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宋芦不加掩饰的嫌弃,欧卿祺还是真的有些小悲伤,可是一向无坚不摧的欧卿祺自然是不会被宋芦这两句不痛不痒的话就打击了的,相反,欧卿祺的斗志是被宋芦激起了,有着不死不休的斗志。

  欧卿祺不顾宋芦的反抗,重重地在宋芦白嫩的小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弄出一声吧嗒的声响,让宋芦直接红了脸,不过不知道到底是被气的,还是害羞红的。

  “欧卿祺,你到底是要干什么!你给我放开!”

  …g酷匠J+网,@首…发

  宋芦是真的恼羞成怒了,一把抓住欧卿祺腰上的一块肉,死死地揪了起来,成功的听到欧卿祺的吸气声,不过欧卿祺还是坚定的没有放开手。

  “哎呀呀,沁儿,你要是把我给掐死了,谁给你生日礼物?我可是按照你的要求准备的,沁儿你一定喜欢!”

  “什么礼物?你少给我耍花招!”

  听到宋芦语气的缓和,欧卿祺立马耍宝的说:“不能呀,我哪能耍我家宝贝老婆,你松开手我给你拿礼物,沁儿你一定喜欢,相信你老公好不好?”

  宋芦下意识的松开手,欧卿祺趁机就将自己的肉从宋芦的魔爪里解救了出来,然后语气讨好的从自己的包里摸出一个小信封,献宝一样的看着宋芦。

  看到那个粉嫩的信封,宋芦的心里微微有些抓狂,自从上次自己得不偿失的将欧卿祺的办公室改造成了粉色系,现在宋芦一看到粉色心里就打怵,不过为了维持自己无坚不摧的形象,宋芦还是坚定的接过了信封。

  一拆开信封,宋芦就看到了一张黑卡,然后额头上就是无数条黑线,看着欧卿祺的目光也是那叫一个意味深长,嘴角甚至忍不住微微抽动。

  一只手拿着卡,宋芦腾出一只手来撑住自己的下巴,目光晦暗不明的打量着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有些搞不清楚这个男人的脑回路到底是一个什么构造,直接送黑卡,这个礼物可真是够特别的。

  瞬间宋芦就想起了欧卿祺曾经有过的无数情人,和那个让人啼笑皆非的绯闻少爷的称号,再看欧卿祺送给自己的黑卡,脸色瞬间就由情绪不明变成了漆黑一片。

  “呦,绯闻少爷讨女人欢心都是送钱的吗?直接送黑卡,这手笔可真是够大方的!”

  显然,此时思绪模糊的宋芦忘记了这是自己亲自对欧卿祺提出的要求,明明就是自己提出要钱的要求,欧卿祺不过是照办而已,可是宋芦把自己给摘了出去,立马就无情的对着欧卿祺开炮了。

  听到宋芦是非不分的话,欧卿祺的心里真的是悲伤逆流成河,自己这个老公真的是不要太难当了,可是现在的宋芦明显就处于一种炸毛的状态,欧卿祺也不会傻乎乎的去揭穿宋芦,只是认错的低着头,不说话。

  可是宋芦一肚子的火气怎么会因为欧卿祺不说话就停下对欧卿祺的攻击呢?相反,欧卿祺的沉默还让宋芦下意识的觉得欧卿祺是心虚了,所以心里的火气就更大了,说出的话更加的尖锐无情。

  “呦,怎么,二少爷还觉得委屈了,我可不缺钱,这卡二少爷还是留着吧,什么时候看上合适的缺钱的了,二少爷再给人送去。”

  听到宋芦是真的生气了,尽管自己的心里是真的很无辜很憋屈,不过欧卿祺还是很大方的跑到宋芦的身边俯小做低,连连低声轻哄:“沁儿,我给你的和你自己当然不一样啊,我只是想照顾你而已,没有别的意思。”

  宋芦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语气不耐的说:“欧卿祺,你真的够了,我待会儿不想下去,你就说我身体不舒服,你出去吧。”

  听到宋芦说自己不想下去,欧卿祺急眼了,自己辛辛苦苦的准备了这么久,主角不去看,那么自己的准备不就白瞎了吗?而且如果宋芦不开心,那么自己折腾个什么鬼?所以说欧卿祺瞬间就不开心了。

  欧卿祺立马就将已经倒在了床上背对着自己的宋芦扳了过来,正对着自己的脸,一脸严肃的对着宋芦说:“不行,沁儿,你必须下去,你是今天的主角,你父亲也来了。你想让他为你担心吗?”

  宋芦闻言不说话,甚至都不肯睁开眼睛看一眼欧卿祺,欧卿祺急眼了就显得有些口不择言,直接就说了一句惹怒宋芦的话:“沁儿,你不下去,我就把那些资料曝光出来,你猜你父亲看到会是什么表情?”

  原本宋芦的心里是清楚的,自己不可能不出去,这样跟欧卿祺说不过是希望欧卿祺能够自觉一点,不在这里打扰自己休息,不管自己真实情况过得怎么样,宋芦都不希望自己的父亲会为自己担心。

  可是欧卿祺这一句直接就是威胁的话,真的就将宋芦惹怒了,原本宋芦还对欧卿祺费心费力给自己准备生日,还存着一点不跟欧卿祺计较的心思,可是欧卿祺一提起那些被欧卿祺买走的资料,宋芦瞬间就炸毛了。

  宋芦猛地睁开了眼睛,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看着欧卿祺的眼睛里充满了血丝,宋芦的理智被欧卿祺的话彻底击毁,同时宋芦狰狞的神情也让欧卿祺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心里后悔不跌。

  可是说出口的话也收不回来,欧卿祺只能是一脸慌张的看着宋芦,咬着唇说不出话,心里七上八下的。

  宋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看的泛着水光的眸子酝酿着黑色的风暴,在欧卿祺一脸紧张的注视下,宋芦突然就笑了,笑得那叫一个春光明媚,不过笑意不达眼底,让欧卿祺心里发慌。

  宋芦这时候微笑,在欧卿祺眼里还不如直接发火大闹呢,这种本该生气的场合笑得明媚动人,这样的场景看起来真的是不要太诡异了,欧卿祺有些后怕的吞了吞口水。

  宋芦扭头对着呆愣的欧卿祺一脸笑意的说出最寒冷无情的话,将欧卿祺的心片片割伤:“二少爷,这就是你的关心吗?我还真的是受宠若惊啊,是不是你找不到人陪你上床,我都得因为那些资料跟你上床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