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凡是真的忍不了杨雨菲了,皮肉上的疼痛让欧凡真的是发火了,甩手一把将杨雨菲掐在自己手上的指甲打开,将杨雨菲推翻在地上。

  古人说过这样一句话,那就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这句话真的很正确的,因为此时的杨雨菲就很好的诠释了这句话的真谛,杨雨菲在倒地的时候顺手抓了一把欧凡的脸,然后就留下了一片红艳艳的抓痕。

  酷*#匠网*永B久…免+"费'看A小V说。*

  杨雨菲的脸上有欧凡留下的巴掌印记,红通通的一大片,头发散乱的披在肩膀上,眼里散发着浓浓的疯狂怨念,看着欧凡脸上的抓痕低低冷笑,往地上狠狠地吐了一口口气,挑衅的看着一脸怒气的欧凡。

  杨雨菲之前尽管说眼里散发着怨念,可是整体上还是比较整洁的,因为长期的富贵生活让杨雨菲看起来也不失贵妇的优雅气质,可是现在呢?一头乱发衣裳不整,整个就是一个活脱脱的泼妇模样!

  欧凡直接就是快要被杨雨菲折磨疯了,看着这疯狂成性的杨雨菲,欧凡心里有再多的气也发不出来,只能是死死地瞪着杨雨菲,然后伸出手摸了摸自己脸上的抓痕,咬牙按下自己心底的怒气。

  “杨雨菲,今天家里有客人,我不想跟你吵架,如果你觉得这日子真的没办法过了,那就甭过了,可是如果今天你再敢闹事给我添乱,你看我怎么收拾你!你他妈的别以为自己真的还是杨家的大小姐!”

  欧凡说完抓上自己的衣服就直接走到了浴室里去,顺便还将浴室门给锁上了,留下杨雨菲一个人跌坐在地上,双眼无神的看着欧凡的背影,默默地流出了眼泪。

  杨雨菲伸出颤抖的手轻轻地摸着自己还在滚烫刺痛的脸,感触着欧凡给自己的那个巴掌,直接就有了发疯的欲望,那个自己曾经深爱的男人,不但不爱自己,还动手打自己了。

  杨雨菲曾经是爱欧凡的,不然也不能不顾家人的反对执意要嫁到欧家,而且还是在明明就知道欧凡不喜欢自己的情况下,那时候还在相信爱情就是一切的杨雨菲,怀着满腔的热情让欧凡娶了自己。

  可是欧凡真的会爱上自己吗?杨雨菲真的不知道答案,结婚很多年了,杨雨菲始终都处于一种独守空房的状态,欧凡嫌弃杨雨菲的情绪是从来都不会加以掩饰的,始终都是极其直白的。

  杨雨菲用自己的心捂了欧凡很多年,欧凡始终都不愿意去多看一眼那个在家里安静等着自己的女人,甚至如果不是欧父要求的话,欧凡甚至都不愿意回家。

  杨雨菲的爱情呢?在这样的时间消逝中杨雨菲自己也越来越不清楚,自己对欧凡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可是杨雨菲已经习惯了欧凡的冷漠,习惯了一个人住在偌大的空房间里。

  可是欧凡之前虽然说不喜欢杨雨菲,可是还是会给杨雨菲基本的尊重,最起码从来没有带过女人回家,从来没有动手打过自己,可是如今呢?杨雨菲自己也没有办法再去说服自己去相信等待欧凡了。

  因为欧凡的一巴掌,杨雨菲彻底灭了自己对欧凡的爱意,杨雨菲坐在地上轻轻对着自己呢喃:“从此也许真的只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了,欧凡,我不爱你了知道吗?我不会再爱你了……”

  欧卿祺不知道欧凡回到房间后和杨雨菲打仗了,自己在沙发上坐了好大一会儿,脑海里回荡着的都是欧凡那些多年不变的嘲讽和不屑,那些刺耳的话始终都在耳边回响,让欧卿祺控制不住自己心里的怒气。

  从外边采买东西刚刚回来的王叔看着欧卿祺独自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浓浓的寒意,就知道,这个孩子受了委屈,今天欧家一家人齐聚,谁让欧卿祺受了委屈,就显得无足轻重了。

  王叔浑浊的眼球里飘过一丝心疼,将自己手里的东西交给了身旁的保姆,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颗大白兔奶糖就朝着欧卿祺走去。

  王叔走到欧卿祺的面前将自己手中的糖慢条斯理的剥开,动作极其自然的将糖塞到了欧卿祺的嘴里,然后就看到欧卿祺睁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脸微笑的王叔。

  王叔走到欧卿祺的身边坐下,布满沟壑的大手在欧卿祺的身上轻轻地拍了拍,然后对着还在处于呆愣状态的欧卿祺轻轻说:“咋地了,给你吃颗糖你还瞪着我!别以为老头子我老了就不敢揍你了哈!”

  欧卿祺哪里会不知道王叔是为了调节自己的心情,只是王叔往欧卿祺嘴里塞糖这件事欧卿祺有点想不到,自己如今都多大了,王叔还用糖来哄自己开心,欧卿祺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要哭还是要笑了。

  不自觉的嚼着自己嘴里的糖,感受着从舌尖通过味蕾传到神经慢慢舒张的甜香,欧卿祺突然就觉得自己的心情没有那么郁闷了,相反还带上了一丝淡淡的甜味,欧卿祺微微挑了挑自己的眉毛。

  不过欧卿祺觉得,自己还是很有必要告诉王叔一声,自己真的已经不是吃糖的年纪了,这样的哄小孩子的招数,真的不适合用来哄自己这个正宗的成年人了。

  可怜的王叔还不知道,自己对欧卿祺表达爱意和关心的特殊方式遭到了欧卿祺的默默嫌弃,还在因为欧卿祺扬起的微笑而心情愉悦,拍了拍欧卿祺的肩膀就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