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欧凡走远了,杰瑞收敛了一下自己嚣张的笑意,装作一副正经严肃的模样,人模狗样的敲门,听到欧卿祺说进来了才抬步进门。

  杰瑞进来了,欧卿祺头也不抬就开始阴阳怪气的挤兑杰瑞。

  “呦,怎么还会煮咖啡呢?我咋就不知道你还有这手艺,看着欧大少爷就巴巴的往前给人贡献了,跟我这些年,我可还没享受过某人煮的咖啡呢呵!”

  一听欧卿祺这不着调的话,全身上下都透着无声的诡异,再看欧卿祺把文件倒着拿还能做出一副奋笔疾书的模样,如果杰瑞还不知道欧卿祺这货生气了,那杰瑞真的也是醉了。

  可是这样类似于孩子气的行为,真的不像是欧卿祺这样的人能做得出来的,所以杰瑞看到欧卿祺的神情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偷偷乐了乐,可是面上还是维持着严肃,一副认真听训的乖巧模样。

  “欧总,我哪能给大少爷献殷勤呢!我这不拍马屁呢嘛!马屁马屁,也只能对着大少爷拍了,我要是对着您拍马屁,那您算什么了?我这不贴心没您着想呢!”

  闻言故作严肃的欧卿祺也是乐了,脸上还强撑着冷意,伸手借助文件夹掩住嘴角勾起的弧度,眼里先浮出了笑意。

  “哎呦喂,我看你这马屁拍得可没到点子上,一炮二十四响有什么屁用,以后还是得加把劲儿啊,不然你得煮多少咖啡才能上位成功?”

  “是,我得好好伺候大少爷,不然小爷我还没有出路了是不是?”

  杰瑞挑眉一问,眼底带着咄咄逼人的意味,可是欧卿祺脸上的笑直接遮掩不住,带着大写的明媚,看得杰瑞一阵火大。

  欧卿祺一抿嘴,杰瑞就知道这货心里没打什么好主意,急忙伸手盖住欧卿祺还没有来得及张开的嘴,动作一阵慌张。

  “得,我不跟你臭贫了,什么鬼这都是,就不能好好说话是吗?合着你以为我乐意跟欧凡那个破玩意儿扯来扯去的?”

  杰瑞直接就怒了,一张奶油小生的脸上挂上了层层黑意,眼底蹿升起一股明晃晃的怒火,让那双被眼睛遮挡了的眼睛放出了异样的光彩。

  面对杰瑞突然的无礼和呛声,欧卿祺出乎意料的笑了,高挑的眉眼扬起,透露着愉悦的味道,原本就潋滟含情的眸子,显得更加的风情无限。

  看着欧卿祺魅力全开的模样,杰瑞有些不屑的撇嘴,露出了自己的大白牙,闪出了一句有些凉幽幽的话。

  “我说,你跟宋芦,玩真的?”

  杰瑞此话一出,就成功看到欧卿祺的脸色微微凝滞,低垂的眉眼也带上了杰瑞从来没有见过的痕迹,默默温情在抬眼低眉中无声流淌,看得杰瑞眼里发酸,觉得自己眼前的这个货全身都在放着粉色气泡,晃眼得慌。

  “你觉得,什么样,才是认真的?”

  “说实话,认识你这么多年了,你从来没有对任何人那么上心过,宋芦绝壁是第一个好吧,别告诉我你丫的没发现…”

  欧卿祺的接收到来自杰瑞鄙视的小眼神,不由自主的低低发笑,捡起桌子上那段饱受摧残的签字笔的残骸,一只手撑住自己的下巴,似在回味杰瑞说的话,一派的认真。

  “杰瑞,我们认识多少年了?”

  “十年了,从认识你我就没过过好日子你知道吗?来这破公司做你助理,一天不但受气装怂,还得受你挤兑!对了,现在还加上个宋芦!你们一家子组团挤兑我!这日子还过不过了到底!”

  杰瑞是越说越觉得自己憋屈,说到后边尾音都带上了轻轻的颤音,听得欧卿祺心口打颤,后辈涌起一股恶寒。

  “停,说说得了你还没有个消停的时候了,咋就挤兑你了,真是,装怂你干得不错,真的,这个值得表扬,就是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本色出演了,我觉得你装怂的时候,真的特别怂。”

  看正7$版章\节上UR酷匠网

  欧卿祺一边说,一边好像觉得自己说得太直白了有点不好意思,居然还在杰瑞刀子一样的眼神中伸手捂住了自己罪恶的嘴,发出低低闷闷的声音,其中夹杂的含意,听得杰瑞直接觉得肝特疼。

  “唉我说,你做人能不能别那么没有良心啊!如果不是小爷我装怂装得到位,那些人能不防备着我吗?那你这些年来的动作能那么顺利啊!欧卿祺你可别过河拆桥,不然我做鬼都不放过你!”

  杰瑞一边着急忙慌的从沙发上跳起来,一把拽过欧卿祺手中的签字笔的尸体,包子一样白嫩的脸上涌起一股淡淡的的红晕,让欧卿祺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宋芦着急的样子,嘴角也带上了清浅的笑。

  “你消停会儿行吗?知道你厉害,这次老爷子找我,你觉得会是什么事?”

  面对欧卿祺僵硬的转移话题,杰瑞不屑的撇嘴,可是原本漂浮不定的目光也因为欧卿祺的这句话而变得认真,带上了轻易看不出的坚毅。

  “还能是什么事,欧凡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一个娄子,老爷子要给公司股东一个交待,你必然是要被推举上去取代欧凡的人选,这些一开始动手的时候不就是猜到了的吗?”

  杰瑞说着话,把自己砸到了沙发里,一只手撑着下巴意味深长的看着收拾自己形象的欧卿祺,眼里闪烁着淡淡的戏谑。

  “见自己亲爹,又不是相亲,用不着化妆,随便捣腾捣腾差不多得了吧。”

  听出杰瑞话语里的嘲讽,欧卿祺手上整理衣服的动作微微一顿,眼里翻涌着深沉的寒意,可是面上却是一派温柔。

  “是呀,见自己亲爹,不就是如临大敌吗?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用不着大惊小怪。”

  原本嬉笑着的杰瑞感受到欧卿祺话中的寒意,从沙发上把自己的身子拯救出来,难得正色:“卿祺,说真的,你会不会恨你爸?”

  就像是听到了什么最可笑的话,欧卿祺不可抑制的发笑,笑得那样的用力,那样的崩溃,就像是要把自己胸腔里的所有的空气都笑出来,只留下满满的窒息。

  “恨?杰瑞,我不会恨他,永远都不会。我想,我也许只是不会爱他,永远都不会爱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