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欧凡的话,欧卿祺和宋芦都不同程度的愣了愣,宋芦诧异的是自从自己嫁到欧家来,杨雨菲是从来没有给过自己好脸色,尽管宋芦自己也不在乎,可是之前欧凡这个大哥表现得还是比较友好的。

  至少没当着宋芦的面说出什么冷嘲热讽的话来,还努力的维持着自己好大哥的形象,然而今天欧凡的这句话就将自己之前营造的好大哥形象给毁了,虽然说宋芦从来都没有觉得这个大哥是什么好东西。

  况且宋芦本来就不是什么愿意吃亏的主,今天心情本来就不好,听到欧凡这挑衅意味明显的话瞬间就黑了脸。

  看到宋芦不开心了,欧卿祺瞬间也不开心了,你说自己费多大的力气才让这个小兔子笑了笑的,这欧凡轻而易举的一句话就让宋芦黑了脸,欧卿祺的心里瞬间就对欧凡充满了不满。

  “大哥,这话只怕是说得严重了点吧,我们夫妻的事,我自己还是有分寸的,不用大哥担心。”

  欧卿祺悠悠然的回答,搭在宋芦腰上的手也没有要拿下来的意思,只是轻轻地拍了拍宋芦的腰,安抚着宋芦的情绪。

  欧凡将自己的腿搭在了沙发上,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桌面,本来就显得女气的眼睛斜斜的挑起,看着宋芦的目光阴郁得不行,一看就是不怀好意。

  “呦,我这不是看弟妹委屈了嘛,二弟手里过的女人,没八十也有一百,大哥这不是替弟妹抱不平嘛,二弟啊,弟妹可是正经人家的千金,跟你之前玩弄的那些女人,可不一样。”

  欧凡这话的意思可谓是直白到不行,挑拨离间的意思也很明确,可是耐不住人家说的是真话啊!这欧家二少爷的花心名声谁不知道呀,欧卿祺本来就是一个花名在外的绯闻少爷,这话说出来,气氛瞬间就尴尬了不少。

  欧卿祺有些着急了,本来宋芦就对自己有意见,现在再听欧凡在这一胡说,那么宋芦还不得更加嫌弃自己?自己好不容易才让宋芦不排斥自己,好家伙,这欧凡的一句话就把自己瞬间打进了地狱,什么屁都没了。

  可是欧卿祺又找不到合适的反击欧凡的话,毕竟人家说的是实话不是?看着宋芦晦暗不明的脸色,欧卿祺瞬间就心虚了,看着欧凡脸上的红痕,欧卿祺忍不住恶狠狠的想,他妈的这杨雨菲咋不挠死你呢!

  尽管欧凡说的是实话,可是宋芦不乐意听啊!在宋芦的思想里,不管自己私底下和欧卿祺怎么吵吵,矛盾多么的严重,可是那都是自己两个人之间的事,关你欧凡的屁事啊!

  再说那欧卿祺再不好那也是自己的丈夫,听到别人挤兑自己丈夫,还不反击,这就不可能会是宋芦干的事,所以说,在欧凡决定挤兑欧卿祺的一瞬间,宋芦的护短意识就爆发了,然后就果断和欧卿祺站到了统一战线。

  “大哥,阿卿之前再怎么玩,那不是不懂事还年轻嘛,要我说年轻的时候贪玩也不是什么坏事,我可听说大哥年轻的时候,红粉佳人也不少呢!”

  宋芦这招祸水东引做得那叫一个漂亮,因为宋芦一说欧凡年轻的时候,杨雨菲就僵直了身子,看着欧凡的目光里也闪烁着恨意,脸上厚厚的粉底,加上脸上遮掩不住的五指印,杨雨菲看起来格外的狰狞。

  “弟妹说笑了,我哪能有二弟厉害,只不过是传言罢了,我跟你大嫂感情好着呢,我可不敢在外边拈花惹草的,比不上二弟优秀,小姑娘都赶上倒贴,大哥老了,没人看得上了。”

  宋芦真的很佩服欧凡的厚脸皮,夫妻俩一个一脸的巴掌印记,一个顶着一脸的指甲印,还大言不惭的告诉自己夫妻俩感情好着呢,这是骗鬼呢?还是当自己是瞎子啊!

  不过欧凡愿意装逼,宋芦也乐意配合,所以宋芦就故作羡慕的趴在了欧卿祺的胸口,然后语气惊讶的说:“也对呵,阿卿你看,大哥大嫂这夫妻生活一定很不错,这多激烈啊,都破相了,你可得跟大哥多学学。”

  7更新最快上lv酷k匠z+网*

  宋芦主动投怀送抱,欧卿祺求之不得,急忙伸手搂住了宋芦的腰肢,然后将自己的下巴轻轻地抵在宋芦的头顶,时不时蹭了蹭,目光充满了温情,可嘴里说出的话却是毫不留情。

  “是是是,听芦儿的,我多跟大哥大嫂学习,不过我可舍不得将你的脸上抓出那样的红痕,别人看到了是要笑话你的知道吗?知道的说我们夫妻感情好,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打架了呢。”

  闻言杨雨菲和欧凡的身子不同程度的僵直在原地,宋芦有些好笑欧卿祺的毒舌,不过还是故作惊奇地说:“呀,还是你想得周到,要是脸上留疤了,那我可不依你,再说我也没有那么长的指甲,抓不出那样的痕迹啊。”

  宋芦和欧卿祺的一唱一和,说得杨雨菲和欧凡的脸色一黑一红的,不是一般的难看,可是话题是自己挑起来的,欧凡也只能是打落牙齿混血吞,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脸色苍白的杨雨菲,欧凡就起身回了房间。

  杨雨菲心里对欧凡真的是绝望了,不管什么时候,欧凡都只会把所有的错误往自己的身上推,自己这些年给欧凡背了多少黑锅,杨雨菲自己也说不清,可是杨雨菲现在真的是对欧凡死心了,是真的死心了。

  “弟妹,生日快乐,大嫂今天身体不舒服,就先回房间休息了,我给你准备了生日礼物,晚点给你。”

  面对杨雨菲的突然示好,宋芦是真的有点发懵了,心里嘀咕着难道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不过还是出于礼貌对着杨雨菲微微一笑:“谢谢大嫂,身体不舒服就好好休息吧,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我过来照顾你。”

  “恩,我上楼了。”

  杨雨菲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的时候,宋芦的心里瞬间就有些闷闷的,因为宋芦从杨雨菲的眼里看到了自己熟悉的伤痛,那种被爱所伤的痛,杨雨菲单薄的背影也让宋芦失去了对杨雨菲平日里的敌意,多了一丝关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