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卿祺因为手背的伤请假在家里休息,对欧父提出了第一个要求,那就是想要王叔到家里来照顾自己,或许是对欧卿祺的愧疚,或者,因为别的因素,欧父答应了欧卿祺的要求。

  从此以后,王叔就成为了欧卿祺过去的生命里所有温暖的来源,成为了欧卿祺保持善良的唯一理由。

  欧卿祺的手上留下了一个丑陋的疤痕,尽管可以通过医疗手段去除,不过欧卿祺还是固执的让伤疤留在了自己的手上,时不时看见了那个蜈蚣一样的伤口,欧卿祺就能准确的想起那种疼痛的滋味,从神经末梢点点清晰的回味。

  就像是从骨子里腐败的味道一样让人窒息,可是欧卿祺却依靠着这股痛意,熬过了自己无人宠爱的童年,走过了无数个暗沉的黑夜。

  想起过去的欧卿祺周身散发出一股冷冽的气息,就像是暗夜里的杀神,充满了杀虐的狂躁,让人心惊。

  被摸着小脸的宋芦有些不满,因为做梦梦到了自己被一只大章鱼捂住了鼻子,还有一只讨厌的大爪子贴在了自己的脸上,不愿意从梦里清醒过来的宋芦不耐烦的伸出手拍打着自己脸上的章鱼爪子,一边嘟嘴嘀咕。

  “死章鱼!走开了!把你的臭脚拿开!不然姑奶奶烤了你,你信不信……”

  趴在宋芦的嘴边清晰的听清了宋芦的嘀咕的欧卿祺忍不住低低发笑,回味着自己的新外号臭章鱼,有些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拿开了自己贴在宋芦脸上的手。

  章鱼不在了,宋芦瞬间就开心了,闭着眼睛咧嘴一笑,脑袋一歪就又睡着了。

  欧卿祺不想睡,生怕自己会梦见那些被自己掩藏的过去,吵醒了睡得香甜的宋芦,想揉一揉宋芦伸出的大手停顿在宋芦小脸的上方,想了想还是放了下来,对着宋芦的额头轻轻一吻,然后走到了阳台上。

  趁着夜色,欧卿祺可以清晰的看到这座城市的所有光亮,看清这些隐藏在黑暗里的肮脏污浊,让自己的灵魂在这片沉沦的黑色中死寂,荡涤。

  宋芦半夜梦醒,就看到阳台上站着一个人,宋芦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下意识的觉得那人是欧卿祺,就没有探究这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扭头就想接着睡。

  可是一看到了欧卿祺的背影,宋芦的瞌睡虫就被赶走了,宋芦的心里不受控制的想,欧卿祺站在外边干什么呢?怎么还不进来呢?外边好像还是有点冷的哈!欧卿祺不会感冒吗?还有欧卿祺在外边站了多久了?

  可是欧卿祺感觉不到宋芦的焦躁,只是静静地在阳台上站着,看着黑夜里看不真切的灯火阑珊,眼底翻涌着孤寂的寒意。

  (酷+匠7t网永久bx免费看1小l^说@

  宋芦觉得,就凭借欧卿祺费心费力给自己举办生日宴会这件事,自己就不能放着欧卿祺在阳台上自生自灭,尽管自己对过生日这件事并不领情,可是自己也不能忘恩负义啊!

  所以宋芦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关心一下欧卿祺的状况,从宋芦认识欧卿祺到现在,宋芦从来没有见过今天这样挫败的欧卿祺,欧卿祺可以张扬不羁,可以嚣张流氓,可是颓败如此,真的不像宋芦眼中的欧卿祺。

  宋芦唯一能想到让欧卿祺如此挫败的理由就是欧卿祺被欧家二老骂了,宋芦觉得除了欧家二老,欧卿祺这辈子估计都没人能招惹得起吧!

  为了避免欧卿祺的兽性大发,为了自己在拯救欧卿祺于水火之中的时候还能保证自己的安全,所以宋芦起身的时候裹了一层厚厚的毯子,让自己看起来几乎就是一个移动的鸡蛋饼,确保了自己的安全。

  挪到阳台上的时候,宋芦才发现室外的温度比自己想象中还要低不少,紧紧地裹了裹自己身上的毯子,宋芦试探的朝着站着就像是雕塑一样的欧卿祺走去。

  “喂,欧卿祺,大半夜的不睡觉你杵在这里干嘛呢?”

  欧卿祺听到声响回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宋芦这副尊荣,差点没绷住脸不给面子的乐了,宋芦看起来整个就是一个鸡蛋饼,中间加了一个热狗,显然,宋芦就是那根加进去的热狗。

  也许是站了太久,欧卿祺说出的话也夹杂着难以忽视的点滴寒意,让宋芦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还没有完全清醒的大眼睛傻乎乎的冒着水汽的看着欧卿祺。

  “我睡不着,出来抽支烟,你快回去睡觉,跑出来干什么,外边挺冷的,快回去睡觉。”

  宋芦撇了撇嘴,用一种极度鄙视的目光瞪了瞪欧卿祺,毫不留情的拆台:“得了吧,抽支烟抽半小时啊?姐姐都瞅你好半天了,骗谁呢你抽烟。”

  “原来沁儿这么关心我呢,我之前都没有发现呢。”

  “切,谁关心你了,不过是你站在这里我睡不着,不然你就是在这里站死,我也懒得搭理你。”

  闻言欧卿祺直接就笑了,走到宋芦的跟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宋芦的眼睛,一只手抬起了宋芦的下巴:“沁儿,原来我不在,你睡不着啊!什么时候这么依赖我了,之前都没听你说过。”

  黑暗中看东西的清晰度会受到严重的阻碍,可是宋芦此时却能清晰的看到欧卿祺眼底的脆弱,看清眼中弥漫的悲凉,不知道是母性大发还是鬼上身,反正面对欧卿祺这个匪夷所思的问题宋芦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宋芦点头了,欧卿祺比宋芦自己还要意外,眼里划过一丝欣喜,双手捧住了宋芦的小脸,将自己的额头贴在了宋芦的头上,轻轻地磨蹭。

  面对突然变身大型犬的欧卿祺,宋芦表示自己完全没有抵抗力,只能是任由欧卿祺磨蹭,任由欧卿祺将自己抱到了怀里。

  在欧卿祺的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宋芦的双手轻轻的环在欧卿祺的腰上,感觉到欧卿祺的身子猛地一愣,有些难以掩饰的僵硬。

  “欧卿祺,我们回房间睡觉了好不好?我累了,外边好冷。”

  欧卿祺伸手搂住了乖巧的宋芦,将自己的头埋在了宋芦的脖子里,声音说不出的低闷好像带着微微的哽咽,带着无限的心酸:“好,沁儿冷了,我们回去睡觉,我抱着沁儿回去睡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