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那个佝偻着背影从自己眼前走开的那个老人,欧卿祺的眼角有点微微发涩,心里百味陈杂。

  是这个老人在自己无处可归的时候收留了自己,照顾自己,一生未婚,哪怕是在自己回到了欧家,这个老人也为了照顾来到了欧家做一个普通的佣人。

  王叔对欧卿祺的意义,就相当于一个父亲,真正的父亲,欧卿祺对王叔的感情和在意,远远不是欧父能够比肩的,感受着自己口腔里的甜味,欧卿祺是真的低头笑了。

  握着自己手里的那颗糖,看着那个印在糖纸上的傻乎乎的咧嘴露出大白牙的大白兔,有些无奈的挑了挑眉,然后紧紧地将那个傻兔子抓在了手里。

  欧卿祺突然就想起了宋芦,那个一着急就会红眼睛的冲着自己大喊大叫的小兔子,低声轻笑,然后迈步朝着楼上走去。

  走到卧室门口,欧卿祺如入无人之境一样肆意漫步朝着床边走去,宋芦还是在床上安安分分的躺着,不过好看的眉头却不知道因为梦到了什么而紧紧地皱着,让欧卿祺看得心里发酸,微微闷疼。

  欧卿祺轻轻地坐在了床边,将自己的大手轻轻地放在了宋芦的眉头上,试图抹去宋芦眉头的痕迹,低下头轻轻地在宋芦的额头上轻轻印下一吻,然后安静的坐在了床边静静地看着宋芦。

  阳光斜斜的散落在屋子里,有些调皮的散在宋芦长长的睫毛上,在脸上留下一片细碎的光芒,让宋芦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古希腊神话中的女神一样,安静而不可侵犯。

  睡着了的宋芦貌似忘记了时间的流失,直接沉浸在自己的睡梦中不愿意醒过来,在一旁安静等着宋芦醒过来的欧卿祺却知道,自己不能让宋芦再这样睡下去了,因为时间是真的来不及了。

  尽管欧卿祺自己的内心是真的不愿意将宋芦叫醒的,一个睡着了的宋芦明显就比平日里张牙舞爪的宋芦要可爱很多,就像是一个安静乖巧的小兔子,惹人怜爱。

  “芦儿,醒醒,别睡了,快点起来了。”

  宋芦觉得,吵人睡觉的人都是很不要脸的,特别是吵自己睡觉的人,那就是一个罪无可恕,而此时好心叫宋芦起床的欧卿祺在宋芦眼里就是那个臭不要脸的吵自己睡觉的人。

  宋芦将自己的大手狠狠地朝着那个正在不断发出噪音的方向拍了过去,一只吵人睡觉的大苍蝇,宋芦觉得自己必须将这只苍蝇拍死!

  无辜的欧卿祺就成为了宋芦眼里的大苍蝇,然后顺理成章的接受了来自宋芦的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脸上,尽管还在处于睡梦中的宋芦没有使出多大的力气,不过还是在欧卿祺的脸上留下了一片红艳艳的痕迹。

  无辜挨揍的欧卿祺的内心真的很崩溃,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啊!自己好心还挨揍,还有比自己更加憋屈的人吗?而且这不是自己第一次被宋芦打了吧,欧卿祺觉得自己的威严在宋芦这里真的毫不存在的痕迹了。

  欧卿祺的心里瞬间就怒了,眼里划过一丝危险的暗芒,大手轻轻地按住了还在扭动的宋芦,然后就将自己的唇压在了宋芦的唇上,轻轻地撕咬着。

  原本是有一只大苍蝇在吵自己睡觉,这样的情况就已经让宋芦很抓狂了,可是现在的情况呢?苍蝇没有了,妈蛋直接就变成大型犬了,不但不吵自己睡觉了,而且还安静了,只是改变成咬自己了。

  宋芦迷迷糊糊的意识里还是有些郁闷的,因为宋芦发现自己这段时间梦见被大狗咬的频率真的是有点高了,为啥自己老是会梦见被大狗咬呢?宋芦是真的很郁闷啊!

  唇上传来的轻微撕痛,还没有睁开眼睛的宋芦有些生气的反嘴咬了回去,然后欧卿祺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口,唇上直接被宋芦咬出了淡淡的血丝。

  挨打,被咬,欧卿祺觉得自己真的是不要太郁闷了,宋芦的反抗动作直接就激起了欧卿祺的怒气,原本还在轻轻琢着宋芦的唇的欧卿祺瞬间就变得凶猛无比,直接就压在了宋芦的唇上。

  6酷匠。《网Un永久mY免*费Ri看小说

  原本的清浅亲吻就变成了有些暴虐的撕咬,这样粗暴的动作宋芦是真的没办法再接着睡觉了,猛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然后就看到了一张放大了的俊脸在自己的眼前,彻底地清醒了。

  一开始的清尝浅琢在两个人的你来我往中变得不再淡定,欧卿祺将宋芦抱了起来,死死地搂着宋芦纤细的腰肢让宋芦很加贴近自己,亲吻中逐渐带上了一丝情欲的味道,让宋芦本能的发现了潜在的危机。

  宋芦此时是真的顾不上欧卿祺为什么会能进到自己的房间了,因为欧卿祺逐渐变得急促的呼吸和不再老实的手就让宋芦明白了,欧卿祺的目的不止于这个吻呐!

  欧卿祺是真的有将宋芦吃掉的想法,可是今天的场合实在是不合适,宋家的人就快要来了,欧家二老也在家里,如果自己和宋芦迟到了就真的不好了,所以欧卿祺还是压制着自己心里翻涌着的怒气。

  许久欧卿祺吃够了自己想要的味道,欧卿祺才念念不舍的唇,看着宋芦有些红肿的小嘴,欧卿祺好心情的笑了。

  看着欧卿祺的笑脸,宋芦有些懵逼了,然后问出了一个让宋芦自己都有些抓狂的问题:“你嘴里有糖果的味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