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卿祺不由自主露出的那些苦涩,让杰瑞觉得心里有些发酸,突然就觉得自己格外的煞笔,怎么会提起这个扫兴的话题。

  “好了,管你是爱还是恨呢,去你的爱恨情仇小爷管不了,现在我要征用你的办公室睡会儿午觉,记得别让人来吵我,我昨天为了整理今天开会用的东西,一夜没睡。”

  欧卿祺提起外套走到门边,听到杰瑞的话低低发笑,微微摇了摇头,背对着那个平日里被自己调笑的人,无声张嘴说了声谢谢,可是嘴上还是保持着一如既往的贱贱的风格。

  “行,你就在这儿挺尸吧。”

  “赶紧走赶紧走,最好是骂死你得了!省得看见你闹心!”

  杰瑞对着欧卿祺挥了挥手,表达着自己对欧卿祺的强烈嫌弃,自己则是转过身蜷着身子躺到了那个沙发椅上,开始了自己的补眠时光。

  欧卿祺走出办公室后很负责的告诉了自己的秘书,那就是杰瑞的工作没做好,现在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加班,不许任何人去打扰,记得看好门。

  瞬间从经理助理变成了看门员的秘书小姐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地位的沦落,只是痴迷的看着那个远去的高大背影,发出对杰瑞的无尽同情,这个可怜的杰瑞,又被老板惩罚了……

  欧卿祺走到欧老爷子在的办公室,突然就犹豫了,抬起准备敲门的手猛地停顿在门上,迟迟无法落下。

  欧老爷子坐在办公室里的沙发上,看着眼前的这些资料,有些无力的闭上眼睛,回想起自己这些年对小儿子的忽视,大儿子对老二的欺负,心里有些微微发涩,感觉格外的不是滋味。

  欧卿祺停顿了一会儿,直到手臂发酸才疑惑的揉了揉自己的手,眼里闪烁着淡淡的苦涩,心里好笑,自己为什么要做这样无用的犹豫,再次抬起手果断的敲门。

  欧卿祺的敲门声让欧老爷子神游的思绪被瞬间拉回,原本有些微微低沉的老爷子突然又因为这有节奏的敲门声变得神采奕奕,眼里重新浮现出一如既往的凌厉,忽视了心里的疲惫和淡淡的悔意。

  “进来。”

  欧卿祺走进去的时候,欧老爷子明显感觉到了一股淡淡的压迫,有些诧异的抬头看着眼前这个跟自己相像的人,欧老爷子就像是看到了自己曾经的模样,自己年轻时候曾经有过的意气风发。

  按下了自己心里的情绪,欧老爷子随意瞟了瞟进来后就站着不说话的欧卿祺,微微眯起眼睛,两人瞬间相对无言,空旷的室内只有在阳光里跳跃的灰尘在活跃,翻滚。

  欧老爷子是个商场老将,心理素质各方面也不差,在气场什么的这方面更是知道怎么做才能让人屈服,让人在沉默中提前退却,做到不战而屈人之兵。

  可是欧卿祺也是各中高手,更是因为自己童年的遭遇而练就了一副不动声色的本事,喜怒不形于色,面对欧老爷子刻意的忽视,也没有什么异常的表现,站着的时候,一派安然自在。

  欧卿祺年轻,却沉得住气,被欧老爷子晾在原地站了半个多小时,脸上没有丝毫的不耐烦,眼里依旧如此平静,身形稳稳的站在原地,就像是一株挺拔的白杨,浑身都透露出一股不屈不挠的倔强。

  欧卿祺的表现和欧凡的比起来实在是可圈可点,欧凡的浮躁不安,欧卿祺的沉着稳定,不管是从哪一点来看,欧卿祺都比欧凡更加适合这个位置,欧老爷子的心里开始犹豫了,犹豫自己到底要不要更改自己的选择。

  看着气息都没有丝毫变化的欧卿祺,欧老爷子的眼里闪烁着淡淡的的欣慰,其实欧老爷子一直都知道,这个儿子最像自己,老大总是有一股娘气。

  欧老爷子看着不动声色的欧卿祺,说不出自己到底是还笑还是该哭,心里翻涌着无限的苦涩,低头遮掩住自己眼里的欣慰,抖了抖自己手中的拐杖,开口问道。

  “卿祺,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过来吗?”

  欧老爷子的突然发话,让欧卿祺有些意外,意外的不是说的内容,而是那句看起来微不足道的称呼。

  欧卿祺记得,很久很久了,欧老爷子都只是敷衍的叫自己老二,像这样叫自己的名字,用那种温和的语调喊出那个卿祺。

  欧卿祺突然就觉得自己的感受格外的可笑,一个父亲叫儿子的名字,居然都能让儿子激动,欧卿祺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有多被忽视,被忽视了多久,可是此时的心酸,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

  欧卿祺将自己的头低下,纤长的睫毛遮挡了眼底的真情情绪,强行咽下自己喉头的苦涩,语调无波无澜的回答。

  “我知道,是因为工厂那件事。”

  欧卿祺的直接让欧老爷子除了意外的同时心里的欣赏更加的遮掩不住,因为欧老爷子知道,这样敢作敢为的男人,手段凌厉的男人,才会是一个想要发展下去的大家族应该有的领头人的模样,而这样的气势,欧凡没有。

  欧卿祺有的不管是才华,还是心计,欧老爷子都认为欧凡比不上,可是抵不住那是自己原配妻子所生的孩子,是自己捧在手心里张大的孩子,人心本来就是偏的,多少偏爱也无可厚非。

  `最新√m章节;上hS酷KP匠网F

  可是真的到了事关欧氏发展这件事上,欧老爷子真的是不能容忍一个有可能会让欧氏走向衰败的人作为领导者,所以在认识的欧卿祺的能力后,欧老爷子起了培养欧卿祺的心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