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除了面对欧卿祺的时候一脸的凶相,在别人面前宋芦一直都是一个知书达礼的好孩子,一直都是宋耿秋眼中最骄傲的女儿,那个在宋氏能独当一面的副总。

  所以撇开欧卿祺这个混球,宋芦立马就恢复了优雅和动人,一步步往下走,那模样在欧卿祺眼里就跟古时候那种大家小姐步步生莲的效果差不多了,脸上也挂上了完美的微笑,看得欧卿祺是啧啧称奇。

  今天是宋芦的生日宴会,不管是宋耿秋还是欧家二老,都还是比较重视的,宋耿秋想要让欧家二老意识到,这个女儿是自己钟爱的,让欧家知道宋芦在家里的地位,让宋芦有一个强大的后家,无人敢欺负。

  欧家二老则是想让宋耿秋放心把女儿交到欧家,然后谋取更大的商业上的利益,所以说,两方可谓是不谋而合。

  按道理来说宋芦是今天的主角,无故迟到可不是什么好事儿,宋耿秋憋着笑想着自己要怎么给宋芦搭场,让欧家二老没机会说自己的女儿的不对。

  同时心里也对宋芦的行为有些不满,这是什么场合,怎么能轻易迟到呢?可是面子上的功夫还是要做的,宋芦没有下来,宋耿秋也只能是陪着欧家二老虚伪相对,一派和谐。

  “老爷子,我家这女儿就是打小被我惯坏了,你平日里就多担待,不懂事的地方你和亲家母好好说,多教教。”

  宋耿秋的意思欧老爷子怎么不知道,尽管自己的心里也对宋芦这个儿媳妇今天迟迟不肯下楼的事有些不满,可是无奈自己的儿子也还在楼上呢,欧老爷子也是个打太极的厉害人物,脸上堆着笑,看不出真切情绪。

  “哪能呀,宋芦这孩子讨人喜欢,你可别对我宝贝儿媳妇儿太严格了,这要是教训宋芦被我儿子见着了,只怕是不依不饶的,我这把老骨头,可没心情跟他们闹腾。”

  白舒雅坐在欧母的身边低低的发笑,一脸的慈母形象:“我家沁儿呀,哪都好,就是有点小犯懒,亲家母可得多多包涵。”

  “不懒,这孩子我跟老头子都喜欢,这都进了我家门了,我就两个儿子,还不得拿这个可人疼的小丫头放在心尖上疼!你就放心吧!还能让她受了委屈?”

  宋芦走到半道上,就听到楼下的这两个女人在讨论着自己,听着这说话的内容,宋芦的额头滑下无数条黑线,嘴角控制不住的抽了抽,心里感叹,真的是有女人的地方就有一场大戏呀!

  @(最t)新章*节4“上酷)匠a网…

  欧凡坐在沙发上,配合着一脸的微笑,时不时的插上两句话,表现良好的教养,可是脸上的红痕看起来就格外的可笑,让欧凡看起来滑稽到不行。

  “爸爸,妈妈,对不起我来晚了。”

  宋芦走到了人群中间,对着端坐上方的欧家二老和自己的父亲微微弯腰,语气诚挚的对着这群等了自己不短时间的人道歉,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对着咬牙切齿的低声咒骂罪魁祸首欧卿祺。

  欧卿祺理所应当的扮演了一个好丈夫的形象,走到了宋芦的身边扶着宋芦的腰,同时低头对着这一群笑得和蔼的人道歉。

  “爸爸妈妈,对不起,我们下来晚了,我临时不大舒服,不好意思让您们久等了。”

  欧卿祺把责任揽到了自己的身上,宋芦有些小意外,不过还是配合着欧卿祺的话,低头颔首的不说话。

  白舒雅又怎么会放过这样一个表现自己贤淑的机会呢?所以在欧卿祺话语刚落的时候白舒雅就立马站了起来,走到宋芦的身边拉住宋芦的手嘘寒问暖的关切。

  “沁儿,我就说怎么你和卿祺大半天不下来,不舒服怎么不找医生呢?卿祺这孩子也是,别仗着自己是个男人就不注意自己的身体,好好照顾好自己才能照顾我家沁儿知道吗?”

  白舒雅不由分说的对着宋芦和欧卿祺一顿噼里啪啦的教训,话说完了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似乎越权了,有些尴尬的捂嘴笑了笑,亲切的拍着宋芦的手关心之情溢于言表。

  “哎呦我这,一不小心就说多了,亲家可不能嫌弃我话多,这两个孩子我都真疼,一听说身体不舒服我就着急。”

  欧家老爷子似乎是看够了白舒雅的自导自演,配合的插话:“哪能呀,我家这个混小子有亲家母这样知冷知热的心疼,才是我欧家的福气!这个混小子有啥不对的,你们尽管教训!”

  “哎呀,爸,二弟这身体不舒服呢,这站了大半天了,再不坐下,估计弟妹都该心疼了。”

  杨雨菲的插话,让宋芦和欧卿祺免于了继续站着的命运,欧凡在看不见的地方对着多事的杨雨菲甩了一个白眼,然后满脸堆笑的连声附和:“可不是,爸可别折腾了,不然弟妹哭了,咱们可哄不好。”

  欧家老爷子闻言哈哈大笑,摸着自己根本就不存在的胡子,满眼含笑的对着宋芦说:“是,对对对,不能委屈我家这可人疼的媳妇儿了,赶紧过来坐下,啥时候给欧家添个大孙子,那就更好了。”

  欧家老爷子的话似有心,又似无意,宋芦支楞着的耳朵瞬间就有些耷拉了,因为这话题实在是,让宋芦感觉很悲伤,逼婚催子什么的真的很可怕好不好?重点是,欧家老爷子的话和欧卿祺之前说的话不谋而合。

  “对,沁儿,嫁到欧家了,可就得给欧家添个大孙子,不能只顾着贪玩知道不?”

  宋芦满脸堆笑的讪讪回答:“嗯嗯,爸爸放心,我知道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