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下谁管门开不开了,我朝着阿升冲了过去,只见阿升都吊上了白眼,景任不知道发了什么狠劲,居然要致阿升於死地,生死关头,哪管这么多了,只好使力扳开景任的手,却不知景任哪来天生神力,我和阿升两人合力,竟扳不动景任丝毫!只见景任五官全部纠结一块,好像跟阿升有着什么深仇大恨,我虽害怕,但仍继续死命拉扯着。

  酷7《匠\p网正2|版首3发d》

  阿升嘴角开始流出唾沫,眼看分秒必争,在无计可施之下,我打算对不起伯母了,我抡起拳头,打算往景任的脸上擂去,好打醒这个王八蛋。

  “够了──阿任!”忽然,小纹一声大吼,就像一颗震撼弹,在这混乱的局势中炸开。

  景任身子一震,像是对小纹的声音有所反应,那扣在阿升颈子上的手臂稍作松懈,阿升像是在汪洋中捉到块浮木般,狠狠吸饱了一口空气,接着使出全身力气挣脱,哪知一个用力过猛,阿升没站稳,往前跪倒在地,猛呛猛咳着。

  我一时居然忘记小纹,赶紧去搀着阿升,就担心他昏了过去,但他摇了摇手,只听得小纹在此刻又朝着景任喊话了,“阿任!你到底怎么了!”

  我心中大叫惨,居然大意了,就在我找寻小纹的身影时,只见景任渐渐将小纹逼近墙角,身子又开始一阵一阵颤着,不知道是不是太慌张看错了,只觉景任的身上好像有好几道人形黑影不断从景任体内撞出,又被吸回,像是要逃离景任一般,却又无法脱离。

  刚刚见识过了景任的狠劲,说什么也不能再让景任捉住小纹,我摇摇头,在定睛一看,黑影不见了,景任也不再颤动,我爆出一声鬼吼壮胆,俯身就往景任冲去,却太迟了,小纹一声尖叫,喉咙被景任紧紧掐住,我从后方环抱住景任,却怎样也拉不动他,像有百斤千斤重的,景任暴射厉光的眼中,散发出无数怨恨,像极了夺命的厉鬼。

  眼看小纹就要没气,我牙根一咬,怒吼一声,将景任熊抱起来,阿升此时才冲过来帮忙,三个人就这么在地上扭打成一团。接着身后出现一声巨响,我看见几名医护人员冲了进来,这才在心里大喊得救了。

  原来是阿升发觉门打不开,情急之下只好一拼,按下呼叫钮,最后合着四、五个人之力,才将景任制伏住,打了镇定剂后,景任总算安静下来,缓缓睡去,一场荒唐的闹剧落幕,只见现场血迹斑斑,点滴瓶、病房内许多物品凌乱散在地上,宛如小型的世界大战。

  伯母看着再度沈沈睡去的景任,跟着又歉然地看着我们。可能是想到阿任居然变成了这个怪模样,又抽咽了起来。就连医生也不可置信地说,一个受到昏迷的人,怎么可能忽然醒过来攻击人,这个现象前所未闻,是个无解的谜,而且,景任这次发疯,才包扎好的伤口又撕裂开来,伤势更为严重了。

  我们三人恍若历经一场生死战,个个惊魂未定,要不是阿升急中生智,还能在混乱中记得呼叫钮,不然我们可能早被景任给掐死了。一想到这,我假装要去病房内附设的厕所,而厕所就在门口旁,我伸手转了转门口的手把,发现根本不需很使力就能轻松打开,搞得我心底一直发毛,又想起景任背上的那三道冲撞的黑影,打了个冷颤。

  随意地洗了手后,我返身要回到座位上,走出厕所,只见窗外一片鲜红如血的暮光映入眼帘,感觉就要溢了出来,将在入夜时染红这整座城市。

  伯母眼看天色渐晚,要我们早早回家休息,还频频与我们道歉,说是替景任跟我们致歉,我们倒是劝伯母别想太多,景任会好起来的,要她好好休息,我们会再来看景任的,还有要她小心,如果景任真的又攻击人,要伯母先找人来帮忙,千万别想去压制他,那股力量真的很可怕。

  跟伯母告别后,我们乘着电梯回到医院门口,才那么一下子,天空已经盖上黑色的幕帘,一卷冷风袭来,渗入皮骨,我打了个寒噤,隐隐觉得有什么事情就要发生。

  我一个深呼吸,空气将胸膛给鼓的挺拔,可我却感到无比酸麻刺痛,扭转手臂,整条筋络又像被人给紧紧掐住,看来连手臂都扭伤了,身体上的伤,反映着景任的怪状都不是梦,我们今天的确跟一个怪物打斗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