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听说,老年人的心理承受能力都会随着年纪的增长而变得更加的脆弱,此时独自悲伤的王叔一不小心就成为了宋芦眼中那一类脆弱的人,然后宋芦就觉得自己很对不起这个可爱的老头子,因为自己的吐槽伤害了他。

  “二少奶奶,您快下去吧,老爷夫人等了有一会儿了,今天您生日,我这糟老头子也没什么送您的,就亲手做了一道糖醋排骨,您要是开心就多吃点。”

  “得嘞,王叔我知道了,麻烦你了,还让你做饭,整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二少奶奶,别这样说,都是我应该做的,只要你不觉得委屈就好。”

  “啥?我委屈什么?王叔你没事吧?”

  “我没事,没事……”

  宋芦有些不解饿瞅了瞅王叔皱巴巴的老脸,看见王叔脸上遮掩不住的悲伤,眼里闪烁着意味不明的暗光,瞟了一眼欧卿祺,示意欧卿祺说话。

  欧卿祺自己也觉得很郁闷,这个老头平日不是这样的啊!自己今天不过是开了两句玩笑,咋就突然伤春悲秋了呢?这可不是王老头的风格?难道说有人给他委屈受了?欧卿祺一肚子的疑问问不出口。

  接收到宋芦的眼神,感觉到宋芦眼中的责备,欧卿祺有些懵逼了,有些发懵的看了看还在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世界中的王叔,咬牙低问:“王叔,你怎么了?”

  “我没怎么,你们好好过日子,别欺负二少奶奶,别委屈了人家。”

  王叔这没头没脑的话说得宋芦和欧卿祺都蒙圈了,傻乎乎的看着兀自感伤的王叔,有些不忍打扰这个老头子内心丰富的感情世界。

  “那个,王叔,我们你不用担心,我们没事哈!要不你回房间休息休息,累了吧?”

  宋芦话语刚落,王叔就抬头看着宋芦,眼里就差老泪纵横了,小眼神透露出来太多信息,宋芦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只能是傻乎乎的冲着王叔傻乐,笑得干涸无比。

  王叔走了,对着欧卿祺甩了一个恶狠狠的眼神,扭着颤颤巍巍的老腰朝着自己的房间进发,看着王叔离开的背影,宋芦及时的用眼神绞杀这个在自己心目中的罪魁祸首欧卿祺。

  “该死的,你没事开什么玩笑啊!不知道老年人心理承受能力差啊?什么破玩意儿,欧卿祺你就是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混账玩意儿!”

  宋芦边走边埋汰欧卿祺,然后一向英明神武英俊潇洒的欧二少爷,在宋芦的口中就成了一个一无是处的大傻子,还是那种屁事多的大傻子。

  欧卿祺认命乖巧的跟在宋芦的身后听着宋芦数落这自己的错误,尽管那是自己根本就没干过的错误,不过鉴于宋芦此时处于怒火中烧的状态,欧卿祺很聪明的选择了不去计较,装作没有听到。

  走在前边的宋芦突然就回头指着欧卿祺说:“不对,欧二少爷你他妈就不是个东西!你说你欺负我折腾我也就得了,你丫的连王叔这样的老年人都不放过,你说,你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啊!趁早回厂重造吧你!别搁这祸害社会了你!”

  欧卿祺真的是委屈了,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不就是开了个玩笑吗,自己至于就这样被批斗得一无是处吗?而且宋芦义愤填膺的批斗欧卿祺的时候就选择性的忘记了自己也吐槽王叔的事,然后全力批斗着欧卿祺。

  王叔还不知道,自己在宋芦的心里已经从一个打不死的乐观老头变成了一个脆弱的老头子,只顾着表达自己对欧卿祺的怨念和对宋芦的愧疚,对着不明所以的欧卿祺狠狠地甩了一个大白眼,王叔就迈着自己蹒跚的小步伐走了。

  那背影,可谓是说不出的落寞和悲伤,然后宋芦就更加不遗余力的数落着欧卿祺,让欧卿祺觉得自己的内心真的是充满了无数的悲伤,自己真的是憋屈到不行了,这一句玩笑还能发展到让自己回厂重造了都……

  “对咯,欧卿祺,你去我家你没跟我爸说什么吧?”

  “我能说什么?沁儿觉得,我应该说点什么?”

  宋芦看着自己和欧卿祺正站在楼梯转角的位置,从楼下看上来正处于一个视觉死角,确定了楼下的人看不到自己干了什么的时候,宋芦就双手叉腰揪住了欧卿祺腰上的一块肉,有些咬牙切齿的低吼。

  “欧卿祺!你别跟我耍花招,你最好别在我爸面前胡说八道,不然我劈了你!”

  欧卿祺一手搂住了宋芦的腰肢,将自己的脑袋靠在了宋芦的肩膀上,低低的轻笑:“沁儿,爸就问了我一个问题,你想不想知道?你叫声老公我就告诉你。”

  宋芦手上掐着的力道丝毫不放松,含笑的音调轻轻响起:“欧卿祺,你再胡说八道,你就死定了你信不信?”

  “好咯,不逗你了,爸爸就问,我们啥时候要个孩子?沁儿,你什么时候给我生个孩子呀?我想当爸爸了。”

  “孩子?欧卿祺来我告诉你,想要孩子是不是?我告诉你个地方,你去那儿,你一准能喜当爹。”

  "酷G#匠;网)@首5:发C

  对于宋芦的话,欧卿祺明显保持着一定的怀疑,可是为了不打击宋芦的积极性,欧卿祺还是配合的顺着宋芦的手将自己的耳朵贴在了宋芦的嘴边,等着宋芦说话。

  “欧卿祺,想要孩子是吧,上养猪场去,挑两头年轻的,保准你喜当爹,一胎多子,你福气大着呢!”

  欧卿祺一开始就知道宋芦必然不会说出什么好听的话,可是欧卿祺还是低估了宋芦的毒舌程度,然后成功的被宋芦恶心到了,宋芦语音未落欧卿祺就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两头肥头大耳的猪在自己的眼前晃悠,然后就是一阵恶心。

  “宋芦!我会让你知道的,我什么时候应该喜当爹,猪不合适,我看你就挺合适的,要不我们现在回去试试,如果你下不来床了,沁儿就知道,自己这张小嘴到底是有多诱人。”

  宋芦成功的无视了欧卿祺的威胁,无所谓的挑了挑眉,抿嘴动作潇洒的推开了脸色晦暗不明的欧卿祺,朝着楼下喊了一声爸爸,然后欧卿祺就泄气了,面对宋芦的得意,欧卿祺再一次咒骂自己,这什么狗屁的宴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