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说出的话就像是最残忍的利刃,点点撕碎了欧卿祺的心,可是宋芦受伤的神情又让欧卿祺心疼不已,此时欧卿祺真的恨不得撕了自己这张破嘴,这都说的什么话啊!

  欧卿祺真的是恨不得狠狠地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心里暗自骂自己,又不是不知道宋芦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倔强脾气,还这样说,这不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嘛!

  可是现在宋芦已经怒了,欧卿祺也是没招了,只能是看着宋芦的表情着急,一脸的不知所措。

  此时的宋芦是真的被怒气给气昏了头脑,宋芦是真的没想到,欧卿祺居然会拿出那次从自己手里截过去的那份资料来威胁自己,欧卿祺威胁自己这样卑鄙的行为,宋芦真的是表示自己服了,不过也是真的怒了。

  之前尽管宋芦不喜欢欧卿祺这个人,可是因为欧卿祺在面对工厂那些不公平的事的处理上,宋芦还是没有那么反感欧卿祺。

  可是如今呢,因为欧卿祺这个威胁自己的举止,就真的是让宋芦对欧卿祺没有一丢丢好感了,宋芦看着一脸无措的欧卿祺,想着自己今天的些许感动,突然就觉得自己显得无比的可笑。

  收敛了自己内心的情绪波动,宋芦突然就安静下来,周身散发出一股死寂的气息,这样的宋芦让欧卿祺觉得害怕,欧卿祺野兽一样的直觉让欧卿祺感觉到,这次也许自己是真的惹怒了宋芦了。

  “沁儿,我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气,刚才我说的话你别当真!”

  面对欧卿祺的示软退让,宋芦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只是紧紧闭着自己的眼睛,不去看着急的欧卿祺。

  U酷P匠$网√首?发^O

  “沁儿,你别把我说的混话放在心上,我口不择言是我不对,我跟你道歉好不好?沁儿你别生气了。”

  死寂的宋芦终于有了反应,不过却是散发着凉薄气息:“欧卿祺,你觉得,我们这样下去有意思吗?”

  闻言欧卿祺的身子僵了僵,眼里闪过一丝低暗的情绪,语气也不自觉的带上了一抹紧张,咬了咬唇低问:“沁儿,我真的知道自己错了,你别这样好吗?我跟你道歉好不好?”

  “欧卿祺,我不想跟你这样纠缠下去了,真的,我累了。”

  闻言欧卿祺愣了愣,嘴角勾起一个危险的弧度,眼里也闪过一丝晦暗不明的暗光,随意的在床边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一只手撑住自己的下巴看着一脸疲惫的宋芦。

  “沁儿,小打小闹是夫妻间的小情调,可是既然是玩笑,那就别当真了,宝贝儿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宋芦听到欧卿祺的话直接就笑了,笑得那样的用力,几乎是快要笑出了眼泪,笑得欧卿祺的心里酸酸的,不是个滋味。

  “欧二少爷,你自己难道会不知道,我到底是不是来玩笑的?这话说的多了我自己觉得也没有意思,干脆就一次说清了,免得牵扯不清楚。”

  宋芦这一声二少爷,直接就将欧卿祺的身子僵直在了原地,脸上也带上了一层寒冰,语气也夹杂着难以掩饰的寒气。

  “沁儿不如说说,你想要怎么说清楚?我倒是真的不知道,沁儿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呢?”

  “我们离婚吧。”

  宋芦说完话,直接就低下了头不说话,可是欧卿祺却是打心里明白,宋芦是认真的,宋芦没有跟自己开玩笑,可是欧卿祺也明白,这件事自己是不可能会同意的,欧卿祺很清楚,自己是不会答应放宋芦离开自己的。

  “宋芦,你知道这个不可能,今天是你生日,别闹这样扫兴的问题,乖乖的好吗?听话,别闹。”

  “欧卿祺,你知道我没跟你闹,我觉得我们这样没意思你知道吗?跟你做夫妻我累了,我不想再这样跟你牵扯下去了,我受不了自己的丈夫有无数的情人还威胁自己,欧卿祺,我忍受不了你,你明白吗?”

  欧卿祺在面对宋芦的时候,有个神奇的技能,那就去总是能抓住宋芦话语中那个在宋芦看来不重要,但是对于自己来说很重要的话。

  然后揪住不放,借以达到翻身的目的,这样的事欧卿祺不是第一次在宋芦这里干了并且得逞了,所以欧卿祺表示自己很有经验。

  在宋芦气急了大吼出来的话之后欧卿祺就成功的抓到了宋芦话里的小漏洞,那就是选择性的忽略了宋芦说的跟自己过日子没意思,抓住了那个自己有无数的情人,同时也忽略了自己惹怒宋芦的威胁事件。

  然后欧卿祺就自动的理解为宋芦生气是因为欧凡之前说的那些话,就是欧凡说自己之前有无数情人的事,然后欧卿祺就对欧凡这张贱嘴充满了怨念,目光也恶狠狠的。

  抓错了事情的重点,欧卿祺的心里瞬间就有了底气,然后就趾高气昂的,在宋芦诧异的目光注视下,带着一脸的微笑,朝着一脸不解的宋芦扑了过去。

  面对欧卿祺的突然抽疯,宋芦看着朝着自己扑过来的欧卿祺真的没办法做到很淡定,急忙从床上站起来想要避开欧卿祺的熊抱,可是还是低估了欧卿祺的速度和高估了自己的能力,然后就苦着脸被欧卿祺扑倒了。

  为了避免自己跟欧卿祺过近接触,宋芦只能伸手推住欧卿祺的胸口,然后有些咬牙切齿的对着欧卿祺低吼:“欧卿祺,你他妈的要干什么!你赶紧从我身上下去!”

  可是此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欧卿祺根本就感觉不到宋芦的愤怒,甚至还在沾沾自喜宋芦吃醋的行为,然后就瞬间变身大型犬,把自己的大脑袋扑到了宋芦的脖子里,还不知死活的用力蹭了蹭。

  “沁儿,宝贝儿你别生气,以后我都不跟别的女人牵扯不清了,宝贝儿别生气了好不好?以后我都乖乖的,沁儿你说好不好?”

  宋芦真的没办法理解欧卿祺的脑回路的构造,面对欧卿祺牛头不对马嘴的话,宋芦也没有心思来顾及欧卿祺话的内容,只想要赶紧脱离欧卿祺的怀抱,然后里忽略了自己之前跟欧卿祺争吵的重点,逐渐偏离了轨道。

  “欧卿祺,你给我起来!快点起来!不然我咬你了你信不信!”

  “沁儿,只要你开心,你想怎么咬都行,来,我亲一个,沁儿你别生气了哈!”

  在欧卿祺无耻的提议下,宋芦被迫咬住了欧卿祺的唇,然后就是欧卿祺的主场,宋芦被吻的得上气不接下气,意识模糊的时候还在没想起,自己今天到底是为啥跟欧卿祺吵吵起来的来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