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卿祺拿着一朵花,漫步在楼梯上,心情是掩饰不住的欢喜雀跃,欧卿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激动,而且很期待宋芦面对自己给她准备的这样一个惊喜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不过欧卿祺突然就想起了王叔说的宋芦心情不好,心里划过一丝疑惑,嘴里轻轻嘀咕:“寿星的心情不好,这可是大事。”

  因为害怕宋芦发现自己有钥匙的事实,而且为了保持宋芦心情的美丽,所以欧卿祺很有礼貌的站在了宋芦的房间门外轻声敲门,可是敲了好几声都没有得到回应,欧卿祺的心里莫名的有些不安。

  欧卿祺轻手轻脚的打开了宋芦的房间门,这时候欧卿祺也不去掩饰自己有钥匙的事了,堂而皇之的直接就进入了那个被宋芦列为自己的禁地的卧室。

  一开始欧卿祺还是觉得内心有点忐忑的,因为如果宋芦是不想搭理自己才没有出声,那么自己的举动不但暴露了自己有钥匙的事,还极其有可能去招惹到宋芦。

  可是欧卿祺还是放心不下宋芦,所以最终还是咬牙进入了房间。

  走近了欧卿祺才发现宋芦睡着了,不自觉的舒了一口气,结果看到宋芦裹着被子躺在床上,小小的身子完全隐藏在宽大的被子里,只露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看起来格外的呆萌可爱。

  欧卿祺将宋芦放在被子外的手握在手里,感受到宋芦手上传来的透骨凉意,有些心疼的皱了皱眉,然后小心的将宋芦的手塞到了被子里。

  此时时间已经是下午了,房间里散落着细碎的阳光,有些淡淡的光芒散在宋芦的脸上,细小的绒毛也透露着细碎的金光,让宋芦看起来温顺动人。

  这样睡着了毫无防备的宋芦,让欧卿祺彻底的移不开眼,眸子里闪烁着的强烈情绪,几乎快要将宋芦彻底吞噬。

  手机突然响起的铃声在这安静的房间显得格外的突兀,欧卿祺急忙掐断了手机,欧卿祺直接就是大气都不敢喘,有些担心宋芦会被吵醒,不过相对欧卿祺的紧张,宋芦就只是简单了皱了皱眉,然后翻了个身接着睡。

  看了下时间,欧卿祺站起身来走到宋芦的身边,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描绘着宋芦的模样,那样的细致入微,那样的温柔入骨,欧卿祺脸上的微笑是自己也不曾想过的温柔,俯身轻轻地在宋芦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将自己从王叔手里抢过来的玫瑰花当到了宋芦的床头,有些不舍的用额头蹭了蹭宋芦的额头,欧卿祺洋溢着掩饰不住的笑意走出了卧室。

  “杰瑞,怎么了?”

  “二少爷,老爷和夫人还有半个小时就到机场了,您看是您自己亲自去接还是我去接机?”

  “你在公司等我一下,我爸妈我亲自去接,待会儿你去接宋芦的父亲。”

  欧卿祺拿上车钥匙后,走到门口后回头对着王叔说:“王叔,宋芦爱吃糖醋排骨,你多给做点儿,还有就是别上去叫她,她睡觉呢。”

  王叔一脸嫌弃的对着欧卿祺挥了挥手,一副儿大不中留的哀怨口气:“是是是,知道了,你媳妇儿爱吃啥,你赶紧忙去吧!”

  欧卿祺对着王叔挑眉一笑,然后就大步离开了欧家。王叔看着欧卿祺的高大背影,突然就想起了自己跟这个孩子初见的时候的模样,忍不住低低的感叹,那时的小人儿,如今竟然也是娶妻成家了,自己是真的老了。

  欧卿祺到机场的时候时间刚刚好,没等几分钟欧家二老就出现在安检口,老爷子还是一脸的严肃不苟言笑,欧母还是一脸的尖酸刻薄,面对这样的家人,欧卿祺突然就觉得,宋芦嫁给自己是真的委屈自己了。

  接过欧父身后助理手里的行李,欧卿祺低首走在欧父的身后,一派恭敬。

  “家里情况怎么样?公司的事情处理起来有什么问题吗?”

  酷匠网@唯x一J正版…i,Y.其他》都)是D{盗$版/

  “爸,家里一切都还好,公司的仓库出了点问题,不过因为牵扯到大哥我没有私自处理,只是把人扣下来了,等着您回来拿主意呢。”

  欧父原本舒展的眉头听到欧卿祺提起欧凡后狠狠地皱起了一个弧度,幽深的鹰眼里闪烁着危险的光芒,看着欧卿祺的眼睛充满了压迫。

  欧母本来就尖锐的眼角此时更是好好的挑起,看着欧卿祺的目光充满了不善,语气自然没有一丝友好的痕迹。

  “呦,这怎么了,我们才出门多久,你就忙着栽赃你大哥了?没一点样子!”

  欧父听到欧母明显不分青红皂白的就维护欧凡的行为没有丝毫阻止的意思,只是淡淡的的瞟了一眼镇定站在原地的欧卿祺,不言不语。

  “爸,关于大哥这件事等到明天的公司例会上我会给您做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不过请母亲放心,我对陷害大哥没兴趣,这件事跟大哥大嫂都有关系,等到明天,您自然就清楚了。”

  欧父看了看波澜不惊的欧卿祺,听到他毫无破绽的话和镇定自若的神情,眼底伸出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欣慰,随即锐利的鹰眼微微闭上,布满沟壑的大手轻轻地敲打着手里的拐杖。

  “行,我等你给我解释,希望你别太让我失望。”

  “父亲放心,我自然会竭尽全力。”

  欧母在这个时候就是完全插不上话了,只能是狠狠地瞪了欧卿祺一眼,然后就扭着身子跟上了欧父的步伐。

  车上,欧母坐在后座上淡淡的看着车窗外的景色,欧父一上车就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一句话也不说,看不清情绪。

  欧卿祺从后视镜里看了看自己父亲的模样,心里划过一丝自嘲,收敛好自己的情绪,低声对着欧家二老开口。

  “爸妈,今天是宋芦生日,我在家里安排了一个简单的聚会,把宋芦的父亲和阿姨都请来了,给您们接风的同时也给宋芦庆生,父亲您看行吗?”

  欧父闻言终于睁开了久久闭着的眼睛,目光晦暗不明的看了看欧卿祺,看着这张跟自己极为相像的脸,情绪格外的复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