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宋芦语气中的低沉,欧卿祺的心口猛地一闷,有些喘不过气,可是还是笑着安慰着宋芦:“你乖乖在家里等我,我下班了就来接你,记得吃饭,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宋芦没有说话就挂断了电话,握着手里的电话,宋芦突然就觉得这个轻巧的手机显得格外的沉重,就是这么不起眼的小东西,通报了一个活生生的人在人世间最后的痕迹,隔绝了阴阳,杜绝了生死。

  P最{9新eO章节E上D(酷匠》网4

  有些无力的倒在床上,宋芦突然就觉得很累,一股从骨子里传出的疲惫,让宋芦什么都不想做,甚至产生一种消极的想法,想着只要长久的躺下去,永久的闭上眼睛,这样就安稳了,永远都不会有离别了。

  一想到生死别离,宋芦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自己的母亲,那个早逝的女人,想起了自己的父亲在一开始失去母亲的时候的消极,颓废,以及后来再娶白舒雅后的变化,宋芦瞬间就犹豫了。

  自己打算揭穿白舒雅的真面目,让自己的父亲知道那个女人偷情的事实,这样的选择到底对不对。

  宋芦下意识的觉得,这样的结果对于那个饱受离别之苦的老人来说实在是太残忍了,宋芦担心,那个因为白舒雅的存在才重新有了笑容的老人,承担不住这样的打击。

  宋芦瞬间就觉得内心前所未有的慌乱,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不住最后一根浮木,只能是痛苦的在无边无际的水面看着岸边苦苦挣扎,不得其法。

  宋芦有些手忙脚乱的站起来,跑到柜子前颤抖着手打开了那个被自己锁起来的柜子,握着那个自己心心念念的档案袋,宋芦犹豫了。

  打开袋子看到的就是白舒雅和司机偷情的证据,各种各样的照片,无一不证明了这两个人之间不清不楚的关系。

  宋芦甚至在心底有着最后的奢望,那就是这些照片都是假的,哪怕是拍得模糊一些,让自己看不清,然后就可以给自己一个理由,一个留下白舒雅的理由,只要白舒雅能留在自己的父亲身边,一切都够了。

  可是在这样自欺欺人的时候,宋芦就真的不得不佩服那些私家侦探的敬业性,因为这些照片都拍得格外的清晰,没有一张看不清楚的,甚至还有几张白舒雅和司机公开亲吻的,让宋芦想要自我欺骗都做不到。

  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那些血淋淋的照片,任由心里的苦楚撕红了自己的眼。

  “二少奶奶,您收拾好了吗?二少爷让我把早饭给您送上楼来,您方便开一下门吗?”

  王叔的声音将宋芦从回忆的深渊中拯救出来,突然有外人的闯入,宋芦就像是一个偷着玩大人不允许的游戏被大人抓到一样的手足无措,手忙脚乱的将那些散落在床上的照片收集起来,胡乱的塞到了袋子里。

  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盯着门口,就怕王叔突然闯进来,看到这些东西,看到自己心底的不堪和纠结。

  “二少奶奶,您还好吗?您可以开一下门吗?”

  “王叔,等一下,我换件衣服,你再等我一下。”

  宋芦用平生最快的速度将手里的东西装好锁到了柜子里,确认已经锁好后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自己的心口,摸了摸自己额头上根本就不存在的冷汗。

  “唉,王叔,你就别叫唤了,我这耳朵都快被你折腾得起老茧了,还有我那门你别敲了哈!这要是给我敲坏了,你可得给我买来赔偿。”

  换上了一如既往的笑容,宋芦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模样,确认自己没有什么明显的不妥后才朝着大门走去,宋芦一边打开门一边轻声吐槽王叔的行为,惹来王叔尴尬的呵呵一笑。

  “二少奶奶,我也不想跟这门过不去是不是,这二少爷不放心您,非得让我把早饭送上来给您吃了,不然我这老耳朵,不知道要受到二少爷的多少摧残才够呦!”

  宋芦看着皱着一张老脸跟自己逗趣耍宝的老人,看到王叔眼底的关心和柔和,突然就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想起了自己之前在家里闹脾气不吃饭,自己的父亲也是皱着一张脸在自己跟前逗趣讨好,眼角猛地有些发酸,微微肿胀。

  “呦,王叔快进来,他敢多说什么,我帮你收拾他,我就不信了,欧卿祺还敢翻天了。”

  王叔端着热气腾腾的小米粥随着宋芦进了房间,听到宋芦的话笑得脸上的皱褶又多了不少,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怎么了,就只是看着宋芦笑,笑得眼角冒出了泪花,可是却说不出一句话。

  “王叔,这小米粥谁做的啊?熬得真香,还是热的呢,王叔你费心了哈!谢谢叔!”

  “别谢我啊,谢我干什么呀,这都是二少爷吩咐做的,还让我给热起来,生怕您起来的时候吃不上热的,电话都打了好几个呢,要我说呀,二少奶奶,这二少爷对您可是真的不错,以前从来没见二少爷对谁这么上心过。”

  宋芦一边喝粥一边听着王叔的话,热乎乎的粥喝到肚子里很舒服,从肚子里传来的暖气让宋芦微微眯起了眼睛,对王叔的话也不反驳,只是为了顾及欧卿祺的面子,低低发笑,像只偷腥的小猫,笑得明媚妖娆。

  “王叔,你可别再夸他了,这如果不是不知道,我还以为你是欧卿祺他爸爸,在向我推销自家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呢!”

  宋芦说完自己就先笑了,眼睛眯成了一个漂亮的月牙,让王叔看得心里一暖,差点就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可是还是在嘴边收住了话头,跟着宋芦微微轻笑。

  宋芦吃饭,王叔就随便说了两句话就借口做事出了宋芦的房间,走到门口看到卧室里宋芦和欧卿祺的婚纱照,看到那个俊朗潇洒的男子,王叔的眼里闪烁着淡淡的温情,微微湿润。

  王叔在关上门的瞬间其实很想告诉宋芦,在我眼中,那个优秀或者不争气的孩子,就是我的儿子,是我愿意用生命去宠爱的儿子,是最好的儿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