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的话将两个男人的思绪从谈话中拉了回来,宋耿秋看着自己面色红润的女儿,心情好得不行,这是自己捧在手里长大的宝贝疙瘩,自然是希望她过得好的。

  欧卿祺则是看着宋芦红肿的唇有些好笑,可是一笑就扯到自己被咬破的嘴角,然后就是一阵微疼,看着宋芦的目光也是爱恨交加的,说不清的暧昧。

  “得了吧,等你去接我,那得等到什么时候?你这个懒丫头,不会是刚刚起床吧!这都是什么时候了,没一点分寸。”

  欧母听到宋耿秋说宋芦轻声低笑,然后捂着嘴说:“我说亲家公,你就快别说了,你看我家老二的媳妇儿脸都红了,再逗估计是要哭了,我可舍不得我家这宝贝媳妇儿哭呀!”

  白舒雅也缓缓插话:“就是,亲家母说得对,老宋你呀,就少操心了,人家年轻人的事,你话多什么呀!”

  “是是是,你们都有道理,我不说了行不行?这儿大不由娘,我这个当爹的说的话,不算数咯!”

  听到宋耿秋这一半抱怨一半打趣的话,大家都忍不住笑了,尽管自己因为江风的事情心情不好,不过自己的父亲能在自己生日这天过来给自己过生日,宋芦的心里还是真的很开心的,所以也配合的笑着。

  宋芦极其自然的走到了欧卿祺的身边坐着,然后对着一旁坐着的欧家二老说:“爸妈,您们什么时候到的啊?之前我听说是晚上,我还想着去接您们来着,没成想,我这还没出门呢,您们就到了。”

  欧父一向严肃的脸上换上了温和的微笑,看着宋芦的眼神也充满了宠爱,宋芦看着突然从冷面臭老头变成和蔼可亲的老人的欧父,表示自己真的有点接受无力,这样的前后变化实在是太大了好不好!

  宋芦觉得如果不是自己真的是知道并且见识过欧父那副冷面孔的话,估计自己真的都会被欧父这副慈爱的模样给欺骗了。

  不过既然人家要伪装出父慈子孝的场景,宋芦觉得自己怎么可以不配合呢?而且宋芦也不想让宋耿秋为自己担心,所以和欧父说话的时候语气中也带上了小女儿的撒娇,惹得欧父哈哈大笑。

  “我们回来的飞机提前了,老二去接的我们,又不是不认识路,还要那么多人去接干嘛?再说你今天可是大寿星,哪里会有让你干活的道理。”

  “呀,合着今儿是的主场是吧,那我可不客气了,王叔,晚饭给我加个糖醋排骨,我要加餐!”

  白舒雅适时的表现了自己的贤惠和对宋芦的宠爱,一脸的宠爱笑意:“你这孩子,就这点儿追求,一个糖醋排骨就满足你了,也不说趁着今天好好敲诈你爸爸一把,这样的机会一年可只有一次哈!”

  听到白舒雅的话,宋芦微微皱了皱眉,其实说实话,宋芦是真的不想搭理白舒雅的,因为宋芦原本就对这个后母没什么兴趣,更提不上什么感情。

  更何况加上宋芦发现了白舒雅之前和司机的那件事后,宋芦对白舒雅直接就是从无感变成了厌恶,白舒雅和宋菲在公司里的那些小动作,这样的一个女人,真的是很难让宋芦有什么好感。

  可是在这样的场合宋芦哪怕是心里对白舒雅再有意见,也不会说什么,因为在欧家,丢的就是自己的脸面,尽管宋芦有了和欧卿祺离婚的念头,可是宋芦也没有兴趣让自己成为众人眼中的笑话。

  “阿姨,您这不是为难我爸呢嘛,我这是在等着我爸自己给我呢,我要是自己开口要,那不是显得我爸没风度嘛!老爸,您说对不?”

  宋耿秋直接一只大手拍在了宋芦毛茸茸的脑袋上,轻轻地揉着,眼里满满的都是宠爱:“是咯,你给我留面子,我给你礼物是吧?你这丫头,性子调皮,一定没少给亲家添麻烦吧!”

  “亲家公,你这可就冤枉我家媳妇儿了,这丫头一天乖着呢,我家宝贝着呢!”

  欧母护短的话,成功引来了宋耿秋的朗声大笑,客厅里的气氛也瞬间到了高潮。

  “亲家公,我们上楼去,让他们在楼下玩,等会儿再下来吃饭,王叔记得把宋芦要吃的糖醋排骨做上,别让我们的小寿星嘴馋了!”

  看到欧父宠着宋芦,宋耿秋的心里自然是高兴的可是面子上还是要谦虚一下,不然就显得有点得意忘形了不是。

  所以宋耿秋拍着宋芦的脑袋轻声说:“亲家,你和亲家母可别给我把这个小丫头给惯坏了,本来就够嚣张的了,再惯,可就没招了。”

  “不嚣张,不嚣张,宋芦多可爱啊!自己的孩子怎么看都好,走吧,我们上楼说话。”

  “行,舒雅你就跟亲家母说话,我就上去了。”

  “哎呀,老宋你就快去吧,年纪大了话多,就不怕孩子们笑话你!亲家母,我们也上楼去,我给你看看我出国新买的护肤品,用起来效果还不错,你试试。”

  说话间四个老人就都走了,原本还在挺热闹的客厅瞬间就变得有些空荡荡的了,欧卿祺似有意无意的将自己的手搭在了宋芦的腰上,将自己的脑袋靠在了宋芦的肩头上。

  耳边传来的呼吸刺激着宋芦的感官,让宋芦有些不自然的扭动着自己的身子避开欧卿祺的动作,可是腰上固定着的大手让宋芦避不开欧卿祺的动作,只能是红了脸死死地瞪着欧卿祺。

  Ov最新U章s3节上d…酷匠W网

  “欧卿祺,你给我放开!”

  “芦儿,你乖乖的,你爸爸在楼上看着呢,别闹。”

  闻言宋芦余光一瞟,果然就看见宋耿秋站在楼梯口一脸的笑意,为了不让宋耿秋担心,宋芦就咬牙忍了欧卿祺的得寸进尺。

  看着宋芦和欧卿祺肆无忌惮的亲热,欧凡就忍不住想起了杨雨菲的粗鲁,说出的话自然买也就带上了一股酸气:“二弟,你这可真的够按耐不住的,这还当着人呢,就这么迫不及待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