条黄色的裙子装起来,要刚刚那个小姐的尺码。”

  宋芦穿着衣服出来的时候,欧卿祺正坐在沙发上看手机,抬头就看见了嘟嘴满脸不乐意的宋芦,眼底划过一丝惊艳。

  宋芦平日里爱穿色彩鲜艳的衣服,整个人看起来都显得娇小俏丽,充满了活力,现在宋芦穿着一件黑色的衣服,显得原本就白皙无暇的皮肤闪耀着一种透明的色彩,黑白的强烈碰撞格外诱人。

  欧卿祺眸光微暗,抓着手机的手指不自觉的紧了紧,高高扬起了嘴角。

  “沁儿,好了我们就走吧,刚刚我给厂区那边打了电话,现在过去差不多刚好。”

  宋芦没钱,买不着自己喜欢的衣服,又拉不下面子来让欧卿祺多买一件,心里满满的都是不乐意,也不愿意多想什么,心情不好,欧卿祺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恩,走吧。”

  宋芦低着头闷闷的回答,两只手还死死地拽住自己的裙子下摆,不甘心的拽着。

  欧卿祺顺手拿过身旁的袋子,伸手搂住低头发黑气的宋芦,低低发笑。

  “沁儿,怎么了?怎么就不开心了?”

  欧卿祺明知故问,宋芦不明所以,抬头死死地瞪了一眼满脸堆笑的欧卿祺,扭头想要再看一眼那件自己喜欢的衣服,然后就发现了一件苦逼的事实,那就是那件衣服不见了……

  “欧卿祺!都怪你……”

  宋芦带着哭腔的嘟囔,小手还不自觉的抓住了欧卿祺的肉,死死地拧巴着,眼睛泪汪汪的,像小狗。

  莫名被责怪了的欧卿祺顺着宋芦的视线看了看那件空了的衣服架子,眼底划过一丝笑意,脸上还是镇定自若,低头低低轻语:“是,都怪我,沁儿不生气好不好?”

  宋芦松开了掐着欧卿祺的手,咬唇跺脚,圆溜溜的大眼睛哧溜哧溜的转,惹得欧卿祺忍不住低低发笑,疼爱的伸手揉了揉宋芦的毛茸茸的脑袋。

  宋芦咬牙切齿的拍了拍欧卿祺不安分的手,不死心的瞟了瞟那个空的衣服架子,沮丧着脸朝着大门前进,每走…一步都像是一个剧烈的折磨,肉嘟嘟的小脸满满的都是痛不欲生。

  欧卿祺觉得自己憋笑憋得嘴角都快抽抽了,无奈抚眉跟着宋芦出了门。

  宋芦上车的时候故意将车门打得啪的一声重响,借以表达自己内心的不愉快,然后闷头睡觉,不说话,也不搭理欧卿祺。

  欧卿祺稳稳的开着车,发现这个小东西脾气还挺大,也不找自己的麻烦了,就是低低的磨牙,惹得自己想笑不敢笑,憋得胸口闷疼,难受得慌。

  伸手掩住自己的唇,遮掩住自己脸上忍不住的笑意,欧卿祺咳了两声酝酿自己的情绪。

  欧卿祺突然发出的噪音成功引起了宋芦的注意,不要钱一样的甩了两个大白眼,然后扭头拿后脑勺对着欧卿祺,无声的散发着无限的怨念。

  “沁儿,你身旁有个袋子,打开看看。”

  “不要,你自己打开看。”宋芦的声音闷闷的,头也不回的说。

  看到宋芦这样孩子气的模样,欧卿祺好笑的勾了勾唇,眼里弥漫着浓浓的笑意。

  “你帮帮我好不好?我这不是开车呢嘛,沁儿,你就帮帮我吧。”

  欧卿祺扬起了嘴角轻声呼唤,尾音高高挑起,有些轻佻,却又丝毫不见浮躁,宋芦被这撒娇一样的声音俘获,不甘不愿的找到了那个欧卿祺心心念念的袋子,嘟着嘴打开。

  宋芦一边开袋子一边嘟囔:“事儿多,一个大男人跟个婆娘一样,烦人不烦人啊你!真是,这破袋子里装的什么鬼……”

  看到那抹自己心心念念的嫩黄,宋芦的嘴角无声的咧开,露出了自己整齐的小白牙,咯咯傻笑。

  得到了自己喜欢的东西,宋芦开心不假,可是又不想让欧卿祺太有面子了,就故作姿态的拿着那件衣服,嘴里不遗余力的吐槽。

  “呦,这什么鬼?真丑,欧卿祺你什么意思啊?贿赂我是不是?”

  宋芦说这话的时候动作是嫌弃的,语气是嫌弃的,可是眼睛是愉悦的晶亮晶亮的,泛着亮幽幽的水光,看得欧卿祺心神一晃。

  为了维持宋芦的小格调,欧卿祺配合的不揭穿这个小东西的小动作,掩饰住自己心里的笑意,假装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低哑着嗓音回答。

  z~酷$匠网首o8发

  “瞧我这眼光,我看这件衣服好看就给买了,沁儿不喜欢也将就收着好不好?退回去多麻烦呐,沁儿就当是帮我一个忙好不好?”

  欧卿祺这话给足了宋芦面子,宋芦也不好再拿乔,眼疾手快的将衣服收起来,咳了两声故作为难的说:“那行,我就勉强收下吧,不过你的眼光真的不怎么样,说实话。”

  欧卿祺虚心的接受着宋芦的评判,看着宋芦闪亮亮的眼珠子,眼里闪烁着的兴奋,胸口划过一丝微痒,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软了,酥了,看着宋芦就觉得自己醉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