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的卧室里有一面特别大的穿衣镜,大到可以照出宋芦的整个身子,很清楚的看到所有的东西,宋芦当时买这面镜子的时候看上的就是这个够大够清楚的功能。

  可是宋芦现在无比的讨厌这个自己曾经无比喜爱的东西,因为这面大镜子成功的照出了宋芦身上的所有痕迹,清晰得让宋芦自己都没办法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那是自己看花眼了,都是幻觉。

  宋芦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脖子上有着明显的樱红痕迹,点点红痕无声的宣告着宋芦之前到底经历了什么,而只要一想到那个罪魁祸首,宋芦就真的忍不住发飙了。

  欧卿祺这次的行为真的是让宋芦抓狂了,你说你亲就好好亲,不咬人你会死是不是?还有就是,明明就是在谈离婚,他妈的怎么又滚到床上去了!宋芦身上散发着难以掩饰的怨念,有了掐死欧卿祺的冲动。

  欧卿祺将宋芦提溜到镜子前自己就跑到了衣帽间去了,没有看到宋芦的脸色转变的过程,然后一出来看到的就是黑着脸的宋芦死死地瞪着镜子,嗖嗖的往外放杀气。

  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欧卿祺拿着自己手里的东西朝着宋芦走了过去,然后不怕死的伸手搂住了宋芦的肩膀,不出意外的看到了镜子里的那个人儿,看清了宋芦脖子上清清浅浅的痕迹,然后得意的笑了。

  如果欧卿祺不露出得意的笑,宋芦觉得也许自己还能够顾及到自己实力和欧卿祺实力的差距,然后忍气吞声的不跟欧卿祺这个禽兽计较,因为从来没有赢过的斗争没有意义好不好?无谓的牺牲根本就没有意义呀!

  可是要死不死的就是欧卿祺不但笑了,还笑得一脸的春风得意,整个人都洋溢着一股明媚的气息,就差没在自己的脸上写着几个大字,那就是我很得意。

  宋芦真的是忍不了了,伸出手狠狠地在欧卿祺的腰上掐住了一块肉,死死地扭了三圈,成功的看到了欧卿祺因为疼痛而变形的俊脸,恶狠狠的咬牙,掐着不松手。

  更m{新9最\快'上●酷vT匠j网u0

  欧卿祺觉得,宋芦的招数真的很简单,那就是掐人,掐人,再接着掐人,可是招数简单抵不住欧卿祺次次都上当啊!此时自己腰间的软肉被宋芦逮住了,欧卿祺除了吸气,就真的只剩下吸气了。

  “沁儿,我给你买的生日礼物,看看吧,看看你喜欢吗?不喜欢我们再买新的。”

  宋芦觉得,如果不是自己亲眼看到了自己一开始掐住欧卿祺的时候欧卿祺的吸气,那么简单的根据欧卿祺现在的这几句话宋芦是真的不会相信,这是一个被自己掐住的男人,因为欧卿祺实在是表现得太淡定了。

  心里有疑惑,手上的动作就轻了不少,欧卿祺趁机就把自己饱受摧残的肉从宋芦的爪子里解救了出来,然后强忍痛意献宝一样的将自己手里的东西递到了宋芦的眼前,还自毁形象的对着宋芦眨巴眨巴眼睛。

  “沁儿,试试呗,我特意让人上法国给你订制的,看看喜欢吗?”

  宋芦觉得自己就是一拳打到了棉花球上,软绵绵的不得劲,心里的怒气根本就没办法发泄出来,还闷了一口气在胸口,看着欧卿祺的眼睛喷着火。

  宋芦面对欧卿祺的献宝,也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就一脸淡然的看着欧卿祺,目光晦暗不明,周身散发出一股难以掩饰的冷气。

  被宋芦这样盯着,欧卿祺有些不自在的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然后眼睛一亮,冲到了宋芦的跟前两只手提溜住宋芦的胳膊,转眼就把宋芦提溜到了床上,然后就是一个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过程。

  因为欧卿祺觉得,宋芦不想试衣服,是因为累了,所以说,作为一个尽职尽责疼爱老婆的三好男人,自己就应该体会老婆的辛苦,然后做老婆不愿意做的事,比如帮自己的老婆换衣服。

  欧卿祺的自给自足,宋芦真的是抓狂了,然后就是一件因为换衣服引起的血案,宋芦的反抗不配合,欧卿祺的执意,就会出现一些不怎么协调的声音,正在相互较劲的两个人没发现这些声音的不妥,站在门外的王叔就哭了。

  你说自己一大把年纪了,还要看着自己的二少爷和二少奶奶一天秀恩爱,这样的刺激真的是不要太大了,自己不过就是奉命上来叫这两人起床吗?多大一会儿时间啊,至于这样难舍难分吗?

  真的是新婚燕尔就一定要如胶似漆吗难道说?王叔表示自己真的理解不了这群年轻人的世界,不过这样的场合真的很不对劲好不好?这个根本就不是一个秀恩爱的时候,可是屋子里的那两个人不知道啊!

  王叔真的是纠结了,自己叫人吧,二少奶奶肯定不乐意了,自己如果不叫,楼下那一群也不是自己能够招惹得起的啊!再三权衡之后,王叔还是敲了敲门,一脸的视死如归。

  “二少爷二少奶奶,老爷夫人都在楼下等着呢,让我上来问问你们什么时候下去,宴会应该开始了。”

  王叔的声音再次被欧卿祺嫌弃了,因为欧卿祺玩得正开心呢,不过却是将宋芦从欧卿祺的魔爪里解救了出来,宋芦的衣服被欧卿祺三两下扒了,然后新的还没有穿上,王叔出言的时候,宋芦正承受着欧卿祺的目光扫描。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宋芦一把拽过欧卿祺手里的衣服,对着欧卿祺没好气的低吼:“欧卿,你给我过去!我自己穿!你给我下去!”

  欧卿祺瞬间就有些不乐意了,对着门狠狠地瞪了一眼,然后满脸堆笑的对着宋芦说:“沁儿,我给你穿吧,这是新衣服说不定你不知道怎么穿呢?”

  宋芦拿着衣服的手狠狠地抖了抖,闭了闭眼,恶狠狠的咬牙切齿的对着欧卿祺吼:“欧卿祺!你够了啊!我劈了你你信不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