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别开生面的换衣服大战,就这样在宋芦的怒骂和欧卿祺好脾气的低哄中开始了,其中痛楚真的是不为人知,欧卿祺挨了多少来自宋芦的窝心脚,估计连当事人欧卿祺自己都不记得了,实在是被踢得太多了。

  等到宋芦终于穿上了衣服,欧卿祺也被折腾得大喘气,无奈的扶着自己的额头有些头疼的看着一脸怒气的宋芦,瞟了瞟自己剪裁合体的西装上的皱褶,心里的郁闷瞬间消散,有些好笑的扯了扯自己的衣服。

  满眼含笑的看着宋芦,看着宋芦那双作怪的小脚丫子,粉嫩的指甲整整齐齐的排成一排,就像乖巧的小贝壳一样讨喜,肉嘟嘟的惹人注目,忍不住想要将那双小脚丫子抓到手里细细的把玩,狠狠地亲上一口。

  &e酷\)匠、网,正版…首发

  不过自己刚刚强行给这个炸毛的小东西换衣服,欧卿祺不觉得自己还有机会再折腾折腾宋芦的小脚丫子,尽管欧卿祺觉得自己做的不是折腾,可是宋芦的脸色实在是太可怕了,嗖嗖的放着冷气。

  欧卿祺好笑的看着红着眼瞪着自己的宋芦,愉悦的扬起了嘴角,因为换衣服的全程宋芦表达了自己高度的不配合,对罪魁祸首欧卿祺拳打脚踢,欧卿祺被折腾得够呛,宋芦自己也累坏了。

  白皙的小脸上挂着点点晕染开的嫣红,红唇如点,眉眼如画,微微喘气的小嘴不经意的张开,引人神往,泛着水光的眸子带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让宋芦看起来就像是一颗成熟了的桃子一样,让欧卿祺想要啃一口。

  欧卿祺扯着自己起皱的衣服,看了看真的不早了的时间,按下自己心底翻涌着的欲望,声音微微有些低哑的对着宋芦说:“沁儿,如果我们再不出去,楼下等着寿星的人真的应该着急了知道吗?”

  一边扯着自己的衣服,欧卿祺扭过头不敢再接着看着宋芦,这样的宋芦对于欧卿祺来说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为了接下来的宴会,欧卿祺不得不抑制自己的欲望,此时欧卿祺又忍不住吐槽自己的多此一举了。

  没事找事给自己整的什么麻烦啊!办什么生日宴会啊!丫的,这折腾了大半天就折磨自己了,欧卿祺忍不住在心里嘀咕,自己这都干的什么破事儿啊!

  欧卿祺苦哈哈的转过脸,在心里低低吐槽,还好宋芦今天没穿鞋子,不然自己不被宋芦踢得见不了人才怪!不过这小东西的力气可是真的不小!

  宋芦也知道现在不是跟欧卿祺这个混球置气的时候,别的不说,自己一向敬重的父亲还在楼下等着呢,自己就是再不给面子,也不能让自己的父亲担心,所以宋芦在欧卿祺不明所以的转了头之后,就利索的收拾自己。

  欧卿祺整理自己的衣服,宋芦收拾自己的妆容,两个人都是讲究效率的人,所以不大一会儿两个人都折腾好了,然后就是大眼瞪小眼的相对无言。

  再转头看到宋芦的时候欧卿祺几乎就是忍不住乐了,因为宋芦的大黑脸配上脖子上嫣红的吻痕,显得格外的诡异,而且欧卿祺觉得,自己听到了宋芦磨牙的声音。

  尽管欧卿祺收到了来自宋芦的无数个白眼和大眼刀子,可是欧卿祺还是苦着脸在心里傻乐,这是自己媳妇儿,自己留下痕迹了,这就是自己的人了。

  这样幼稚的行为欧卿祺以前是不会做的,可是如今欧卿祺却乐此不疲,下意识的想要在宋芦的身上留下再多一点属于自己的痕迹,宣告自己的所有权,欧卿祺迫不及待的想要所有人知道,宋芦是属于自己的。

  欧卿祺不知道自己这样的情况到底是属于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这样做的,可是欧卿祺就是想要这样做,想要将宋芦的身上打上自己的印记。

  欧卿祺没有经历过爱情,不知道这就是爱意,不过却愿意顺着自己的心走,将宋芦紧紧地抓在自己的手里,不肯再让这个人有丝毫的机会逃离。

  欧卿祺的心思百转千回,宋芦就只顾着咬牙切齿了,因为宋芦苦逼的发现,自己脖子上的吻痕根本就不能遮掩,不管自己再怎么努力,都会留下红红的痕迹,只要不是个傻子,就都能看出来,这到底是个什么鬼。

  宋芦的内心真的是抓狂了,宋芦觉得自己真的很有必要跟欧卿祺这个混账玩意儿谈谈,这是第几次了!这是第几次欧卿祺在自己的脖子上又啃又咬的,这是在自己的脖子留下吻痕的第几次了?

  宋芦一只手抓住了桌子的一角,对着镜子里的自己龇牙咧嘴,恶狠狠的朝着欧卿祺甩眼刀子,恨不得把欧卿祺这个该死的禽兽给撕了。

  “欧卿祺!你他妈以后再敢在我身上留下痕迹我就劈了你你信不信!”

  面对宋芦的威胁,欧卿祺愉快的扬起了嘴角:“沁儿,又调皮,我以后我不咬了,我轻点好不好?沁儿乖,我们下去了哈!”

  此时站在门外的王叔是真的憋不住了,一张老脸皱成了一朵菊花,一颗心就像是被放在油锅上炸了三圈一样焦灼,树皮一样的老手来回揉了揉,然后瞟了一眼门后看不清的世界,咬牙抬手准备敲门。

  可惜就是,王叔的焦灼并没有得到合适的发挥之地,因为王叔的手刚刚抬起来,里边的人就自己打开了门,然后欧卿祺和宋芦就看到王叔涨红了一张纠结的老脸,目光有些惊悚的看着屋子里出来的两个人。

  “王叔,你没事吧?这脸红得,谈恋爱了还是怎么了?桃花二度开呀你这是?”

  欧卿祺忍不住吐槽,有些邪气的挑了挑眉,宋芦也难得的没有拆台,也跟着附和调笑着这个心理承受能力强大的老头子:“王叔,你这是上胭脂了还是怎么了啊?红成这样?啥牌子的胭脂这么好用?”

  有种东西就是叫做气死人不偿命的,有种人天生就是拥有这项强大的功能的,例如在王叔眼中的欧卿祺和宋芦,就是属于这种人,这种严重影响社会和谐的人。

  欧卿祺也就算了,王叔一颗千疮百孔的老心肝是真的悲伤了,在王叔眼里宋芦是多乖的一个丫头啊,多讨人喜欢呢,这才跟着欧卿祺多久啊,都练成这样的毒舌黑心肝了。

  王叔的心里对宋芦充满了愧疚,觉得是自己家的倒霉孩子祸害了乖巧的宋芦,看着宋芦的眼神充满了愧疚,整得宋芦一身的鸡皮疙瘩,心里嘀咕:自己不过是吐槽两句,不至于就伤着老头子的心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