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的嗓音里还带着刚刚睡醒后的慵懒,而大眼睛里还有着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的惺忪睡意,明显就是没有完全睡醒的节奏,原本有些微微发白的唇色都因为欧卿祺不由分说的一通好咬,变得樱红水润。

  欧卿祺觉得,这样的宋芦看起来真的让人感觉很有食欲,宋芦一只手抓着被子的一角,另一只手则是轻轻地揉着自己的眼睛。

  嘴里说出的话,有着平日里没有的甜腻,温温软软的,就像是一只小巧的猫咪,趴在主人的胸口上肆意的接受着来自主人的宠溺,微微挑起的下巴一样的美好。

  这样乖巧的宋芦让欧卿祺微微一愣,当宋芦用那种温软甜糯的嗓音,轻声嘀咕说欧卿祺嘴里有糖果的味道的时候,欧卿祺感觉就像是有人拿着羽毛在自己的心口轻轻地挠了一下一样的微痒,却又发自内心的舒服。

  因为宋芦的模样让欧卿祺觉得这个小人儿实在是太可口了,所以欧卿祺也觉得真的没必要委屈自己,而且欧卿祺还极其不怕死的在心里安慰着自己,之前自己亲了宋芦不也没事嘛,自己就再亲一口就好。

  作为一个真正的行动派,欧卿祺打定主意后随即走到了床边,一只手抓住宋芦还在锲而不舍的揉着眼睛的手,一只手搂住了宋芦的腰,然后就是无尽的索取。

  宋芦觉得如果自己某一天死了,那么必然是因为缺氧窒息而死的,而且事情的重点是,自己居然是被欧卿祺给亲死的!一想到这个可能宋芦的心里瞬间就炸毛了,所有亲吻带来的浪漫也荡然无存。

  &.最H新章_(节√&上:`酷匠J:网

  推了好几次确认自己推不开欧卿祺之后,宋芦小朋友为了表达自己内心的悲愤,直接就张嘴迎合着欧卿祺索吻的动作,宋芦的主动让欧卿祺有着意外,不过还是很享受宋芦的回应,然后结果就是,被宋芦咬了。

  出卧室门的时候欧卿祺的内心真的是有不少悲伤的,因为自己亲宋芦的次数不少。自己挨咬的次数也不少啊!这要是亲一次被咬一次,那么自己不是自虐啊!这都什么事啊!自己亲一下自己老婆,还得挨咬?

  欧卿祺觉得这个世界真的是太混乱了,自己是真的没办法很好的理解,这个世界的女人,到底都是怎么了。

  也就是半个来小时的事,欧家两兄弟的脸上都不同程度的挂了彩,欧凡被自己老婆抓了一脸的红痕,一看就知道战况激烈,只不过到底是因为什么发生的战况,就真的惹人寻味了。

  欧卿祺的直接更明显,嘴巴都给咬破了一个口子,脸上也有消散不去的红色,一出现就不自觉的惹人注目,不少人都低低感叹,二少爷这夫妻的感情是真的很好啊!

  欧卿祺看到欧凡脸上的指甲印,有些微微发愣,然后再配上自己大哥那一脸的黑色,欧卿祺就知道,估计这两口子是吵架了,欧卿祺只是看了一眼欧凡,没有说话,在宋芦生日这天,欧卿祺是真的不想发生点别的什么。

  可是欧凡不那么想啊!欧凡被自己老婆抓了一脸的红痕,还没办法遮掩,顶着众人的诡异目光那种感觉真的是不要太酸爽了,欧卿祺看了一眼不说话的表现,在恼羞成怒的欧凡眼里直接就是赤裸裸的挑衅。

  欧凡一转头就看到了欧卿祺嘴上的口子,然后眼里翻涌着莫名的愤怒,忍不住开口说到:“二弟,你跟弟妹感情不错啊,这嘴都咬破了,年轻就是好啊。”

  有种人就是真的犯贱的那种,不管自己想不想招惹他,他都一定会扑上来咬自己一口,这样的无力感欧卿祺是真的深有体会,而且欧卿祺还忍不住在心里感叹,欧凡和杨雨菲真的不愧是一家人好不好?

  这犯贱的德性都长得一模一样,不过此时的欧卿祺明显就忘记了,自己和欧凡也是一家人,一个爹生的。

  “大哥说笑了,我跟芦儿刚刚结婚,自然是热乎劲儿大的时候,比不得大哥大嫂老夫老妻了,还能把脸都给抓了,这样子看起来,感情自然是比我们好得多。”

  欧卿祺不提那个脸上的红痕还好,一提起欧凡就一肚子的火,随即看着出来的杨雨菲也没有了好脸色,就是连掩饰的心情都没有了,脸色阴沉的哼了一声,直接就扭头离开。

  然而,欧凡的那一声哼在欧卿祺和杨雨菲眼里就显得意味深长了,欧卿祺自然是知道欧凡是针对自己的,所以也没有多大的反应,毕竟你都挤兑人家了,还不准人家生气?那不来玩笑呢嘛!

  可是杨雨菲不知道欧凡和欧卿祺说了什么啊!一出门就看到自己的丈夫冷哼了一声就扭头走了,而且欧凡之前还和杨雨菲打了一架,此时此刻,想要杨雨菲不多想,真的是不大可能的好不好!

  所以杨雨菲的脸色瞬间就变了,脸上厚厚的粉都遮不住脸上的红红的五指印,而通红的眼睛则无声的证明杨雨菲之前哭过的,现在看着杨雨菲的脸色,欧卿祺就更加确定了,欧凡必然是和杨雨菲吵架了。

  欧卿祺对杨雨菲和欧凡之间的事实在是提不起兴趣,看了一眼愣在原地散发着黑气的杨雨菲,挑了挑眉就直接下了楼。

  宋耿秋带着白舒雅到欧家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诡异的场景,欧卿祺破着一张嘴,一脸的笑意盎然,欧凡红着一张脸,也是笑得热情无比,宋耿秋是真的有点搞不清楚状况,微微有些发愣,不过还是笑着走进了欧家。

  欧卿祺伸出手接过宋耿秋手里的东西,一边和宋耿秋寒暄:“爸,您来就行了,怎么还带东西了呢?一路过来还顺利吧?”

  宋耿秋尽管对欧卿祺嘴上的口子有点小疑惑,不过鉴于欧卿祺今天的表现还是很好的,所以宋耿秋还是很开心的回答着欧卿祺的问候。

  “你这孩子,我宝贝闺女过生日,我不给她买礼物,她能放过我?沁儿那个小丫头脾气刁钻得很,平日里还是要你多包容包容她,过日子是两个人的事,你没事就多让让她,就算是我过分的要求了。”

  “爸,您说的什么呀,那是我老婆,我哪能不疼着宠着,还能让她受委屈?爸您就放心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