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沁儿,你怎么发现这个问题的?杰瑞跟着我好多年了,我都没发现。”

  宋芦颇为嘚瑟的倒在了床上,一只手抓住电话,一只手把玩着那张黑卡,听到欧卿祺的疑问宋芦有着得意的笑了,咯咯的笑声透过话筒传到了欧卿祺的耳中,让欧卿祺觉得自己的心都软了,化作了一滩春水。

  欧卿祺透过宋芦的声音,就能想象到宋芦现在的神情必然是嘚瑟而美好的,嘚瑟自己没有发现的问题被宋芦发现了,美好的扬起了嘴角轻笑。

  “因为我比你聪明啊!欧卿祺你就承认吧,你没有我聪明!不过我就委屈委屈自己了,不嫌弃你好不好?”

  欧卿祺好心情的挑了挑眉,抿嘴对着话筒说:“好,你不嫌弃我,那沁儿你告诉我,你为啥会觉得杰瑞是个傻子呢?”

  杰瑞本来还沉浸在对自己即将到来的未知命运的恐惧中的时候,欧卿祺瞬间就春暖花开了,然后还没顺利的调整频道跟上欧卿祺的正常思维的时候,突然就从天上降下一道天雷,将杰瑞劈了一个外焦里嫩。

  好半天杰瑞的耳边回响着的都是欧卿祺那句大傻子,整个人都懵了,傻乎乎的睁大了眼睛看着一脸笑意的欧卿祺,希望从欧卿祺那里获得不一样的答案,安慰一下自己受伤的小心灵。

  将希望放在一个不靠谱的人身上,就注定了心灵千疮百孔的杰瑞再次受到不可愈合的伤害,因为在杰瑞期待的小眼神中,欧卿祺毫不留情的对着电话说:“其实杰瑞还有个你不知道的毛病,他肾亏你知道吗?”

  欧卿祺的话音未落,杰瑞就觉得自己的心嘎嘣一下碎了一地,泪汪汪的看着那个毫不留情的诋毁着自己的欧卿祺,心里奔腾过无数个草泥马,悲伤逆流成河。

  看着一脸痛不欲生的杰瑞,欧卿祺大方的挥了挥手示意杰瑞离开,自己则是好心情的迈着步子进了办公室,看着欧卿祺潇洒离开的背影,杰瑞拖着步子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一步一个脚印,一路的辛酸泪。

  欧卿祺随意靠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扯开了自己的衣领,微微闭上眼睛低低发笑,轻声回答:“我怎么知道的?沁儿想知道这个干嘛?你放心,你老公肾好着呢,不能委屈了你,我可不是杰瑞那个没用的家伙。”

  宋芦对欧卿祺的自卖自夸显然是嗤之以鼻的,撇了撇嘴丝毫不掩饰内心鄙夷的说:“得了吧,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谁知道你的啊,不过欧卿祺,我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很认真的告诉你,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说来听听,看看我亲爱的老婆给我什么建议,老公一定尽力改正,努力让我老婆满意好不好?”

  “欧卿祺,你少给我油嘴滑舌的,姑奶奶不吃这套,其实杰瑞有问题都是被你影响的知道吗?因为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傻子,杰瑞只不过是受你影响的无辜人士而已呐,知道不?你才是那个真的祸害咯!”

  宋芦志得意满的说出了自己的判断,难以掩饰自己心里的喜悦,心里欢呼着,自己挖了好半天的坑,铺垫了大半天,终于把欧卿祺这个老狐狸引到坑里了,如果不是怕暴露自己的目的,宋芦几乎快要大叫欢呼,欧卿祺这货终于被自己坑了一次了!

  欧卿祺觉得自己被宋芦坑了,因为宋芦的得意隔着话筒欧卿祺觉得自己都能感受到,可是宋芦开心,欧卿祺就乐意被宋芦逗着玩,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场面那是一个其乐融融。

  “行,沁儿真厉害!这样都被你发现了,我媳妇儿的智商就是比我高对不?”

  宋芦丝毫没有发现欧卿祺对自己的纵容,只是顾着傻乐趴在床上咯咯直笑,欢快的笑声透过话筒勾起了欧卿祺的嘴角,让欧卿祺忘记了刚才自己在会议室里经历的刻骨冰寒,从骨子里透出一股浓浓的暖意。

  “对了,欧卿祺,你别告诉我你特意给我打电话就是为了告诉我,你是大傻子好吧,这样会显得你比较无聊唉,而且会正面证明了我刚才的说法,你真的是个大傻子!”

  此时的宋芦在欧卿祺的眼中就是一个调皮的孩子,因为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而翘起了自己的小尾巴,听着宋芦微微扬起的音调,欧卿祺仿佛看到宋芦趴在自己的眼前微微眯起眼睛,高高的扬起嘴角的乖巧模样。

  “沁儿,还记得上次工厂的那件事吗?”

  “记得,怎么了,你不是都安排好了的吗?”

  酷《匠7网v!正U版R:首qw发2q

  提起今天的事欧卿祺的眼底浮现出一股淡淡的阴霾,可是语调还是一如既往的轻快,尽管眼底冰寒彻底,可是欧卿祺还是不想宋芦会担心。

  “沁儿,那个女人死了,今天过世的,他的丈夫给我打了个电话通知了这个消息,晚点我陪你去看看吧,你看行吗?”

  “你是说,李芳死了是吗……”

  听到宋芦猛地沉下来的声音,欧卿祺微微闭上了眼睛,欧卿祺知道,宋芦知道这个消息会伤心,尽管和宋芦认识的时间真的不算长,可是欧卿祺始终都觉得,宋芦的漂亮出乎自己的想象。

  宋芦是欧卿祺生命中的光,让欧卿祺看到了不少自己从前没有看到的东西,不管是义无反顾的帮助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人的善良,还是面对自己的刻意刁难的时候的倔强,宋芦都表现得太过出乎意料,让人刮目相看。

  尽管宋芦总是表现得没心没肺的模样,做事的手段也不缺乏领导者的凌厉狠辣,可是欧卿祺就是觉得,宋芦从骨子里就是一个善良的姑娘,一个总是会把别人的感受和安危放在心里的姑娘。

  知道李芳死了的消息,欧卿祺稍微纠结了一下到底要不要告诉宋芦,因为欧卿祺很清楚,宋芦知道了伤心是必然的,欧卿祺下意识的不想让宋芦伤心。

  可是最终欧卿祺还是决定告诉宋芦,因为那是宋芦用心帮助了的人,在走的时候对宋芦必然也是心存感激,欧卿祺觉得,宋芦有必要知道,自己的帮助,有人感激。

  “沁儿,结果我们一开始就都知道的不对吗?晚点我陪你去看看吧,听说是笑着走的,我想她一定想要再看看你,沁儿,我们笑着去送送她好吗?”

  “恩,你来家里接我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