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欧卿祺的突然到来,说实话宋耿秋还是比较意外的。

  欧卿祺到宋家的时候宋耿秋正在午睡,欧卿祺拒绝了管家去叫宋耿秋的提议,一个人坐在楼下的客厅里等着宋耿秋睡醒。

  其实宋耿秋在欧卿祺到宋家的时候就已经醒了的,可是因为之前宋芦被下放到工厂搬东西的事,宋耿秋对欧卿祺有不小的意见。

  所以宋耿秋的避而不见是对欧卿祺的惩罚,也是想要看看这个传闻中一无是处的绯闻少爷到底有什么能耐。

  欧卿祺这个人宋耿秋了解不多,当时因为白舒雅的极力撮合,宋耿秋才答应了宋芦和欧卿祺的婚事,可是对于欧卿祺的绯闻不断,宋耿秋还是比较介意的。

  而欧卿祺今天的突然造访,驰骋商场半辈子的宋耿秋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是真的看不透欧卿祺今天来的目的,因为眼前的这个男人没有丝毫富家子弟的浮躁,有的是让人讶异的镇定和沉着。

  欧卿祺在楼下坐着等了大概两个小时,脸上丝毫没有不耐烦或者是烦躁,一如刚来的时候一样,保持着淡然有礼的笑意,端坐在沙发上。

  宋耿秋看着欧卿祺的眼里有着不加掩饰的欣赏,走到欧卿祺的身边伸出大手拍了拍欧卿祺的肩膀,朗声轻笑。

  “好小子,来多长时间了,怎么也不让人去叫我?”

  欧卿祺的退后一步对着宋耿秋轻轻弯腰,神态是对长辈发自内心的尊重,身上丝毫没有年轻人的浮躁,让人打心眼里喜欢。

  “爸,我刚来没多久,想着让您多睡会儿就没让人叫你。”

  宋耿秋哈哈一笑,心情是真的不错,而刚刚进门的白舒雅听到宋耿秋的笑声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想不通为什么宋耿秋会突然这么开心,早知道,自从宋芦嫁给欧卿祺之后宋耿秋已经很少这样开怀大笑了。

  白舒雅一边停车一边问正在打扫院子的保姆:“今天家里来客人了吗?老爷怎么这么开心?”

  “夫人,姑爷过来了,老爷正在和姑爷聊天呢。”

  “姑爷?你是说欧卿祺过来了?他来干什么?大小姐没一起回来吗?就欧卿祺一个人来的?”

  “是的,就是姑爷一个人来的。”

  “行,你下去吧。”

  白舒雅的心里猛地咯噔一下,心里升起一股不安,因为白舒雅不知道欧卿祺突然跑来宋家到底是要干什么,宋芦没来,欧卿祺一个人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白舒雅觉得自己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处于一种被动挨打的状态,之前宋芦派人筛查公司账目的事已经让白舒雅的心里对宋芦起了戒心,所以欧卿祺的不请自来,在白舒雅眼里可不是什么好事。

  定了定心神,白舒雅挂上了自己一贯优雅动人的微笑,迈步朝着客厅走去。

  欧卿祺坐在沙发上,刺破窗帘进来的柔光芒轻轻的洒在了欧卿祺的头发上,度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辉,让欧卿祺看起来是那么的引人瞩目。

  白舒雅的心里划过一丝不甘,想着如果欧卿祺不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子,就这样的才貌,绝对不该是宋芦那个小贱人能嫁的,这样优秀的人,该是自己的女儿宋菲的才对,可惜了。

  “卿祺,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沁儿呢?没跟你一起过来吗?”

  白舒雅的出声打破了之前的平静,也让宋耿秋收回了自己对欧卿祺的注视,低下头轻轻一笑,就像是一个慈爱的老人一样满眼含笑的看着欧卿祺的。

  欧卿祺起身看着快步走来的白舒雅,看到白舒雅脸上挂着的完美微笑和口不对心的虚伪话,心里划过一丝不屑和嘲讽,可是面上的神态还是保持着一个后辈对长辈的尊重,低下头轻声回答白舒雅的问话。

  “芦儿今天有事先出去了,所以就我一个人过来,不请自来打扰了。”

  欧卿祺的放低姿态和对长辈的尊重,让宋耿秋对欧卿祺的好感成倍的往上增长,听到欧卿祺类似客气的话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

  “说的什么话,这里不就是你的家吗!难不成回自己家还要提前预约!胡闹!你和沁儿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哪来的打扰不打扰的真是!”

  白舒雅听到宋耿秋的话就知道宋耿秋对欧卿祺的印象不错,心里一惊欧卿祺的手段,收敛了自己心里的慌乱,然后急忙答话。

  “是啊!这孩子瞎说什么呢,这就是你跟沁儿的家,啥时候一起回来住,我给你们的房间都留着呢。”

  欧卿祺闻言低低一笑,对着在宋耿秋身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的白舒雅轻声回答:“谢谢阿姨,我会告诉芦儿的。”

  欧卿祺这一声阿姨对于白舒雅来说可谓是真的是穿肠毒药了,宋芦一直都不肯承认自己的地位,从来都只是叫自己阿姨,宋耿秋也视而不见,自己也只能是憋屈的忍着。

  可是欧卿祺也叫自己阿姨,白舒雅的心里感受可就是五味杂陈了,听到欧卿祺叫阿姨,宋耿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相反还对欧卿祺多了一丝喜爱。

  因为在宋耿秋看来,欧卿祺是处于宋芦的角度思考问题,然后随着宋芦的喜好来做事叫人的,这样不但不过分,而且还是充分的表现了欧卿祺对宋芦的重视。

  1酷k匠网s唯一正版.m,+其E他@都是盗版_¤

  作为一个对女儿内心有亏欠的父亲来说,只要女儿的丈夫能够带给女儿幸福,能够从女儿的角度去思考问题,那么别的一切都是微不足道的,一声无足轻重的称呼,就可以直接忽视了。

  “卿祺,今天难得过来,就直接留下吃饭了再回去,顺便去把沁儿接回来,今天是那个丫头的生日,回来吃一顿团圆饭,给沁儿庆生也算是。”

  宋耿秋大刀阔斧的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也让欧卿祺的心里好受不少,因为来之前欧卿祺就生怕一个宋家都没有人知道今天是宋芦的生日,而宋耿秋的话则是打消了欧卿祺的疑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