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就有了这提醒欧卿祺带钱包的诡异场景,说实话,宋芦自己都觉得很尴尬,可是一分钱难到英雄汉,宋芦觉得自己也是没办法。

  欧卿祺略微尴尬了之后就乐了,连忙对着话筒说好,一边朝着杰瑞的办公室走去。

  杰瑞看到一脸喜气洋洋朝着自己过来的欧卿祺心里充满了不详的预感,四处环视了一圈发现自己没有合适的避难地点,只能是直勾勾的看着那个笑面虎朝着自己走来。

  欧卿祺丝毫不拖泥带水的就说出了自己的目的,简单的说就是让杰瑞今天加班,处理今天自己遗留下来的问题,然后自己要跟宋芦出去。

  欧卿祺三言两语就说清了自己的意思,不去看杰瑞死气沉沉的脸色和喷火的眼神,拍了拍杰瑞的肩膀,悠悠然的来了句:“任重而道远啊!加油!”

  自己就很不负责的跑了,看着欧卿祺远去的背影,杰瑞泪流满面的看着自己桌上堆积起来的文件,恨不得把这些玩意儿嘎嘣嘎嘣给嚼碎了吃下去,这样就不用加班了……

  宋芦看着欧氏恢宏的门面,心底闷闷的,说不出难受,看着那些衣着光鲜亮丽的来往人群,眼角有些发涩,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那个工厂里病殃殃的女人,泛着苍白的脸色,握住自己的枯树枝一样的手,颤抖的话音。

  欧卿祺急冲冲从公司里跑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宋芦一个人站在已经倾斜了的阳光下,在地上留下一个淡淡的阴影,仿佛带着点点忧愁,挥之不去。

  欧卿祺微微皱眉,想着宋芦还在为李芳的事情伤心,微微勾起嘴角,朝着宋芦大步走去。

  “沁儿,怎么到公司门口了也不进去,站在这里就不觉得太阳晒得慌?”

  欧卿祺本意是想打趣宋芦,分散一下宋芦的悲伤情绪,没成想一开口说出的话就被宋芦深深地鄙视了。

  宋芦有些无语的看了看一脸认真的欧卿祺,抬手指了指天上泛红的天色,翻着白眼吐槽:“你家的夕阳晒得慌啊……真够有特色的……”

  被宋芦当场揭穿,欧卿祺也不尴尬,顺着宋芦的视线装模作样的看了看天色,一脸的恍然大悟,拍着自己的额头说:“多谢老婆大人指点,小的知道自己错了!”

  欧卿祺不顾形象的插科打诨,成功的分散了宋芦的注意力,看着一脸献媚的欧卿祺,宋芦故作姿态的问:“知错了?那可有认错的方法?口头上的认错最没有诚意了。”

  闻言欧卿祺急忙掏出自己的钱包,向上举了举,递到宋芦的眼前,明目张胆的拍着宋芦的马屁,毫无心理压力。

  “小的这就把钱包送上,老婆大人您看着花,千万别给小的省钱,您开心就好!”

  宋芦看着欧卿祺鼓鼓囊囊的钱包,有些怀疑这人是不是去抢劫别人的现金了,有些犯傻的低问:“你咋这么多钱呢?你去抢劫了啊?”

  可别说,宋芦这句话还真的是说对了,欧卿祺还真的是抢劫了,闻言,欧卿祺就真的有些尴尬了。

  因为宋芦的临时召唤,欧卿祺生怕自己的现金不够,找到杰瑞的时候顺手就把杰瑞包里的现金给带走了,惹得杰瑞一片鬼哭狼嚎,可是没想到被宋芦发现了,欧卿祺有些挂不住面子,伸手摸了摸鼻子。

  看着欧卿祺的神情,宋芦有些不可思议的笑了,捏着欧卿祺分量不少的钱包笑着问:“怎么,你还真去抢劫了啊?”

  这种丢人的事欧卿祺的原则是打死不承认,所以宋芦话音未落,欧卿祺就急忙摇头,那种拼命的频率,都快把自己的脑袋摇成拨浪鼓了。

  看到欧卿祺欲盖弥彰的行为,宋芦瞬间就乐了,指着欧卿祺的鼻子弯腰大笑,惹得欧卿祺尴尬的揉着自己的鼻子,恨不得找个地洞把自己埋进去。

  最)D新0*章◇F节¤上酷6M匠"网

  宋芦笑得太开心,欧卿祺就有些不开心了,看着宋芦笑得乐不可支的模样,欧卿祺就遵循自己内心的指引,一把拽住了笑着的宋芦,将自己的唇死死地贴在了宋芦的唇上,封住了宋芦的笑声。

  夕阳斜斜的打在这两个人的身上,男子的俊美,女子的温顺美好,组合成一副让人眼红的场景,美得让人心醉。

  宋芦破碎的笑声淹没在欧卿祺没完没了的吻里,憋得满脸通红,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欧卿祺吻了,宋芦的脸上多少有些挂不住,急急推开了欧卿祺,低着头跑到了车上。

  宋芦的落荒而逃,欧卿祺迎着阳光笑得邪气美好,高挑的眉眼含笑,深沉的目光化作一滩春水,融化了宋芦心里的防线,微微心悸,心跳的频率超过了该有的频率,让宋芦害怕,只能是无助的按住自己的心口,深深地呼吸。

  欧卿祺站在原地看着宋芦的小动作,坏坏的对着宋芦抛了个飞吻,邪魅的眼角微微上挑,好一派风流模样,看得宋芦眼睛都红了,低声咒骂着这个不分场合发骚的臭男人。

  周围路过的人不由自己的回头多看了欧卿祺两眼,有定力不够的小姑娘甚至拿出手机拍照,低声惊叹,看得宋芦的脸都绿了,两只手死死地抓着自己的衣服,对着不自觉的欧卿祺大放眼刀子。

  欧卿祺浑然不觉自己已经成为了众人眼中的焦点,还在不遗余力的释放着自己的魅力,宋芦的小脸有绿变黑,最后终于忍不住了。

  “欧卿祺,你到底是走还是不走!再不上车我就先走了!你慢慢玩吧你就!”

  欧卿祺闻言急忙跑上车,还特别绅士的给黑脸宋芦系上了安全带,吹着愉悦的小口哨跑到车子的另外一头上了车。

  欧卿祺正在准备发动汽车,宋芦就凉幽幽的来了句:“臭鸡蛋,没事就招惹一堆的苍蝇,还不自觉,臭得没边儿了都……”

  意识到宋芦口中的臭鸡蛋可能是自己,欧卿祺的手猛地一抖,正在启动的汽车猛地停了下来,欧卿祺嘴角抽搐的看着一脸愤懑的宋芦,就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奇大陆一样的神奇,两眼发光。

  “沁儿,你是吃醋了吗?”

  宋芦差点就没咬碎自己的一口整齐的小白牙,闻言更是差点让自己的口水给呛死,胸口憋了一口气。

  “吃醋?欧卿祺你咋不去死呢!我那是嫌弃你好不好?走哪都一堆苍蝇,你不烦啊!真是,谁有空吃你醋啊!滚犊子吧你!”

  宋芦有些气急败坏的胡乱说着,双手混乱的拽着自己的衣服,目光闪烁不定,语序也混乱得不行,欲盖弥彰的味道显得格外的明显,看得欧卿祺目光一闪,心里翻涌着极大的狂喜,嘴角高高的勾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