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老爷子看着眼前站着的欧卿祺,沉声发问:“卿祺,你知道在工厂这件事,你做的错在哪里吗?”

  欧卿祺在欧老爷子看不见的地方微微皱眉,面上一如既往的恭敬有加,不急不慢的回答:“爸爸,我不觉得这件事我做错了,所以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错在哪里,还希望父亲告诉我,让我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欧老爷子的眼里闪过一抹恨厉,声色也带上了明显的压迫,用力跺了跺手中的拐杖,厉声问道:“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欧卿祺,你当真是翅膀硬了,不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了!”

  欧卿祺一直低的头缓缓抬起,目光透着难以忽视的坚毅,语气沉稳,直视目光咄咄逼人的欧老爷子,不闪不退。

  “我觉得自己在这件事上犯的最大错误,就是没有在发现主使的时候果断将这个人拿下,而是留着等到父亲你回来处理,错过了惩罚的最佳时期,这就是我犯的错误!”

  欧老爷子闻言眼神一沉,抓着拐杖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语气还是没有丝毫的缓和。

  “你是说觉得自己没有做错是不是?哪怕那个所谓的主使是你的大哥,你也非要这样毫不留情的赶尽杀绝是不是?”

  欧老爷子明目张胆的袒护,让欧卿祺觉得自己的心瞬间就沉入了深渊,垂在两侧的手紧紧的握成一个拳头,指甲狠狠地插到了肉里,剧烈的颤抖,可是面上还是维持着平静,语气还是保持着平稳,没有起伏。

  “爸爸,我觉得这件事自己没有做错!哪怕那人是我的大哥,在危害到公司的利益的时候,我都不会手软,这是我应该做的事,不会因为那是我的大哥我就手下留情,如果犯错的是我,我也希望大哥会做出同样的选择,而不是选择袒护我!”

  欧卿祺一通话说得高低起伏,字字句句都跌到了欧老爷子的心坎里,让欧老爷子沉寂了太久的心也涌起一股激动,一股热情,看着欧卿祺的目光也瞬间柔和了不少,因为欧卿祺的坚定和选择,没有让欧老爷子失望。

  欧老爷子就像是突然就放松了下来,重新坐回了沙发上,锐利的目光遮挡在厚重的眼皮子下,就像是顺毛的狮子,收敛了周身的气息,重新变得无害,就跟普通的老人一样,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拐杖的表面,颇有节奏。

  “那你说说,你大哥做错了,你想怎么处理?”

  欧老爷子的话问得平静,仿佛问的是与自己毫无关联的事,就像是问你吃饭了吗一样的稀松平常。

  “按照公司的章程来,不能因为大哥是欧氏的大少爷就过于袒护,这样的不公正处理会让属下不满,不利于公司日后的管理。”

  欧卿祺没有停顿的说出了这样一个打马虎眼的回答,没有表明自己的观点,这样的圆滑,让欧老爷子不由得抬头多看了一眼这个被自己忽视了太久的儿子,眼里闪烁着点点诧异。

  “我想听的是你的意见,别用那无用章程来糊弄我,章程是拘束弱者的,强者是掌控章程的,而不是被那些死的条条款款拘束的。”

  欧卿祺微微一顿,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朗声回答:“首先停职处理,调查出工厂事件的前因后果,所有的牵扯人员悉数查清,给工人一个交待。”

  “停职处理?想好了要这样做了吗?知道把自己的亲大哥停职了,是什么后果吗?”

  欧老爷子的语气突然就变得柔和了,看着欧卿祺的目光也变得像一个普通的父亲注视自己的孩子一样的温和,可是欧卿祺还是觉得自己从骨子里透出一股寒意,从心底弥漫出来的冰冷,随着血液流淌全身。

  “有什么后果,这个我不在乎,父亲,你应该知道的,我根本就不在乎别人的看法,所以我只要做好自己要做的事就好。”

  欧卿祺的回答话音落地,欧老爷子突然就笑了,树皮一样充满了皱褶的脸上被一股淡淡的的笑意笼罩,遮掩住了欧老爷子身上的戾气。

  酷匠,/网!唯一正}版,其#他…◇都》n是盗版*

  欧老爷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围着欧卿祺走了两圈,随后站在欧卿祺的身后低低发笑,干涸的嗓音轻轻的响起,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笑意。

  “卿祺,什么时候起,你就比我高了那么多了,我还记得,那时候看到的你,还是那么的小,还没到我的肩膀,时间真是过得快呀,转眼我就老了,你就长大了。”

  欧老爷子突然的转移话题,回忆起了往事,欧卿祺有些没有反应过来,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个给自己整理着衣领的老人,瞳孔猛地收缩,嘴唇微微颤抖。

  “爸,您别这样说。”

  欧老爷子整理了一下欧卿祺原本就整齐的衣领,轻轻的拍了拍欧卿祺的肩膀,感觉到欧卿祺身体隐藏的力量,满意的哈哈大笑,转身看着身后的落地窗,睥睨着楼下的车水马龙。

  “当年我二十六岁,你的爷爷第一次把我带到这里,让我看着楼下的车来车往,让我好好思考,我这辈子,到底是想要追求什么?”

  顺着欧老爷子的视线,欧卿祺看着楼下的人潮,看着那些来来往往的车流,眼底划过丝丝恍惚。

  欧卿祺低低喃语:“父亲追求的是什么呢?睥睨天下的权利,还是不可尽数的财富?”

  听到欧卿祺的话,欧老爷子好心情的笑了,嘴角勾起一个高傲的弧度,眼里是争夺世界的疯狂。

  “是呀,我要做的,就是拥有别人想要拥有的,占据别人没有的,卿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没等欧卿祺回答,欧老爷子隔着明亮的落地窗,就像是摸着楼下的车流一样的轻柔,语气含笑悠然:“我要的,不是固守本土的蠢货,而是争夺世界的野心家,卿祺,你会是那个我想要的人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