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自己的女儿乖巧的答话,宋耿秋满意的笑了,转而看着一脸笑意的欧家二老颇自豪的说:“亲家,我家沁儿打小就是我捧在心尖上的,这个女儿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骄傲,在欧家,拜托啦。”

  zm酷匠网*正,&版、}首_◇发

  “亲家这话说得,这自然是当作自己的女儿一样对待的,你就放心吧。”

  “爸,我在这儿挺好的,您快别瞎说。”

  宋芦娇羞之语,逗来宋耿秋的哈哈大笑,白舒雅看着这一副父慈女孝的场面,感觉就像是肉里扎了根刺一样膈应,可面子上还是要保持着一副慈母的模样,笑着打哈哈。

  “沁儿,今天是你生日,我跟你爸商量了,等你什么时候抽空出来了,就把宋氏名下的股份转一部分到你名下,给你做零花钱,今儿我就给你准备点礼物,你将就戴着。”

  白舒雅说着从包里掏出一个看起来雍容华贵的盒子,递到了宋芦的眼前,不管宋芦再怎么厌恶眼前的这个女人,宋芦都得站起来把礼物收下,所以几乎就是在白舒雅还没站起来的时候,宋芦就接过了白舒雅手中的盒子。

  “谢谢白阿姨,股份的事我会抽空回去处理的。”

  “行,你和卿祺记得好好过日子,不过我觉得自己这话都是白说的,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你们小夫妻俩感情好着呢!老宋你说对不对?”

  宋耿秋闻言哈哈大笑,眼光在宋芦的脖子间轻微一扫,目光温和“那是,必然的,夫妻感情好,才是正经事儿!”

  感受到自己父亲探究打趣的眼神,宋芦脸上的笑就僵硬了一半,嘴角机械化的挂在脸上不上不下的,眼里闪烁着晦涩难懂的尴尬,心里果断竖起来了一个写着欧卿祺大名的小人儿,承受了无数的虐待厮杀。

  欧家二老也给了宋芦一点东西当作礼物,欧凡夫妇也不例外,在场的人都眉开眼笑的谈论着当下关注的时事,时不时打趣宋芦什么时候要个孩子,惹得宋芦脸红心跳,连话都说不利索。

  欧卿祺急忙救场说顺其自然,这群无话可说的人才放过了宋芦,可是拯救宋芦于危难之中的欧卿祺非但没有得到宋芦的奖赏,还因为自己之前的一语成谶遭到了来自宋芦的无数白眼,数不清的嫌弃。

  直到最后宋耿秋带着白舒雅走的时候,这场生日宴会可谓是宾客尽欢,宋芦也累得够呛,强撑着身子将宋耿秋和白舒雅送到了家门口,整个人都忍不住靠在了门框上,无力的看着那辆离开的车带起的灰尘。

  直到宋耿秋的那辆车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里,宋芦就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宋耿秋之前握着自己的手跟自己说的话:“沁儿,你要跟欧卿祺好好的过日子知道吗?宋氏有宋菲呢,你不用担心。”

  白舒雅急忙抓着宋芦的手插话:“是呀,公司的事情有娇娇呢,沁儿你就别担心,好好过日子,嫁到了欧家,可就比不得在自己家里了,知道吗?”

  听到宋耿秋这样信誓旦旦的对自己说公司有宋菲,宋芦的心猛地一缩,急促的抽痛,可是看着自己老父亲脸上的微笑,宋芦不忍打碎父亲的美好幻想,只能是低头轻笑,苦涩的答是。

  宋芦的心里其实多少对自己的父亲是有些不满的,因为自己的婚事,因为自己的父亲坚持要自己嫁给欧卿祺,逼迫自己放弃了自己深爱的男人。

  可是这一份不满,永远都没办法转化为恨,宋芦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宋耿秋会坚持,让自己嫁给欧卿祺不愿意让自己嫁给江风,难道真的是白舒雅说的那样,宋耿秋想让宋菲嫁给江风吗?

  宋耿秋今天跑来给宋芦庆生,宋芦又何尝不明白宋耿秋的意思,无非就是怕自己在欧家受委屈,是来给自己撑腰的,可是这样的父亲让宋芦更加没有办法理解,当时父亲的用意。

  看着宋耿秋对白舒雅的深情,宋芦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宋芦自己心里清楚,这个女人对自己的父亲到底是何居心,所以宋芦有些害怕,害怕自己揭穿了这个女人的真面目自己的父亲会接受不了,会伤心。

  可是宋芦也没办法容忍这样一个毒蛇一样的人留在宋耿秋的身边,因为宋耿秋是宋芦唯一的亲人,宋芦绝对不允许白舒雅可能带给宋耿秋任何的伤害,因为实在是太在乎了,所以宋芦很清楚,自己输不起。

  在自己的父亲面前,宋芦的心真的很煎熬,两难的选择让宋芦纠结得不行,就像是把自己的心放在炭火上炙烤一样的不是滋味,眼里也浮现出淡淡的痛苦之色。

  欧卿祺随后拿着衣服出来的时时候看到的就是累瘫了的宋芦靠在大铁门框上的背影,想着如今已经是深秋,铁门上的低冷温度,欧卿祺的心里猛地一揪,急忙走到了宋芦的身边。

  “沁儿,累了吧?别靠在这里,凉着呢,我们回去吧。”

  欧卿祺一边说话一边将自己拿来的外套搭在了宋芦的身上,顺手将宋芦带进了自己的怀里,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宋芦被凉风吹冰了的手臂。

  “欧卿祺,你说,我这样我爸是不是特别开心?”

  “傻丫头,你爸爸只想着你过得好,只要你过得好,你父亲就开心,明白吗?”

  尽管自己在欧卿祺的怀里取暖,可是宋芦还是忍不住吐槽:“如果不是嫁给你,我保证自己比谁都过得好!”

  闻言欧卿祺也不生气,紧了紧自己搂着宋芦的手臂,对着宋芦玲珑剔透的耳朵吹了吹,看到怀里的人身子一缩,好心情的笑了:“沁儿啊,嫁给我才是你过得好的证明,现在你误会老公不要紧,以后你就明白了。”

  “嘚瑟吧你就,谁信呐!”

  宋芦挣脱了欧卿祺的怀抱,一边朝前走一边低低嘀咕:“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懒得跟你计较。”

  尽管处于黑夜,不过欧卿祺还是很清晰的捕捉到了宋芦对着自己翻的那两个大白眼,以及宋芦轻声的嘀咕,看着那个抱着自己手臂的娇小身影,欧卿祺不由得扬眉一笑“沁儿,我会让你相信的,真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