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清晰的感觉到了欧卿祺的异样,可是又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安抚欧卿祺的情绪,只有在不小心看到了欧卿祺的脆弱的时候,宋芦才能领会到欧卿祺少有的悲伤,可是一向想要看欧卿祺笑话的宋芦此时心里感觉挺不是滋味的。

  宋芦将自己的手抱在欧卿祺的腰上,脑袋轻轻地在欧卿祺的怀里磨蹭,闷闷的发声:“欧卿祺,抱我进去,我腿软了。”

  宋芦突如其来的撒娇,欧卿祺有些意外,可是又很享受这样被宋芦需要的感觉,将自己抱着宋芦的手紧了紧,贴在宋芦的耳边轻说:“沁儿,你亲我一下我就抱你进去好不好?”

  “欧卿祺,你过分了哈!让你抱我进去是给你面子好不好?别给脸不要脸!”

  宋芦磨牙的声传到欧卿祺的耳中,惹来欧卿祺的低低发笑,欧卿祺将自己的唇轻轻地贴在宋芦的耳朵上,或轻或浅的轻吻,惹得宋芦一身的鸡皮疙瘩,挣扎着想要从欧卿祺的怀里出来。

  “沁儿,你就亲我一下好不好?就一下,恩?”

  尾音上翘,在看不清脸的暗夜中显得略微轻佻,不过听起来却挺舒服,宋芦一直都觉得欧卿祺的声音格外好听,此时此刻忍不住被诱惑,低低的应了一声好。

  欧卿祺的眸子就像是天际最亮的星辰,在宋芦的轻吻下熠熠生辉,闪耀出最耀眼的光芒,汇聚成无形的柔软,将小小的宋芦轻轻地环绕,一时间温情无限。

  “亲了,我们进去吧!你可不能说话不算话!”

  宋芦将自己的唇移开的时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到底干了什么蠢事,声音有些发闷的低沉,脑袋深深的垂着,带着微微的郁闷。

  欧卿祺看到宋芦这副小模样,瞬间心都酥了,只觉得那颗自以为无坚不摧的心脏此时只要宋芦的一声低喊,就能毫不留情的碎成一片,化为流沙。

  欧卿祺将自己的额头轻轻地抵着宋芦的额头,低低的发笑,明亮的眼睛微微闭上,收敛了自己的无限温情,故作凶狠的说:“沁儿真抠门,说亲一下就只亲一下,一点都不肯吃亏的这是。”

  听到欧卿祺占了便宜还卖乖的话,宋芦真的有些急眼了,好不容易在欧卿祺面前表现出来的乖巧瞬间就荡然无存。

  就连欧卿祺都忍不住感叹宋芦变脸的速度之快,因为宋芦只用了一瞬间就从一个乖巧的小兔子变成了龇牙咧嘴的大灰狼,尽管这只大灰狼在欧卿祺的眼中只是穿了外套的小兔子。

  宋芦一把推开了欧卿祺,声音有些微微的颤抖,不知道到底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害羞,大眼睛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在看不清脸的黑夜里闪耀着,吸引着欧卿祺的心渐渐沉沦,心甘情愿的走入万劫不复。

  “欧卿祺!你别得寸进尺了你!姑奶奶不过是看你心情不好出来安慰安慰你,还蹬鼻子上脸了,嘚瑟吧你就!有本事你就在这里待着,爱进不进!哼!”

  宋芦一向引以为傲的沉着冷静在欧卿祺面前荡然无存,欧卿祺只要稍微出言刺激,宋芦就能变成一个火药罐子,一点就炸。

  三言两语的将自己出来的目的噼里叭啦的说出口,宋芦还颇为得意的瞪了欧卿祺一眼,却不知自己说出的这些真心话,正是欧卿祺想要试探出来的实情。

  欧卿祺闻言眼里划过一丝了然,左心口感觉突然就变得暖暖的,有些微微的发痒,就像是有人拿了一只羽毛在自己的心口上轻轻的抚摸,带来阵阵酥痒。

  宋芦觉得自己真的是把菜市场上的猪头都给吃光了,被同化了才会觉得这个叫做欧卿祺的混蛋难受,还自作聪明的跑出来安慰别人,结果这可倒好,自己还被埋汰了一顿,宋芦的心里瞬间就憋屈了,自己这都干的什么事啊!

  宋芦嘟着嘴死死地瞪着瞪着欧卿祺,小嘴鼓起来的样子就像是一个白白胖胖的小肉包子,惹得欧卿祺实在是想要狠狠地咬上一口,吃到自己的肚子里,放在自己的心尖上才觉得眼前这个小东西是自己的,才会安心。

  “欧卿祺我告诉你!姑奶奶以后再也不管你的破事儿了!你丫的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哼!你安生站着吧你!我要睡觉去了!”

  宋芦还来不及扭头离开,就被欧卿祺伸出一只手拽到了自己的眼前,接下来的话都淹没在了嘴里,碎在了风中。

  “沁儿,如果你都不管我了,我就真的,真的没人管了……所以沁儿,你不要不管我,好不好?”

  欧卿祺突然的话,让宋芦停止了挣扎,任由欧卿祺把自己抱在怀里,用自己的体温带给早已经冰凉得不像话的欧卿祺温热着身子,将自己的脑袋搭在欧卿祺的心口,感受着男子强壮有力的阵阵心跳,安抚着男子心口的不安。

  “那你以后不准欺负我了,听到没有!欧卿祺以后你不准欺负我了。”

  “不欺负,我舍不得,舍不得让我的沁儿受委屈,所以我一定会很努力,努力给沁儿该有的一切。”

  “看正kb版v}章9g节“上V(酷F匠.《网》

  “啊!欧卿祺你干什么呢!快放我下来!”

  欧卿祺将宋芦的身子紧紧地抱在怀里,一边朝着房间走一边低下头在宋芦的额头上印下轻浅的一个吻,眼里划过一丝潮湿,声音微微低哑暗藏无限魅惑:“我带沁儿回去睡觉啊!小傻瓜,我抱你回去睡觉,乖!”

  宋芦的两只手因为被腾空抱起而不得不绕在欧卿祺的脖子上,可以清晰的看到欧卿祺的喉结,看清楚欧卿祺坚毅的下巴上暗青的胡茬。

  听到欧卿祺的话,宋芦轻轻地抬头在欧卿祺的喉结上啃了一口,低低的说:“欧卿祺,晚安。”

  “沁儿,晚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