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凡高大的身子在欧卿祺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阴影,遮盖住了欧卿祺眼前的光明,带来明显的压迫感,这样的被动,欧卿祺很不喜欢,因为这样的阴影,让欧卿祺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个曾经弱小无助的自己。

  欧卿祺停下了自己手中的动作,勾起嘴角抬头看着嘴角含笑的欧凡,一双高挑的桃花眼似无底深渊,悄然埋葬着欧卿祺的心。

  “二弟,我觉得,大哥真的是小看你了,你居然真的敢,敢这么做。”

  欧凡说着话的同时将自己的身子撑在了欧卿祺的办公桌上,语调低沉却夹杂着难以忽视的寒意。

  欧卿祺就像是听到了什么特别好笑的事情一样,低头发出了愉悦的轻笑,挑起的眼角高高扬起,就像是对欧凡这句话的无声嘲讽,表达了自己内心的想法,觉得欧凡这个行为的无比可笑。

  “大哥,你快别闹了,我不敢?认识多少年了,大哥你居然还会觉得,有我不敢干的事?”

  欧卿祺无关痛痒的话就像一个软绵绵的巴掌轻飘飘的甩在了欧凡的脸上,不痛,却让人脸红。

  而欧卿祺一副老神在在的无所谓的神情,也真的激怒了伪装淡定的欧凡。

  欧凡撑在桌子上的双手手背上青筋暴起,突突往外的释放着自己内心暴虐的情绪,欧凡觉得自己血管里的每一滴液体都在疯狂的嘶吼,想要将眼前的这个人彻底的挫骨扬灰。

  “是呀,你没有不敢的事,可是二弟,你不要逼的大哥让你一无所有了,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错误,什么致命的错误,这可是大哥给你的提醒,二弟可要用心记住了。”

  欧卿祺重新捡起了桌面上的签字笔,有一下没一下的按着那个开关,看着欧凡隐忍不发的神情,和抽动的嘴角,好心情的笑了。

  “其实,跟那个不确定的后果相比,我现在对大哥你为什么来我这里,更加感兴趣。”

  欧凡似乎被欧卿祺的油盐不进耗尽了最后的耐心,一把夺过欧卿祺手中不断发出噪音的签字笔,当着欧卿祺的面嘴角含笑的将那只无辜的签字笔扳开,撇断。

  看着那只在欧凡手里被毁尸灭迹的签字笔,欧卿祺眼底微微一暗,将自己的身子斜斜的靠在沙发椅上,低垂着脸不说话,可是脸上的笑意却是越发的浓厚。

  欧凡似不经意的将那只可怜的签字笔的尸体扔到了桌子上,看着那个只剩下三分之一的残骸平日在光滑的桌面上转动,低低细语:“二弟,爸爸让你去一趟他的办公室,还来不及恭喜二弟,高升有望。”

  欧凡说话的音调就像是对情人之间的低低轻喃,脸上也是挂着完美的笑意,带着无限的柔情蜜意。

  欧卿祺抬眉看了看那只无辜的签字笔,轻轻一笑,从沙发椅子上站了起来,双手有意无意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尽管上边并没有什么褶皱。

  “谢谢大哥提醒了。”

  欧凡也不再看欧卿祺,折身就要离开,因为欧凡觉得,自己如果再接着跟欧卿祺说话的话,欧凡丝毫不怀疑自己会被欧卿祺给活活气死,欧凡从来都不怀疑,欧卿祺说话呛人的功力。

  欧凡一边朝着大门走一边低声说:“不用谢,还想着二弟在那个不属于自己的位置上多待一会儿,别让大哥太失望了,如果你太弱了,这场猫捉老鼠的游戏,就没那么有意思了。”

  欧卿祺整理衣服的手微微一顿,低垂的眉眼中划过一丝狠厉,语气含笑:“大哥多想了,谁是猫,还真的不一定呢,不过我倒是可以尽力,让大哥看清楚,到底谁才是什么,以后别记错了属性。”

  欧凡死死地握着拳头走出了欧卿祺的视线,嘴角的笑容僵硬在脸上,眼里翻涌着惊涛骇浪。

  );酷匠●U网`(正GL版A首√发

  杰瑞没想到欧卿祺和欧凡居然能说那么久的话,本来喝了一杯咖啡,想着时间差不多了才过来的,谁想到居然又刚好碰上从办公室里出来的欧凡。

  看到欧凡脸上的僵硬和眼底的恨意。杰瑞开始在心里揣测,是不是自己那个气死人不偿命的无良老板说什么膈应人的话,将这个笑面虎气成了这般不死不活的模样。

  尽管心里吐槽不断,可是杰瑞还是维持着和煦丝毫不掩饰拍马屁的笑容朝着欧凡走去:“大少爷,您处理好了,今天我们还真的是有缘呢,这才多长时间呐,都不期而遇两次了。”

  说着这口不由心的话,杰瑞自己都抖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杰瑞觉得自己刚刚喝下去的那杯香醇甜美的咖啡全浪费了,明显的会消化不良好不好?

  欧凡听到杰瑞的声音急忙收敛了自己脸上的情绪,重新用光速换上了迷人的微笑,眸子里泛着潋滟的水光。

  “杰瑞,这可不是嘛,我刚刚出来,你就来了,这不是缘分是什么?看样子你那杯咖啡是要请我喝了,不然都对不起我们这不期而遇的缘分呐。”

  杰瑞拍马屁的功力可谓是一流的,拍马屁的时候不但没有丝毫的心理压力,还如鱼得水的说着不怕闪了舌头的大话,用欧卿祺的话来说,杰瑞这货拍马屁的能力是专业的,而且还是一炮二十四响的那种。

  “呦,大少爷看得上我煮的咖啡那是看得起我,哪能不请大少爷帮我尝尝评论评论,什么时候大少爷您有空了,想试试我那不入流的手艺,就叫我一声,我把工具拿上去您办公室给您煮去!”

  看着笑得献媚的杰瑞,欧凡猛地觉得有些厌烦,客气的笑了笑,拍了拍杰瑞的肩膀扯淡了两句,就说有事先走了。

  杰瑞又是一顿好夸,说得欧凡自己都觉得不切实际了,可是杰瑞就是尽职尽责的拍着马屁,那副专业的模样,让欧凡都忍不住怀疑,这货到底是不是欧卿祺请来专业拍马屁的。

  看着欧凡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杰瑞才恶寒的拍着自己的胸口作呕吐状,一只手扶住了门框,眼底浮现出浓浓的嘲讽和好笑,肩膀一耸一耸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