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老爷子的话音未落,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沉默不语的欧卿祺,说着的话虽然是询问,可是语气却是肯定,欧老爷子肯定,欧卿祺就是那个贪恋权势的野心家,会是那个自己想要的人。

  “父亲觉得,我是吗?”

  欧卿祺不答反问,抬头目光灼灼的看着欧老爷子。

  “不用觉得,你就是,孩子,你的野心出乎你的意料。”

  老爷子语气肯定,敲打着拐杖的动作越发轻柔,像是抚摸着情人的脸庞,缠绵而多情。

  “如果父亲觉得我是,那我就是父亲想要的那个野心家,如果父亲觉得我不是,那我自然是不敢称是。”

  欧卿祺的回答让人琢磨不透这人的真实想法,面上也没有因为欧老爷子的突然宠爱而有丝毫的起伏,欧卿祺就像是一个油盐不进的顽石,任由欧老爷子切割机一样的视线纵横扫描,也看不清这人内心的欲望。

  “告诉我,你想要的是什么?”

  欧老爷子笑意柔和,看着沉稳的欧卿祺,低低发问。

  “只要是我想要的,都会是我的。”

  欧卿祺的答案可谓是狂妄之极,可是就是这样类似于痴人说梦的大话,让欧老爷子心情大悦,拍着欧卿祺的肩膀哈哈大笑。

  “好!这话是你说的,可别让我失望,好了,我也累了,你就先回去吧。”

  欧老爷子也不说自己对欧凡的处理,也不说对欧卿祺的表现的看法,淡淡的收敛了自己眼底的愉悦,让欧卿祺出去。

  欧卿祺得到离开的指示,丝毫没有拖泥带水的对着欧老爷子微微弯腰,然后转身离开了。

  欧卿祺刚刚走到门口,欧老爷子就出声说:“通知下去,欧凡降职经理,你代理副总一职,工厂事件全权交给你处理,记得不可徇私,牵扯到的人,都按照规定处理。”

  欧卿祺低垂的睫毛在眼下留下淡淡的阴影,听到老爷子的话微微一顿,眼底划过一丝看不清的情绪。

  “是,我知道了。”

  “去吧,记住你说的话,别让我失望了。”

  从办公室出来,欧卿祺的耳边还回响着欧老爷子之前的问话,仿佛还是能听到,那个自己曾经无比崇拜,后来恨过却发现自己做不到的老人的野心勃勃,心里一片阴寒。

  欧卿祺的手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衣服,看不见的地方丝丝的咬住了自己的内唇,嘴里一片血肉模糊,口腔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刺激着欧卿祺的神经末梢,割痛着欧卿祺的心。

  欧卿祺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按照老爷子的吩咐做好了一切的安排,顶着众人艳羡的目光,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杰瑞还在沙发上睡觉,眼下的青黑证明了这人真的没有说谎,只怕是不止一夜没睡,真的是累到了极致。

  欧卿祺靠在冰凉的门上,任由自己的身体滑到地上,坐在冰冷透骨的大理石地面,刺骨的凉意顺着血液流淌,将欧卿祺的心冰封,欧卿祺控制不住的颤抖,嘴角流露出掩饰不住的嘲讽。

  “只有成为你想要的野心家,才能获得你的注视是吗?如果不是,那你是不是要无视我一辈子……父亲,你真的要那么残忍吗……真的,要那么残忍的对我吗……”

  此时的欧卿祺就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失去了自己最强大的依靠,蜷缩在地面如同受伤的野兽,发出低低的呜咽,嘴上死死地咬住自己的手臂,努力让自己不发出声音。

  杰瑞一向浅眠,欧卿祺开门的时候这人就已经被惊醒了,不过是想着再歇会儿就没有出声,结果就看到了欧卿祺这样一副模样,看到了这个男人不轻易出现的脆弱。

  杰瑞睁大眼睛看着将头埋在自己的膝盖里的欧卿祺,咬咬唇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当是这人因为欧老爷子的偏心偏袒而伤心了,也没有多想其它。

  杰瑞起身走到欧卿祺的旁边,随意找了个地方就在欧卿祺身边坐了下来,屁股上传来的凉意让杰瑞差点跳起来大吼,可是为了配合欧卿祺的低沉情绪,杰瑞还是委屈了自己金贵的屁股,陪着欧卿祺坐在地上。

  “那个,你没事吧?”

  杰瑞试探着说了一句话,不出意料的欧卿祺压根就不搭理杰瑞,甚至连头也不抬一下,依旧固执的趴在自己的膝盖上,一言不发。

  “其实就算是挨骂不也是正常的嘛,你家老爷子偏心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次你拆了欧凡的台,斥责你两句不也是正常的吗?当时做的时候不就知道了的吗,你丫的这是悲伤啥呢?至于吗你……”

  杰瑞摸着自己的鼻子,眼里闪烁着淡淡的的苦涩,努力组织着自己的语言,力求做到在不让欧卿祺伤心的同时,让欧卿祺意识到自己的伤心是多么的没有必要。

  欧卿祺闻言肩膀微微耸动,低沉暗哑的声音从膝盖下响起:“早就知道了的,有什么好伤心的呢……”

  欧卿祺闷闷的声音让杰瑞觉得有些无力,一个大男人安慰另外一个大男人,这样的场景实在是太诡异了。

  杰瑞觉得自己有些无力接受,而且杰瑞自己也不会安慰人呐!每次在欧卿祺这里受伤了,自己都是自我疗伤的好不好……

  Kk更新最Wt快上酷-1匠网#

  “是呀,所以说就算是挨骂了也不要伤心好不好?你是要跟你大哥夺权的唉,以后挨骂的日子多着呢,你要是每次都伤心,那你还不如把心挖了得了,免得你难受我还得想办法安慰你。”

  杰瑞絮絮叨叨的说着无用的话,却也成功的转移了欧卿祺的注意力,欧卿祺将自己的头从膝盖上抬起,目光幽幽的看着还在沉浸在安慰人模式中的杰瑞,朝着天空翻了一个白眼,嘴角抽动。

  “我说,谁告诉你,大爷我挨骂了?”

  欧卿祺的话响起的时候杰瑞正在试图引经据典的告诉欧卿祺,伤心是多么的没有必要,想好了的话卡在了脖子里,憋红了脸。

  对着欧卿祺甩了一个你不用掩饰,我不会嘲笑你的眼神,杰瑞继续说着自己的安慰论,让欧卿祺头疼的按住了自己的额头,看着眼前这个化身知心大姐姐的杰瑞,有种想要把这货的嘴给堵上的冲动。

  “杰瑞,我再跟你说一遍,我没有挨骂!你再叨叨我就揍你了,你信不信?”

  没有哪句话会比有挨揍这样的风险更大,所以欧卿祺话音未落,杰瑞就止住了话头,微微张着嘴看着欧卿祺。

  反应过来的杰瑞一拳打在欧卿祺的身上,从地上跳起来大吼:“丫的!你没挨骂你他妈的跑这里来坐着装什么深沉!你他妈就一个逗逼你装什么忧郁王子啊!你撑傻了是不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