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宋芦这个移动的小热源,欧卿祺难得的在想起了曾经的事后还能睡到天明,一夜无梦的安稳,让欧卿祺心底的郁闷消散了不少,轻轻的支起自己的下巴,眉眼含笑的看着还在睡觉的宋芦。

  将可能会吵到宋芦睡觉的所有因素都排除了之后,欧卿祺起身准备去公司,可是不料一晚上缠着自己当抱枕的宋芦发现了抱枕消失了,不开心的睁开了眼睛。

  “欧卿祺,你上哪去呀?”

  听到宋芦迷迷糊糊的问话,欧卿祺急忙放下了自己手中的西装,走到了宋芦的床边,一只手搭在宋芦的额头上轻轻地摸着,一边低低的说:“我要去公司了,怎么我吵醒你了吗?”

  宋芦终于找到了自己梦中舒适的大抱枕,将自己的脑袋移到欧卿祺的怀里轻轻的磨蹭,蹭得欧卿祺的心直接软成了一滩春水,恨不得将怀里的这个小东西揉到自己的血液里,与自己共呼吸,同命运。

  “沁儿乖,你再睡会儿,我去公司了,你记得吃早饭,别乱跑知道吗?”

  “不想你走……”

  “怎么了?沁儿,你乖,我待会儿就回来,回来了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我一个人睡着不暖和,我的大抱枕跑了……”

  一听宋芦这含意表达不清的话,欧卿祺就忍不住乐了,对于自己大抱枕这个新身份有些无力吐槽,欧卿祺觉得自己在宋芦这里还真的是五项全能啊!

  “沁儿,我现在必须去公司了,时间还早,我让王叔给你做好吃的,你起床了记得吃饭,有事给我打电话好不好?”

  其实宋芦说这些话的时候是处于一种意识模糊不清的状态,说的什么,就是连宋芦自己都记不清楚,不过是顺着自己的潜意识说话而已。

  不过欧卿祺很享受清晨这样的互动,欧卿祺觉得,如果每天都可以这样,清晨一睁开眼就能看到这个小东西撒娇耍赖,那么自己的生活真的也不错。

  “嗯嗯,我知道了,记得把我的大抱枕带回来,没有不暖和。”

  “好,我一定记得把你的大抱枕带回来,让你每天晚上都抱着睡好不好?”

  宋芦嘴里嘀嘀咕咕的念叨着自己的大抱枕,再次陷入了睡梦,不知道是不是梦到了什么好吃的,微微抿嘴,砸吧砸吧又闭上,微微露出一截粉嫩的小舌头,看得欧卿祺小腹一紧。

  “沁儿,我给你的生日礼物放在了柜子上,你自己记得看知道吗?”

  贴在宋芦的耳边交待完正事,欧卿祺发现这个刚才还在提醒自己带大抱枕的小东西已经睡熟了,对自己说的话完全没有反应,只是伸出手挥了挥,就跟赶蚊子是一样的动作。

  看到宋芦的小动作,欧卿祺的心里下意识的觉得,此时的自己在宋芦梦里说不定就是一个嗡嗡作响的大蚊子,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小家伙估计恨不得拍死自己。

  D酷匠,Y网{正c&版6首F发M

  人都走到了门边,欧卿祺还是转身回到了宋芦的床边,留下了一张纸条写了自己交待的事情,放在了一个足够显眼的位置,再三确认宋芦能够看到后欧卿祺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房间。

  早饭欧卿祺一向是能省则省的,多年的习惯吃不下,如果不是后来因为饮酒过多生活不规律导致胃出了问题,医生再三警告要注意保养,早餐这个神奇的东西估计永远都不会出现在欧卿祺的眼前。

  随便喝了两口粥,欧卿祺就吃不下了,不过起身的时候还不忘再三告诉王叔记得给宋芦准备早饭,别让人上去吵宋芦睡觉,惹来王叔的阵阵白眼,恨不得拿个大扫帚把欧卿祺这个有了媳妇儿不要王叔的白眼狼赶出去。

  “行行行,我知道了,真当我是老得记不住事了是吧,话多!是你年纪大还是我年纪大啊你!赶紧上班去!”

  “那王叔,你可别忘了,千万别让人上去吵她睡觉,昨晚睡得晚,记住了哈!”

  欧卿祺一边往外走一边还在跟王叔叨咕,惹得王叔气得牙痒痒,可是脸上一片凶狠,目光却柔和得不像话,看着欧卿祺逐渐远去的背影,眼底泛着一片柔光。

  “傻小子,你媳妇儿我能不好好给你照顾着?知道疼媳妇儿了就好,一定要知道,对自己的老婆好。”

  宋芦醒过来的时候模模糊糊的记得有人跟自己说了好半天的话,可是到底是说了什么,宋芦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摸了摸身旁安静躺着的另外一个枕头,上边的凹陷证明不久前这里还睡着一个男人,淡淡的属于欧卿祺的味道在室内悄然弥漫,无声的宣告着自己的存在感。

  宋芦抱着欧卿祺睡过的那个枕头,有点发懵,整不清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昨天居然会说出那样匪夷所思的话,而且宋芦清晰的记得,自己主动亲欧卿祺了好不好……

  宋芦好心情的安抚着自己内心翻涌着的异样情绪,忽略了自己心底的点点心动,不断的告诉自己,那是因为自己可怜欧卿祺没人疼才会有的举动,直到做好了心里建设,宋芦才慢吞吞的从床上爬起来。

  一抬头宋芦就看到了那个被欧卿祺放在了桌子上的文件夹,还有一张粉嫩到不行的小纸条,宋芦现在是一看见粉色就急眼,所以说,宋芦一起身就看到了那张耀武扬威的粉色纸条。

  宋芦看到粉嫩嫩的小纸条瞬间就急眼了,一下子从床上蹦跶起来抓过了那张纸条,那样的大无畏气势,整个人都爆发出一股想要将那个耀武扬威的纸条毁尸灭迹的凶狠。

  可是一看到纸条上的内容宋芦就没有了之前的那股凶狠,整个人都弥漫着一股喜气,不自觉的将嘴角提起了一个弧度。

  纸上用一种俊逸潇洒的字迹写着一句话:沁儿,打开柜子,里边有惊喜,爱你的老公。

  尽管宋芦觉得被一个所谓的惊喜收买了感觉比较没有骨气,可是有礼物总是比没有礼物好吧,宋芦一边做着心理建设,一边快速的跑到柜子前小东西,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脸上洋溢着愉快的微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