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老爷子锐利的眼神轻飘飘的从欧凡的身上扫过,其中蕴含的力道似乎可以把欧凡给分离剖析,让欧凡本能的觉得恐惧。

  “好了,你回去工作吧,把老二叫来,我有事情要交代。”

  欧老爷子突然就闭上了眼睛不去看欧凡,语调平稳的说出了让欧凡恨的牙痒痒的话。

  “是,我知道了。”

  从老爷子的办公室出来,欧凡才发现自己的额头上沁出了一层薄薄的的冷汗,就连背上都感觉湿哒哒的,衬衣死死地贴在背上,透出无声嘲笑的痕迹。

  双手死死地握成一个拳头,低着头看着脚下的大理石地面,欧凡不动声色的咬牙将自己的慌乱无措悉数掩藏在完美的微笑之下,眼底重新浮现出一如既往的淡然温煦,朝着欧卿祺的办公室走去。

  欧卿祺挂断了和宋芦的电话就靠在了沙发椅上不肯动弹,从骨子里感觉到一股刻骨的疲惫。

  揉着自己发疼的脑袋,欧卿祺的耳边回响起老爷子之前在会议室里的反应,心里浮现出淡淡的的冷笑嘲讽,不管怎么样,欧凡才是你认可的儿子,我不过是一个吃饭的废物是吗?

  欧凡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正好碰上了来找欧卿祺签字的杰瑞,杰瑞在欧卿祺的范围领域之内看到欧凡,有些惊讶的张大了嘴,可是脸上还是维持着下属对上司应该有的礼貌。

  “大少爷,您来了。”杰瑞一边低头跟欧凡打招呼,一边不动声色的将自己的视线投向了紧紧闭着的办公室大门,眼底浮现出一股试探。

  在外人面前,欧凡永远都是那个温润如玉的欧家大少爷,和暴虐冷清的欧卿祺形成完美的对比,让人永远都能用最快的速度关注到,欧凡对欧卿祺的鄙夷。

  “二少爷在里边吗?我找他有点事。”

  欧凡脸上还是温润的笑,可是知道欧凡真正面目的杰瑞,面对这样和煦的欧凡却是忍不住感到恶心。

  “这个我也不知道,我刚刚过来想要找二少爷签字,不想就碰上大少爷您了,您有事找二少爷,那我就先回去了,您办好事了我再过来。”

  杰瑞不想跟欧凡有过多的接触,不等欧凡发出邀请就说出了拒绝,欧凡脸上的笑容微微凝滞,看不清眼底的真实情绪。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你要是着急就一起吧,反正我也不是什么外人,也没什么文件是我不能看的。”

  欧凡小强一样的坚毅,让杰瑞有些无力,可是脸上的微笑却是越发的灿烂,甚至还夹杂着无数讨好的意思。

  “大少爷,您这就说笑了是不,我这屁大点事哪能够让您过眼的,我哪会有什么着急的事呀!我办公室里还煮着咖啡呢,再不回去该煮糊了,您先忙,我就回去了待会儿再来。”

  杰瑞明晃晃的拍着马屁,悄悄的在欧凡的脸上死死地拍了一巴掌,打得欧凡面红耳赤,却又说不出话来反驳,只能是看着满脸堆笑的杰瑞,暗暗磨牙。

  “你忙我就不打扰你了,什么时候我来尝尝你煮的咖啡,想想都觉得味道肯定不错。”

  面对欧凡口不由心的夸赞,杰瑞毫无心理压力的全盘接受,从善如流的回答:“那我恭候大少爷大驾了。”

  杰瑞说完干脆利索的就从欧凡的眼前消失,不过背影里却带着一丝嘚瑟,脚步也是异常的轻快。

  杰瑞一边走一边在心里欢呼,自己终于也能够噎人了!被欧卿祺和宋芦凌虐了太久,自己终于能够翻身大作战了!这样的幸福真的是不要来得太突然了。

  欧凡看着那个消失在走廊尽头的背影,脸上的温润笑意终于绷不住了,露出了丝丝狠厉的痕迹。

  “不过是欧卿祺手底下的一条狗,真把自己当成什么货色了?等着看吧,那个见不得光的贱种,不会嚣张太久的。”

  “二弟,你在里边吗?”

  欧凡的声音不适时的响起,欧卿祺不得不放下了自己手中的手机,原本是想要发条短信安慰安慰宋芦,表示一下自己的体贴温柔的,结果被欧凡这个不识趣的人打扰了,欧卿祺也只能是放下了手机,暗暗磨牙。

  “在,进来吧。”

  欧凡脸上堆着笑,眼里带着微微的寒意,看着欧卿祺的眼神像是锐利的刀子一样,片片切割着欧卿祺的皮肉,想要看清欧卿祺内心的恐惧,看清欧卿祺从前的卑贱。

  “大哥,你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里做客了?我还一直以为,我这里乌烟瘴气的,容不下大哥的脚步呢。”

  酷/匠j|网正}版G^首发3

  欧卿祺看到了欧凡眼里的敌意,也不打哈哈,随意撇了撇欧凡的神情,漫不经心的开口说话,带着微微的嘲讽。

  “怎么,二弟不欢迎大哥来,我可是很想要来二弟这里看看呢,看看是什么样的地方,能够养出二弟这样牙尖嘴利,会咬人的东西,大哥我可是很好奇呢。”

  欧凡的话丝毫不掩饰自己心底的敌意,开口就甩刀子,带着咄咄逼人的味道。

  欧凡说出这样难听的话,欧卿祺也不以为意,修长的手指轻轻的转动着手中的签字笔,发出噼噼啪啪的点点声响。

  “大哥,只怕是这样污浊的环境,染了大哥的气质,那我就是罪过了。”

  “二弟,你说,你要是一直都那么有自知之明,你我又何必如此呢。”

  欧凡微微闭上了眼睛,将自己的身子陷入了宽大的沙发里,隐藏了自己的阴沉情绪,说出的话低低的落在空旷安静的室内,激起了空气中的点点涟漪。

  欧卿祺低垂着的眼看不清眼底的情绪,可是厚重纤长的睫毛,几乎遮挡不住那快要喷薄而出的滔天怒意,灼热的恨意几乎就是快要从眼底喷出,灼伤了欧卿祺以为早就木然的心。

  欧卿祺把玩签字笔的动作微微一顿,头也不抬的轻声低笑,随后又接着响起签字笔转动发出的声音,节奏分明,惹得欧凡一阵心烦意乱。

  “大哥,你这说的什么话,我们不是一直都这样的吗?难道说,大哥觉得这样不好?”

  “大哥,你今天特意过来,难道就是为了参观我这里的吗?我觉得,你今天应该很忙的才对,毕竟爸爸来公司了,也许有些东西大哥还要给出一个解释,不对吗?”

  欧卿祺提起了这件事,欧凡脸上的笑容差点就没维持住,按下自己心底翻涌着的怒气,欧凡从容自若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双手插兜缓缓地朝着安稳坐在沙发椅上的欧卿祺走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