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我告诉你我挨骂了吗?你能不能讲点道理啊……”

  欧卿祺无比的翻着大白眼,伸手揉着自己被杰瑞打的肩膀,上嘴唇搭下嘴唇,尽情的发挥自己的毒蛇功力。

  回过神来的杰瑞一脸哀怨的看着欧卿祺,一只手夸张的按住了自己的心口,期期艾艾的对着欧卿祺说:“你个死骗子,居然欺骗我的感情?合着关心你还是我的错了是不是,到底是谁不讲理啊!”

  杰瑞绘声绘色的扮演着一个哀怨的形象,卖力得就差挤出两颗金豆子了,幽怨的小眼神唰唰的朝着欧卿祺甩,看得欧卿祺的嘴角一抽一抽的,额头滑下无数条黑线。

  欧卿祺无视掉杰瑞的表演,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衣服,阴沉着脸朝着自己的座位走去。

  “杰瑞,你真的是,很适合做一个演技派你知道吗?”

  欧卿祺阴阳怪气的话杰瑞丝毫不以为意,相反,欧卿祺觉得杰瑞非得不以为耻,还有反以为荣的节奏。

  “不扯这些没用的,你到底是怎么了?吓死小爷了知不知道?不带你这样玩的,我还以为你大姨妈来了呢?”

  重新坐到柔软的沙发上,欧卿祺才发现因为在地上坐了太久,自己的屁股透着丝丝凉意,让欧卿祺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我升职了,代理副总。”

  欧卿祺不悲不喜的话一开始没有引起杰瑞的注意,杰瑞不屑的撇了撇嘴,刚想吐槽的时候发现了欧卿祺话里夹杂着的意思,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看着欧卿祺,想要从欧卿祺的脸上找到让自己信服的证据。

  “你是说,你非但没挨骂?你丫的还升职了?,卿祺,你别闹,你家老爷子不抽死你就得了,还能给你升职?开玩笑呢吧你!”

  杰瑞脸上的笑意僵持在脸上,欧卿祺目光定定的看着笑容勉强的杰瑞,不闪不躲。

  “你说的,是真的?”杰瑞极其不确定的问,一只手忍不住抓住了桌子上之前残存下来的签字笔残骸,任由那尖锐的断头插到了自己的肉里。

  欧卿祺低头勾唇一笑,笑容里夹杂了无数的苦涩,声音低闷,就像是直接越过了喉咙从胸腔里直接发出的声音,重重的击打在杰瑞的胸口。

  “没错,我升职了,欧凡降职到经理,工厂事件由我全权负责,杰瑞,这是真的。”

  杰瑞突然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炸毛了,从原地蹦起来,将自己手中抓着的残骸扔了出去,发出嘭的一声闷响。

  “你是说那个老头子让你处理工厂事件?哎呀我去!这心是长到屁眼儿上去了吧,怎么就能偏到这种程度?!你他妈到底是不是这偏心眼儿的老头亲生的啊!”

  杰瑞的话勾起了欧卿祺心底最隐秘的黑暗,让欧卿祺心底的腐败被彻底的暴露在阳光下,接受着阳光的炙烤,揪心的痛。

  “不好吗这样,我升职了,欧凡降职了,我得到了重视,获得了权利,难道说这样不好吗……”

  欧卿祺的话似自言自语,又似无声低喃,字字句句都是锥心之语,片片分离着欧卿祺伪装坚强的血肉。

  杰瑞愤怒的神情微微凝滞,指甲深深地陷入手心,眼里的风暴逐渐平息。

  “好?好什么好?工厂这件事现在被曝光出来,处于风口浪尖之上,就算是让一个门卫大爷去处理都比你去强!”

  杰瑞刚刚平息下来的情绪猛地又被欧卿祺这段话勾起,如同困兽一样的在办公室里打转,眼里通红盛满了怒火,双手抓着自己的头发,对着眼前的空气低低的大吼。

  “按照规定去做,你会落下个冷清连自己大哥都不放过的冷面形象,不按规定处理就是徇私!这样的破事儿是你亲爹就不能让你去做!怎么做你都不讨好!欧凡降职就给摘出去了,你呢!欧卿祺你怎么办!”

  杰瑞的话直接刺破了所有伪装出来的沉静,欧卿祺看到了自己鲜血淋漓的心,连呼吸,都疼。

  $酷¤}匠z网●正版S。首`:发

  “还能怎么办,总不能不答应吧?你觉得,我有拒绝的资格吗?”

  欧卿祺不悲不喜的话在空旷的办公室内响起,杰瑞突然就像是被抽空了气的气球,瞬间就焉气了。

  “你拒绝,那就是从此离开公司,不拒绝,那就是让下属因为你的冷情而对你心寒,当真是,好计策,好算计……”

  欧卿祺轻轻的趴在桌子上,捡起了一截遗漏在桌子上的残骸,指尖泛白的在桌面上用力划下一个深深地刻痕。

  “他说,如果不是野心家,那就只能退居二线,所以杰瑞,我没有选择,我必须去争夺,做那个他想要的野心家,不然,我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你知道吗?”

  杰瑞突然就笑了,颓败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看着桌面上的那个刻痕,有些烦躁的说:“野心家?真是看到了你的本质,不管你打算怎么做,欧老爷子这次是把你推上风口浪尖了,除了夺权,你没有选择。”

  欧卿祺撑着自己的下巴,眉眼含笑低低发问:“那你会不会帮我咯?”

  看着欧卿祺突然就从阴沉沉变成了春风荡漾的模样,杰瑞就觉得自己的身上起了一片鸡皮疙瘩,恶寒无比。

  “别用你那春水荡漾的眼神看着我,不就是接着装傻充愣吗?真是,整得我都快成职业的了。”

  杰瑞就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没好气的接着说:“还有,你说我肾虚,你老婆说我智商有问题,你们一家子是要咋地啊!欺负我人老实也不带这样玩的哈!你才肾虚脑子有问题呢!”

  杰瑞提起了宋芦,欧卿祺的心里微微一动,阴霾也瞬间消散不少。

  “沁儿调皮,逗你玩呢不是,还当真了?肾虚那是关心你好吧,你这还没娶老婆呢,可不能还没用上,就先维修了知道不?”

  欧卿祺含沙射影的话,让杰瑞觉得自己就跟卡了根鱼刺在嗓子眼里一样的难受,怒不可遏的指着满脸堆笑的欧卿祺低吼:“行,你牛逼!你天天逍遥,夜夜笙歌,你才需要注意肾虚呢!”

  说着杰瑞扭身大步朝着大门走去,一边走一边嘀咕:“一家人的黑心肝!臭不要脸的,你才肾虚呢!你才脑子有问题!”

  欧卿祺闻言挑眉瞪眼,嘴角含笑,将手中的残骸扔了出去,低低轻语:“我会让你看到我的优秀的,爸爸,你会看到我的优秀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