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过头一看,红色的铁门果然没有闭合,还处于半敞开的状态,我看着半开的门,感到极为不安,于是我赶紧把门给关上,然后锁上,再把木门也都关了起来,这才安心许多。

  将鞋子、雨衣随便丢在地上,我开启了电视,好让这个空间多一些声音陪着我,今天不知怎么的,觉得比平常疲累上好几倍,我随便拿了几件换洗的衣物,就往浴室冲,洗个热水澡放松一下心神,一阵热腾烟雾弥漫之中,只听得外边不晓得哪只狗在吹着狗螺,那凄厉的狗嚎声环绕在这窄小的密室中,给我一种几近窒息的压迫感,敎人心惊胆颤,我不自觉的加快了洗澡的速度。

  在浴室之外,是一道窄长的通道,连接到客厅。我绷紧着神经冲着水,狗螺声不知道在何时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浴室里一片淅哩哗啦的水流声,还有门外的一个细微的怪异声音,我将手边动作停了下来,专心听着那个怪异声音,却什么也没听着,不晓得是不是我听错了,我方才好像听见隔在浴室这道门之外,有人在走动。

  我越洗越觉得害怕,这些个怪异现象无不让我联想到今晚的种种诡异事迹:小弟口中我背后的浴血女子、地下室无风飘动的传单、铁门无法顺利关闭以及浴室门外的脚步声……

  我甩甩头,努力克制自己不去想,那只会让人越想越害怕罢了,都是自己吓自己的玩意。匆匆洗了个澡,却不觉更添精神,反觉全身精力像是被吸乾一般,疲累不已,或许是今天太过于疲累了,我打算今天不开电脑上线聊天了,打算就这样直接睡了……

  雨点打在窗檐上,像是一首走了调的交响乐,听着听着,意识也跟着模糊了……

  当我再度拥有意识,是我想要翻身侧边睡的时候。

  我眼睛没有睁开,当下只觉得周遭很安静,一点声响都没有,雨已经停了吗?

  沉沉的呼吸着,只觉一股前所未有的陌生感袭来,我开始清醒一点了,眼睛始终没有睁开,试图在迟钝的脑袋里找出这突兀的陌生感。

  刹那间,一声凄厉的女子尖叫声在我耳边响起!

  “哇啊──”突如其来的凄厉尖叫,瞬间灌进我的脑袋,心脏像是被人给大力掐住,我整个人从床上弹了起来,犹自惊魂未定,双手在头上胡乱挥着,跟着又没了声响,这才缓缓镇静下来。

  Q%更_●新最快V上√¤酷k匠**网}

  眼前一片漆黑,一点光源都没有,我试探性的眨了眨眼,不敢轻恣妄动,待眼睛习惯了黑暗,才发现我正躺在地上,周遭没有任何物品,只见四面墙壁将我包围住,这让我惊恐不已,全然搞不清发生了什么事,我不是在自己的房间里睡觉吗?怎么会跑到这鬼地方来了?那这又是哪里?

  这时我的眼睛受到刺激,眯成一条细线,我赶紧手成弧状盖在眉上,就在我面前的那道墙,像是突然裂开了条细缝,而从那细缝中流泻出如丝般细的光芒,虽然细微,但仍扎的我眼睛一时无法适应。

  忽然,一个沉闷的女子声音传来,听声音貌似与刚才那声吓醒我的尖叫声相似。

  是同一个女人发出的,但这次他的嘴巴好像被塞住了什么,导致她喊不出来,只能发出低鸣的哀号声。

  声音是从那道裂缝后传来的,我鼓起勇气,起身朝着那裂缝缓步靠近,这才发现那并不是墙壁的裂缝,而是一道门,而这门不知道什么缘故,就在刚刚开敞了一点缝隙,让这门后的光芒流了进来,使得它在这黑暗的房间里显得极为耀眼,根本就像是在引诱着我去发现它、靠近它。

  我更靠近那门了些,声音再度传来,这次不是那女子的声音,换成了一个男子的低沉嗓音:“不要乱动……很快就结束了……”紧接着又出现女子的哀号声,这次的声音极为激烈,听得出女子想要大叫,却怎么也喊不出来,掏心挖肺般的低鸣传到我耳底,让我不禁感到害怕,鸡皮疙瘩都竖立了起来,到底这扇门的后面,发生了什么事?

  于是我又更往前靠一些,将眼睛贴上门边敞开的缝隙上,我停止了呼吸,见到了我这辈子从未见过的恐怖画面。

  女子满是鲜血的躺在一个看似手术台的桌子上,手术台的上方架设了一个灯管,光源就是从这边发出的,只见女子的双手高举过头,手腕处缠绕着绳结,远远地看起来她像是紧握着拳头,细看时却又不是那么回事──手掌上应该要有的手指头,全都不翼而飞了,鲜血从断指处泊泊流下,而她的双脚脚掌处,则是各被一个木头的细长条状物体穿过,牢牢钉在桌上,脚踝以上的小腿部份,全部乌青发黑,浮肿的与上半身不成比例,女子几乎是浸浴在自己的血泊中,她的头平仰着,看不清正面,只见嘴里好像给人塞着毛巾,隐约能听见她传来孱弱的声音,像是绝望、像是哭泣、像是怨恨、像是求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