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卿祺开心了,宋芦就不开心了,整个人都拧巴成了一股绳,看什么都不顺眼,尤其以看欧卿祺不顺眼为主,各种挑刺。

  “唉我说,你开车那么快干什么?赶着去投胎啊你!想死你别拉上我啊!”

  欧卿祺看了看时速表,发现好像是有点快了,对着宋芦咧嘴一笑,将速度放慢了下来。

  “欧卿祺!你他妈属乌龟的啊!就你这速度天黑了都到不了知道不!你行不行啊到底,不行下来我来开!”

  正在回味着被宋芦吃醋的感觉的欧卿祺闻言微微一顿,扭头仔细看了看时速表,发现其实并不慢,忍不住挑眉看着一脸愤懑的宋芦,眼底划过一丝暗光,不动声色的将时速提了起来。

  不过欧卿祺在提速的过程中,悄悄的观察宋芦的表现,发现这人根本就没有看时速表,微微挑眉,心里有了个大胆的猜测。

  酷q匠+$网e正-j版y4首g发“

  没过两分钟,宋芦又开始挑刺了,听到宋芦说话,欧卿祺的嘴角微微抽搐,眼里闪烁着果然如此的光芒。

  “欧卿祺!你到底是什么技术啊!开车能晃成这样,你到底有没有驾照啊你!”

  宋芦不遗余力的吐槽着欧卿祺,尽管被吐槽的某人开车技术很好,宋芦甚至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舒适,可是为了严格执行没事找事的原则,宋芦还是努力的挑着根本不存在的刺儿。

  欧卿祺听着宋芦的不断吐槽,看着宋芦欲盖弥彰的神情,嘴角勾起的弧度越发的大,显示着欧卿祺的愉悦心情。

  车在某条街道停了下来,宋芦抬头一看,发现并不是自己要去的厂区宿舍,瞬间眉头高高皱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做出预备发飙的姿势。

  欧卿祺二话不说从驾驶位上下来,三步并做两步跑到车门前把车打开,正好赶上宋芦酝酿好了的怒气,看到了宋芦嘟着嘴准备发飙的神情。

  “欧卿祺!你是不是傻!这里是哪里?我要去哪儿啊!你这智商真的是欠费了是不是?还有你……”

  欧卿祺一把拉住了宋芦,将宋芦的身子埋到了自己的怀里,低下头宋芦剩下来不及吐槽爆发出来的话尽数被吞没在喉咙里,只剩下不断的呜呜声,淹没在欧卿祺的吻里。

  夜风习习,轻轻抚摸在这对人的身上,初临夜色,满街灯火通明,照耀着这对男女的神情拥吻,天际调皮的星子,像是无声的宣誓,长情的证明。

  宋芦很不满自己被欧卿祺突然咬住的行为,可是挣扎不开,逐渐沉溺在欧卿祺的吻里,忘记了自己原本的暴虐情绪,轻轻的放松了自己的身子,靠在了欧卿祺的胸膛上。

  欧卿祺放开宋芦的时候看到怀里的这个小东西双眼迷离,透着薄薄的水雾,在灯火的闪耀下格外诱人,似羞似嗔的瞪着自己,泛水含情。

  微微有些红肿的嘴唇泛着淡淡的水光,证明了接受亲吻的痕迹,这样的宋芦看得欧卿祺小腹一紧,眸光暗沉。

  欧卿祺将自己的头埋到宋芦的脖子里,轻轻的浅琢,低低轻语:“沁儿,你再这样看着我,我就要把你打包带回家了,别这样看着我,我怕自己控制不住,沁儿……”

  欧卿祺这句含意不清的话,对宋芦来说比晴天霹雳还要可怕,所以宋芦立马恢复了自己的清明,动作利索的跳出了属于欧卿祺的狩猎范围。

  “欧卿祺!你别想乱来,这里这么多人呢!我可不怕你!”宋芦一边说,一边目光警惕的看着欧卿祺,惹得欧卿祺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低低发笑。

  “沁儿,别闹,快过来。”

  “闹?谁闹了啊到底!能不能好好说话了,还有,说好了去厂区宿舍的,你把我带来这里是什么意思啊你!欧卿祺你不想去就直接说呗!你折腾我干啥?你有病是不是?”

  宋芦越说越觉得怒不可遏,看着欧卿祺的目光几乎快要喷火,那副苦大仇深的模样,看得欧卿祺的太阳穴突突往外跳,恨不得将这个不让人省心的东西塞到怀里,狠狠的揉捏一顿,让她听话。

  “沁儿,你确定你要穿着这件红色的衣服去参加人家的葬礼?”

  欧卿祺的话刚落地,刚刚还在挑眉瞪眼的宋芦就泄气了,因为宋芦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红艳艳的裙子,瞬间就想起了自己找欧卿祺的目的,自己要买衣服,没有钱,欧卿祺有钱……

  俗话说,有钱的就是大爷,在这种必须低头的时候,宋芦识时务得让欧卿祺惊讶,意识到自己的弱势之后,宋芦就变得无比的乖巧,自动走到了欧卿祺的身边充当乖巧听话的背景,只为了一件不花自己钱的衣服。

  宋芦突然的乖巧,欧卿祺有些无语宋芦的转变,有些惊讶的看着毫无心理压力脸色转换的宋芦,愣住了脚步。

  宋芦回头看着那个愣神在原地的欧卿祺有些不开心的皱了皱眉,双手叉腰对着欧卿祺低吼:“你到底走不走啊你!”

  欧卿祺有些惊讶的抬步跟着宋芦走,一边走就听到这个小东西轻轻嘀咕:“如果不是我没钱,我才不理你呢!等我把衣服买好了,我再接着骂你!”

  欧卿祺的额头滑下无数条黑线,嘴角狠狠地抽搐,看着宋芦的目光却是轻柔到不行,像柔情的长河,缓缓将宋芦沉溺其中,无声的融浸无数的温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