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在家里过得是安逸自在,欧卿祺在公司里就是剑拔弩张,因为工厂的事情曝光出来,欧父大怒,欧凡和欧卿祺的关系,可谓是彻底的决裂,表面功夫也懒得做了。

  此时正站在欧父办公室里的欧凡低垂着脑袋,一副认真听训的乖巧模样,可是眼底翻涌着的恨意和不满,几乎就快要将欧凡淹没,摧毁着欧凡最后的理智,让欧凡产生了一种迫不及待想要让欧卿祺消失的想法。

  欧父的背影已经没有年轻时那么高大了,可是常年的淫浸在商场里,欧父很清楚商场如战场的道理,也很清楚工人对于一个公司来说到底是有多重要。

  所以平时的时候,欧父可以容忍自己的儿子有小动作,可是绝对不允许祸害到公司的利益,不然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在欧父的眼里,都是罪不可恕的。

  欧凡这次就犯了老爷子的禁忌,因为自己的私欲,动了工厂的人。

  欧父站在高大明亮的落地窗前,俯瞰着楼下的车水马龙,不由自己的想起了自己当年年轻的时候的雄心壮志,俯瞰天地的凌云志气。

  转而看着低着头不说话的欧凡,欧老爷子的眼底划过一丝失望,然后就是长长的叹息。

  Q酷匠…网W永|久G免*费(看小k)说R。

  “阿凡,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这里站了这么久吗?”

  欧老爷子一只手摸着自己常年拿着的拐杖,锐利的眼睛因为闭着看不清情绪,说出的话也是毫无情绪的高低起伏,让欧凡觉得心里格外的没有底气,再三斟酌之后才低声回答。

  “爸,您说。”

  这个时候了,欧凡还想着怎么蒙骗欧父,不肯说出自己干的事,这样的表现让欧老爷子感觉自己对欧凡感到失望,闭着的眼睛猛地睁开,看着欧凡露出了明显的失望,然后就是无法掩饰的怒气。

  “怎么,现在还不肯说实话?我是不是小瞧你的本事了,恩?”

  欧老爷子看着欧凡的眼神就像是一把锐利的刀子,片片切割着欧凡的血肉,让那些被欧凡努力隐藏在心底的黑暗尽数曝光,发出浓浓的恶臭,让欧凡清楚的看到了,自己光鲜亮丽下的卑微渺小,看清了自己的懦弱无能。

  “爸,工厂那件事您听我解释,真的不是二弟说的那样,那些事是我手底下的人干的,我真的不知道!爸,您要相信我,我是您的亲生儿子,我怎么会做出损害欧氏利益的事呢?”

  “是呀,你是我的亲生儿子,我也不相信你会做出损害欧氏利益的事,可是那些证据你要怎么说?那个主管手里边那些指控你的材料你又怎么解释?就连工厂里一个工人的半大孩子都知道那个主管是你的人,你说,我要怎么相信你?”

  欧凡之前就知道,自己安插在工厂里的那个主管被欧卿祺给抓了,可是欧凡想尽办法也找不到那个人,欧凡没有想到,这样一件无足轻重的事欧老爷子会有那么大的反应,几乎就是一瞬间,欧凡就觉得,自己这次估计真的不妙。

  欧老爷子死死地看着欧凡不说话,看到了欧凡顺着额头滑下的冷汗,看清了欧凡眼底翻涌的慌乱,不自觉的就想起了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在自己面前镇定自若的人,一个完全不惧怕自己的人。

  欧老爷子记得,很清楚的记得自己第一次看到的欧卿祺的时候,那个黑黑瘦瘦的孩子是什么神情,哪怕那时候的自己还在年轻气盛,周身都散发出凌厉的气息,可是那个孩子不怕自己,镇定自若的站着,和自己对视,没有丝毫的退却。

  如今看到欧凡三十几的年纪还比不上那个当年十来岁的孩子,欧老爷子突然就开始怀疑,自己这些年对欧卿祺的忽视到底对不对,为了保持对妻子的尊重和表达自己对原配妻子的愧疚,自己是不是真的,忽视了那个孩子太久了。

  而自己眼前的欧凡明显就没有那个孩子优秀,甚至还有些鼠目寸光的潜质,欧老爷子觉得,自己不能拿欧氏的前途开玩笑,让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欧凡来掌控欧氏的大权。

  “阿凡,其实我一直都想告诉你,老二一直都比你优秀,可是我还是比较重视你,你明白吗?可是为什么,你要让我失望呢?阿凡,你这次真的是太让我失望了。”

  听到欧老爷子提起欧卿祺,欧凡的心里猛地咯噔一下,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心里也开始无比的慌乱,甚至有些痛恨自己当时因为把持不住就在工厂动手脚的行为,说话也开始语无伦次。

  “爸,您再给我一个机会吧?这次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保证以后都不会了,爸,我真的知道错了!”

  “老大,你真的是安逸太久了,忘记了欧氏是欧家的,不是你一个人的,居然敢把手伸到了公司里,我看你真的是这些年学的东西都喂狗了!干不好就别干了,你回家让老二养你也行!欧家不是只有你一个儿子!你给我记住了!”

  欧老爷子的话音未落,欧凡的指甲就深深地陷入了自己的肉中,眼底翻涌着无数的恨意,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唇低着头不说话,心里一片惊涛骇浪,恨不得将欧卿祺这个罪魁祸首挫骨扬灰。

  “爸,我知道了错了,以后不会这样了,求您再给我一个机会吧!”

  “好了,你副总的职务先停了,降到经理去干一段时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