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定欧卿祺进去了之后,宋芦才仔细看了看自己手里拿着的这件衣服,看到衣服上特有的独一无二的标记和特殊的做工,才发现了这件衣服的特殊之处,微微张大了嘴。

  从小在蜜罐子里长大的宋芦不可能不认识这件衣服的价值,自然也就能感受到欧卿祺的用心良苦,这种用钱都不能买到的东西,有个人费心费力的去给你整来,说心里一点感动都没有,那是假的。

  女人的衣柜里永远都缺一件衣服,所以几乎是每一个女人都爱买衣服,宋芦也不例外,在闲暇的时候也喜欢去给自己添置一些美美的衣服,捯饬捯饬自己的形象,没有那个女人不爱美不是。

  所以在仔细看了看自己手里这件衣服的款式和材质之后,宋芦就不可救药的喜欢上了自己手里的一件衣服,好看的眸子里都泛着水光,闪闪发亮。

  因为屋子里还有一个随时都可能会发情变身的禽兽,所以宋芦也没仔细去观察自己的新战袍,随便看了看就往自己的身上套,因为没有好好的欣赏到自己的新衣服,宋芦的心里瞬间就又对欧卿祺多了一丝不满。

  有些时候事实就是这样的搞笑,有些不经意的话也就是一瞬间的功夫就成真,就像是欧卿祺之前找的借口不愿意出去那样,宋芦的衣服拉锁卡住了,宋芦的新衣服不但没有穿上,还华丽丽的卡在了背上,陷入了不上不下的局面。

  再三尝试了一下拉动那个不让人省心的拉锁,宋芦的内心崩溃了,头顶上挂着厚厚的黑云,散发着浓浓的怨气,宋芦此时是真的想要把欧卿祺给撕了,这什么乌鸦嘴啊!说什么来什么!

  宋芦无比怨念的坐在了床上,跟自己背上卡住的拉锁较劲儿,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唇,努力的将自己的小胳膊伸到身后去解拉锁,可是不管宋芦怎么努力,宋芦都发现自己低估了那个该死的拉锁的坚定和反抗的决心。

  因为宋芦折腾的脸红脖子粗的,还是没有能把那个坚定的拉锁移动一分一毫,宋芦的心里瞬间就来了气,粗喘着气将自己身旁摆着的东西一把就给扔了出去,好死不死的就正好砸到了欧卿祺的脸上。

  刚刚憋屈窝在厕所换衣服的欧二少爷一出门,就遭到了不明物体的袭击,这还没整明白怎么回事儿呢,就听见自己的小媳妇怒气冲冲的嘀咕:“这什么破玩意儿啊!差评差评!欧卿祺你他妈买的二手货吧啊!”

  欧卿祺一开始听见自己小媳妇说差评的时候还挺乐,心里想着这小家伙就是可爱,说个差评都能说得自己心痒痒,也顾不上自己被砸的这件事了,满脸的笑意。

  可是越往后听越不对劲儿,什么叫自己买的二手货,一听这话欧卿祺就急眼了,立马就坐不住,从厕所那个小角落冲了出来,就看到了自己心爱的小东西坐在床上撒泼场景,然后忍不住就乐了。

  Vo最……新章节上md酷匠`S网xD

  宋芦因为生气和用力拯救被拉锁卡住的衣服,挣扎了半天脸都变得通红,此时的小脸泛着掩饰不住的樱红,就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散发出无声的诱惑。

  原本就泛着水光的眸子被薄薄的怒意所充斥,带上了一股平日里没有的水灵和灵动,睫毛微微颤抖,在眼下投下一片低低的阴影,水润的唇上搭着宋芦整齐的小白牙,咬出了一排齐齐的痕迹。

  宋芦自己咬着不疼,在欧卿祺眼里力心疼得不行,立马收敛了自己眼里的笑意,满脸心疼的朝着宋芦走了过去。

  宋芦看到欧卿祺过来了,心里瞬间就觉得自己好委屈,原本被怒气充斥的眸子挂上了掩饰不住的委屈,带上了薄薄的水雾,看得欧卿祺心都酥了,就像是一颗心被放在油锅里炸了三圈一样的酥软无力。

  咬着唇的宋芦对着欧卿祺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然后别扭的扭过头不看欧卿祺,毛茸茸的后脑勺透露出无声的倔强,小肩膀也一抖一抖的,宋芦顾着生气别扭,一不小心背后雪白的美好风光就一览无遗了。

  宋芦是在生气不假,可是欧卿祺不知道宋芦在生气啊!而且宋芦那露出的小肩膀,娇嗔的小眼神,在欧卿祺眼里那就是赤裸裸的勾引,一点都不掩饰的勾引。

  三步并做两步走到了宋芦的身边,欧卿祺好脾气的将自己的手搭在了宋芦的肩膀上,低低的轻问:“沁儿,这是怎么了?怎么不换衣服呢?不喜欢这件衣服吗?”

  欧卿祺不说衣服还好,一说衣服宋就急眼了,然后整个人就像是一个红眼了的小兔子一样,红着眼睛死死地瞪着不知原因的欧卿祺,看着欧卿祺那副恶狠狠的小模样就差没张嘴咬人了。

  欧卿祺还在一脸的懵逼,抓不到重点的在献殷勤,看着欧卿祺一脸的笑意,宋芦就觉得自己的内心无比的憋屈,然后终于忍不住自己内心的抓狂,对着欧卿祺低吼出声。

  “欧卿祺!你说你买的衣服是不是二手的?!你他妈不给就算了,买个二手的算什么!你故意恶心我呢是不是!”

  欧卿祺是真的懵逼了,什么二手的?欧卿祺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买什么二手的了啊?而且是个人都知道,甭说二手的了,欧二少爷的洁癖就不是人类可以治疗的好不好?

  可是看着自己眼前红眼睛的宋芦,一向说一不二的欧卿祺愣是没憋出一句反驳的话来,更别说是发火什么的了,只是按下了自己心里的疑惑,轻言细语的安抚着宋芦突如其来的小脾气。

  “沁儿,你跟我说说,什么是二手的?我看看是不是整错了,我哪能给你二手的东西啊,小家伙别生气哈!”

  宋芦的心里那叫一个委屈到不行,原本就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听到欧卿祺这服软的话就直接被戳到了泪点,语气也带上了一丝哽咽。

  “欧卿祺你混蛋!送个衣服还整个二手的!你臭不要脸的你!”

  “衣服?沁儿,我没有送你二手的衣服啊?哪件衣服你觉着是二手的啊?”

  欧卿祺一否认,宋芦这只无害的小兔子立马就急眼了,一把拽住了欧卿祺已经打整完毕的领带,恶狠狠地低吼:“不是二手的你丫的怎么知道那玩意儿会坏啊?!欧卿祺你他娘的实在是太不厚道了!送我个二手的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