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宋芦赤裸裸的排斥和不加掩饰的嫌弃,欧卿祺是真的觉得自己受伤了,想自己唐唐欧家二少爷,什么低声下气的给人干过这穿衣服的活?

  可是面对欧二少爷的热情,无奈人家宋大小姐不领情啊!愣生生是冷着脸给欧卿祺吼了,扔了一脸的枕头,完之后还死命踹了一脚。

  欧卿祺有些郁闷的摸了摸自己的头,然后不死心的对着宋芦说:“沁儿,要不我就在这里看着?那衣服背后有个拉锁,你自己肯定拉不上,我留在这里帮你好不好?”

  扯过被子遮住自己胸前的大好风光的宋芦,心里咆哮过无数个草泥马,头顶一片天雷滚滚,真的是拿欧卿祺这个脸皮厚到可以挡子弹的人没招了。

  “欧卿祺,你丫的立马给我出去!不然我扯了这衣服你信不信?你不出去我立马就给这玩意儿撕了你信不信?”

  “那好吧,沁儿你别生气,我出去,你自己换,要是自己整不好记得叫我,我就在门外,记得叫我哈!”

  回答欧卿祺的是又一个枕头,嘭的一下砸到了门上,发出低低的闷响,吓得蹲在门后偷听的王叔直接身子一僵,生怕那个欲求不满的二少爷冲出来把自己给拆了,王叔真的觉得,自己这把老骨头,真的是不够玩的啊!

  将地上无辜躺枪的枕头捡起来抱在自己怀里,欧卿祺水汪汪的眼睛勾魂摄魄的看着宋芦,高挑的眼角微微一挑,对着一脸怒气的宋芦就是一个媚眼,赤裸裸的勾引,一点都没带掩饰的。

  可是此时怒气冲冲的宋芦是不可能会有心情去欣赏欧卿祺的风姿的,相反,欧卿祺这欲语还休的神情一不小心就成功的膈应到了宋芦,然后宋芦一口气卡在脖子里上不上下不下的,瞬间就憋红了脸。

  宋芦觉得如果不把欧卿祺这个祸害赶出去,自己真的能在自己大寿这天被这个该死的玩意儿给活活气死,然后以后自己的后辈就真的是省事了,直接生日祭日一起过,丫的一点都不带麻烦的。

  “欧卿祺,别那副德性行吗?姑奶奶我求你了,让我安生会儿好吗?立马现在圆润的给我出去,方圆三米之内别让我看见你好不好?我看见你我肝疼!”

  宋芦直接下了通牒,欧卿祺也不敢再接着磨蹭了,只能是抱着枕头不撒手,就那大长腿三两步就到了的距离愣是被欧卿祺走出了三五十米的效果,走半天都看不见尽头,走得宋芦成功黑了脸,气得岔了气。

  宋芦胸口憋着一口气,就想着等着欧卿祺出去了自己的气就顺了,所以说宋芦直接就是眼睁睁的看着欧卿祺挪步子,小眼神一点都没带含糊的盯着,那认真的小模样就像是怕欧卿祺走了一步退了三步一样的较劲儿。

  宋芦秉公执法,欧卿祺一点偷奸耍滑的机会都没有,可是当欧卿祺貌似排除了千难万险,终于爬到了房间门口的时候,欧卿祺原本死寂沉沉的眼睛瞬间就亮了,然后就激动的转过身笑意盎然的看着宋芦。

  好不容易看着欧卿祺要出去了,宋芦这心里还来不及喘气呢,这刚刚底下的头就被突然转身的欧卿祺给吓着了,立马就给抬了起来,死死地瞪着欧卿祺,双眼冒着怒气。

  “欧卿祺,你他娘的属王八的啊!就这几步你要走到地老天荒都走不出去是不是?我说你一个大男人你磨磨唧唧的干啥呀!你能不能跟我干脆点说你到底是要闹哪样!你不走我走!我让你行不行!”

  说着宋芦就有要不顾一切从床上跳起来给欧卿祺腾地方的意思,这时候宋芦也顾不上自己到底是穿没穿衣服了,而且也算是想清楚了,自己都被欧卿祺这个混账玩意儿吃干抹净了,自己还怕他多看这一眼半眼的?

  宋芦急眼了,欧卿祺也着急了,你说自己原本就不乐意从那个柔柔软软的被窝里出来,好不容易控制住了自己内心的兽性,要是宋芦一下子跳起来了,欧卿祺觉得自己真的有可能把持不住自己的欲望,然后谁都别起了。

  宋芦可以不负责任的忘记了今天是什么场合胡闹,可是欧卿祺不能呀,今天是宋耿秋第一次来欧卿祺家,还是给宋芦过生日来的,要是说自己把宋芦折腾得不现面,那原本就不待见自己的老丈人得多嫌弃自己?

  为了一时的欲望就失去了老丈人的赏识,这可不是什么划算的买卖,所以几乎就是一瞬间的事,欧卿祺就打好了自己心里的小算盘,急忙忙的对着宋芦解释。

  “沁儿,别介啊!我这不是不听你话,你看我这折腾半天了,我也没穿衣服是不是?我总不能就穿着睡衣下去吧,咱爸可在下边看着呢,这不是惹人笑话嘛。”

  欧卿祺话语刚落,宋芦才慢反应的发现欧卿祺这个混球确实是没有穿衣服,男子健壮的上身布满了充满力量的肌肉,就像是上帝用最精致的刻刀丝丝刻画的一样,精致动人,此时的欧卿祺,就跟画里的模特一样有型。

  可是欧卿祺再美,魅力再大,在心情不好的宋大小姐眼里就是丑得不行,就连欧卿祺特意摆出的可怜造型在宋大小姐嘴里都被吐槽成了卖弄风骚,不知羞耻。

  最/h新P…章节C~上j酷匠5?网j

  欧卿祺不能穿着睡衣出去,可是宋芦又不乐意欧卿祺跟自己待在一个屋子里,所以事情就陷入了僵局,宋芦咬着唇不肯松口,欧卿祺保持着自己脸上的痛定思痛的神情,掩饰不住自己心里的得意。

  最后欧卿祺还是失望了,因为宋芦在纠结了两秒之后果断大手一挥,指着屋子里那个豪华版的厕所对着欧卿祺说:“你,去厕所换衣服,速度快点,别让楼下的贵客久等了,拿着衣服去吧。”

  欧卿祺最终的发配地确定在了厕所,宋芦用刀子一样的小眼神监督着欧卿祺不情不愿的拿上了自己的衣服,然后用鞭子一样的目光催促着欧卿祺迈着极其不甘愿的步子走向了那个即将被临幸的小厕所。

  呼风唤雨的欧二少爷,在自己老婆的目光凌迟下走到了那个厕所,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浓浓的怨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