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今天是真的累坏了,直接就是身心疲惫,本来碰到了江风后宋芦的心情就处于比较低沉的状态,还被欧卿祺不由分说的啃了一顿,结果还逼着自己跟着笑了一晚上,宋芦觉得自己嘴都笑歪了。

  回到房间后宋芦就倒在床上睡着了,甚至都顾不上去疏离自己今天的混乱情绪,连澡都没有洗,趴在床上就开始了自己在梦里凌虐欧卿祺的艰苦路程。

  为了让欧家二老满意自己和宋芦的关系,欧卿祺自然不能去睡书房,本来欧卿祺在进宋芦房间的时候都做好了挨揍受数落的准备了,结果看到的就是宋芦趴在床上发出轻微的呼吸声的乖巧模样。

  看到宋芦睡着了,欧卿祺也收敛了自己脸上为了不让宋芦担心而强行挂上的笑意,变成了一如既往的低沉阴冷,浑身都散发着冷气。

  如果宋芦此时是清醒的宋芦就会惊讶的发现,那个传说中高冷暴虐的欧家二少爷出现了,眼前的欧卿祺不再是那个嬉皮笑脸的禽兽,也不是那个任打任骂的流氓,而是一个冷如寒冰的男子。

  深沉幽暗的眸子看着熟睡的宋芦,欧卿祺的眼底浮现出淡淡的笑意,一只带着粗糙的老茧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宋芦的脸,目光温柔长情。

  欧卿祺的手背上有一个明显的伤疤,有五六厘米长,横横的趴在欧卿祺的手背上,就像是一只丑陋的蜈蚣,被强行缝在了欧卿祺的皮肉上一样的突兀,让人心惊。

  欧卿祺看着宋芦乖巧的睡颜,耳边不由自主的回响起欧凡的那些话,眼底逐渐蔓延着一股黑色的风暴,摧毁着欧卿祺心底的所有理智,用一种摧枯拉朽的力量将欧卿祺推向了回忆的深渊。

  “你就是一个野孩子知道吗?你妈妈是一个贱人,你就是一个贱种!真以为自己是欧家二少爷了?你就是一个私生子知道吗?我才是欧家名正言顺的孩子,你不过是欧家养的一条狗!”

  那时的欧父还在年轻,有着高大的身形,不佝偻的背影,欧卿祺刚刚回到欧家没有多久,就知道自己有一个叫做欧凡的哥哥,一个长得精致打扮得比自己见过的所有美丽的东西都要好看的哥哥。

  欧卿祺打小在街头巷尾生存,用一种极其卑微的姿态进入了这个高大华丽得就像是皇宫一样的地方,从此进入了一个由黄金打造而成的牢笼中,囚禁了自己童年永远的光明,留下了一生永恒的阴暗。

  欧凡从来不掩饰自己对欧卿祺的敌意,甚至连丝毫的遮掩也不愿意,第一次脸面,欧凡就用这样毒辣犀利的言语,毫不留情的问候了这个看起来寒酸到不行的所谓弟弟,眼里闪烁着明显的鄙夷。

  手上的伤疤来得很可笑,可是却又是那么的理所当然,也让还在年幼的欧卿祺彻底放弃了对自己父亲父爱的向往,从善如流的学会了虚伪,学会了遮掩。

  放学后欧家两兄弟回到家,发现桌子上摆着一盘切好了的苹果,本来就不是什么稀奇的玩意儿,欧凡自然也是不在乎的,可是欧卿祺想吃,小孩子的天性总是没办法受到理智的完美控制。

  欧卿祺要的东西,就是欧凡致力要摧毁的东西,所以在欧卿祺拿起苹果的时候,欧凡就把手中的遥控器砸到了欧卿祺的手上,打掉了欧卿祺手中的苹果。

  小孩子的心性本来就好强,更何况欧卿祺打小就是一个心性高的,面对年纪相差不大的欧凡欧卿祺的心里根本就没有把欧凡当作一回事,受到了欧凡的挑衅,欧卿祺不可能做到充耳不闻,所以打架显得理所当然。

  欧凡第三次打掉欧卿祺手里的苹果的时候欧卿祺真的怒了,两个人扭打起来,厮打中欧凡顺手摸过了桌上放着的水果刀,刺穿了欧卿祺的手背,狠狠地划拉了一道长长的刀口。

  欧卿祺反抗的时候将欧凡推翻在地上,不小心被桌子的一角磕到了额头,盛怒之下的厮打没有分寸,欧凡头破血流,欧卿祺手背划伤。

  最新章#节上…%酷=匠网

  欧家二老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欧母冲上前去二话不说就给了欧卿祺两耳光,打得欧卿祺的耳中轰轰作响,就像是有火车从耳道中轰轰烈烈的穿过,留下了无数的回音一样。

  欧父看到了头破血流的欧凡,没有看到欧卿祺垂在身旁的手背上皮肉翻绽的伤口,不管不问的就抬脚踢了欧卿祺一脚,说出了让欧卿祺一辈子心殇的话,将小小的欧卿祺的心彻彻底底的撕碎,践踏。

  “你知不知道什么是长幼!你哥哥都能这么下手,别把你街头巷尾那套小混混的脾气拿到欧家来!这样的大家族容忍不了你这样的不像话的东西!”

  欧卿祺很想告诉自己心目中高大威武的父亲,自己不是故意让欧凡受伤的,可是手背上灼热的疼痛,胸口被踢的闷疼,让欧卿祺说不出话,只能是呆呆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抱着欧凡急冲冲的朝着医院跑,完全遗忘了自己。

  欧卿祺明明看到,欧凡被抱走的时候扭头对着自己笑了,那张还带着泪水的脸上笑得邪恶而得意,就像是嘲笑自己的不自量力,嘲笑自己的卑微渺小。

  欧卿祺自己找到了医药箱,将手背上的伤用纱布包起来,笨拙的打上一个丑陋的结,咬牙无声的哭着止血,那天晚上,欧卿祺不敢出现在欧父的面前,不是害怕挨打,是怕自己如果看到欧父对欧凡的宠爱,忍不住会哭。

  手背上的伤口没有得到及时的处理,后来自然是化脓了,欧卿祺一直将自己的手藏到衣服的袖子里,只要自己不说,就不会有人知道。

  可是因为伤口发炎欧卿祺晕倒在了学校里,看着欧卿祺手背上已经腐烂的血肉,从长子欧凡那里逼问出来事情的点点滴滴,欧父才明白自己到底是忽视了什么,看着昏迷躺在床上的欧卿祺,目光复杂不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