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是这样的,今天我爸妈也刚好从国外回来,我想把您也接过去吃顿饭,给芦儿过生日,您看行吗?”

  欧卿祺的话是真的戳到了宋耿秋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因为欧卿祺为了宋芦的生日,特意过来接自己,这样细致入微的关怀让宋耿秋感受到了欧卿祺对重视,所以欧卿祺的请求自然是全盘答应的。

  “行,晚点我就带着你白阿姨一起过去!你回去好好准备,那丫头喜欢吃糖醋排骨,可别忘了给她做点儿。”

  宋耿秋大手一拍就决定了接下来自己和白舒雅的去向,尽管白舒雅的心底不满,可是脸上还是保持着完美的微笑,就像是最疼爱女儿的母亲,对宋耿秋的说法连连点头。

  欧卿祺得到了宋耿秋的同意,扬眉一笑,站起身来对着宋耿秋微微弯腰:“爸,那我就先回去了,待会儿我再过来接您,您看行吗?”

  宋耿秋连连挥手,语气中夹杂着难以掩饰的欢喜和愉悦:“没事,你去忙你的,我们等会儿自己过去,又不是不知道地方,不用你来接。”

  “那行,爸我就先走了。”

  “去吧,我们等会儿就过去。”

  欧卿祺离开的背影看起来说不出的潇洒俊逸,宋耿秋看得极其满意,嘴角扬起的弧度难以掩饰自己心里的欢喜。

  感受到宋耿秋心情的愉悦,白舒雅的心里猛地咯噔一下,翻腾着浓浓的不安。

  按耐下自己内心的情绪,白舒雅维持着脸上的微笑,伸出柔若无骨的手轻轻掐了一把宋耿秋的腰,然后语气哀怨中带着娇嗔。

  “呦,现在满意了?之前不知道是谁,跟我嚷嚷我给他的宝贝女儿找了个混账婚事,怎么,现在开心了?”

  白舒雅的话不但没有引起宋耿秋生气,相反,宋耿秋伸出手将脸上没有岁月痕迹的白舒雅搂在怀里,大手轻轻地抚摸着白舒雅的头发,低低发笑。

  “怎么,还跟我闹脾气了?我那不是着急了就口不择言了吗?还生气呢?”

  白舒雅将手放在宋耿秋的胸膛上,整个人趴在宋耿秋的身上,低着的头看不清脸上的神色,可是低垂的眼里划过一丝恨意,可是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娇嗔柔软。

  “哪能啊!就只有沁儿才是你的宝贝疙瘩,我哪能跟你生气啊!”

  “听听,这都说的什么混话,你跟娇娇不也是我的宝贝疙瘩吗?一天没事尽瞎说,一把年纪了还跟个小孩子似的。”

  白舒雅一下子从宋耿秋的怀里起身,然后站起来双手叉腰对着宋耿秋恶狠狠的说:“谁一把年纪了?你会不会说话啊!嫌弃我老了是吧,那你就去找年轻的呗!”

  看着白舒雅故作凶狠的对着自己瞪眼耍狠,宋耿秋对着白舒雅哈哈大笑,逗得白舒雅也维持不住自己脸上的神情,笑着跑上了楼,整个客厅里都回荡着宋耿秋爽朗的笑声。

  “我去给你宝贝疙瘩找一个漂亮的生日礼物去,你个糟老头子别上来打扰我!哼!”

  宋芦不知道欧卿祺去做了什么,可是一回到家里就发现家里的气氛不大对劲,那就是一直都冷清得就像是没有人住的欧家有了一股热闹的气氛,这样的转变宋芦觉得自己还是暂时没办法接受。

  一路慢慢的走回来,宋芦的心情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宋芦也想明白了,哪怕是真的那么又能怎样呢?那是宋菲和江风的事,自己没有资格插手,甚至自己就是连心痛的资格都没有。

  欧家弥漫着一股宴会的气息,厨房也在有条不紊的忙碌着,而到处换上的灼热的火红玫瑰无形的散发出一股浓烈的热情和袭人的香味,给这个平日里波澜不起的宅子添上了一丝人气。

  宋芦挑了挑眉,突然想起了今天是欧家老爷子和老太太回来的日子,这样的打扮,必然是为了迎接回来的两人吧。

  不过宋芦的心里还是忍不住怀疑,那个严肃的老头老太太会喜欢这红艳艳的玫瑰花吗?这样的打扮,貌似真的不适合那个即将到来的两人吧。

  “那个王叔,爸妈啥时候到来着,用不用去接机啊?”

  x酷匠;网正fV版_e首发|%

  “二少奶奶,老爷和太太晚上五点到家,二少爷都安排好了,不用接机都行。”

  “行,我知道了,爸妈回来了你记得让人给我打个电话,我上楼休息会儿。”

  “我知道了,二少奶奶您去休息吧。”

  宋芦揉着自己额头漫步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有些头疼那个不喜欢自己的欧父欧母,本来自己的日子就不太平,现在多了两个不喜欢自己的人,只怕是更加没有什么清静的日子了。

  杨雨菲从外边逛街回来就看到家里被布置得直接就是美丽非常,火红的玫瑰花沿着楼梯徐徐往上,依次排列,淡淡的散发出一股宜人的花香。

  而家里一股浓烈的宴会氛围,一切都是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是个傻子都知道,家里这是有活动,可是杨雨菲之前并没有接到什么家里要来人的通知,杨雨菲可不会觉得,这样的打扮会是为了迎接欧父欧母。

  随手扯下一朵玫瑰花,放在鼻尖轻轻一闻,杨雨菲都觉得自己的心情好了不少,同时也认出了自己手中的这些玫瑰的价值,进口的香水玫瑰,枝枝价值不菲。

  “王叔,这是怎么回事?谁让你们收拾的?这些花是谁买的?”

  王叔放下自己手里的工作走到杨雨菲的跟前,看到杨雨菲手里抓着的花有些不自觉的皱了皱眉。

  “二少爷买的花,我们在布置会场给二少奶奶过生日呢。”

  杨雨菲的心里尽管有了猜测,那就是这些花是欧卿祺的手法,因为杨雨菲可不会认为自己的那个木头丈夫能够有这样的情调,可是在听到真的答案的时候心里还是忍不住猛地一缩,用力折断了自己手里的花。

  “是吗?二弟还挺有情调啊!”

  将自己手里的花有些恶狠狠的扔到了地上,杨雨菲浑身散发着冷气朝着楼上噌噌就上去了。

  王叔捡起那朵被杨雨菲蹂躏得不像话的可怜玫瑰,然后吹了吹上边的话,语气悠悠然的说:“多贵的花啊,愣是被糟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