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升也跟着摇着头说道:“伯母真的不用啦,我也不会渴。”

  小纹瞧见伯母就要走出门外,紧张地挥手,说:“伯母,你好好休息,我们口渴的话,自己去买就好罗。”

  三人轮流劝说伯母这番好意,但伯母执意要去替我们买饮料,就连阿升自告奋勇说要他替大家跑腿一趟,伯母也不肯,眼看饮料是喝定了,我们也只好诚心地感谢伯母。

  伯母很放心的把景任留给我们照顾,说只要注意点滴瓶是否正常运作就行,如果真有问题,可以按下呼叫铃,请求护士帮助。我们点点头,再三询问伯母需不需要我们替他跑腿,她仍然坚决亲自走一趟,还要我们趁着这段期间跟景任说说话,替景任加油打气。

  看着伯母离去的背影,真的觉得他是个伟大的母亲,心里头方才那个念头又兴起。这下病房内就只剩下我们三人与昏睡的景任了,我走近病床,椅在床边,冷不防的大声喊了一声:“喂!”

  小纹跟阿升被我的举动吓到,就连我自己也吓了一跳,喊得的确太大声了,不过这样才能把我的不满给宣泄出来,我继续说了,“景任!你这个王八蛋!老子来看你了,还不赶快醒来!”

  阿升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也跟着骂,“听到没有!你两个老大来了,还在那边睡!”

  小纹看着我和阿升,嘴里也轻轻唤着景任的名字,也期待着景任有个什么反应,什么反应都好……

  我跟阿升轮流骂着,也不怕护士人员听见,只是忽然间,好像除了我们几个人的声音之外,还有一种微弱的声音出现。

  那声音的确存在,像是微弱的喘息声,我骂的音量越来越小,疑神疑鬼地伸长脖子凝听,阿升也察觉有什么声音,口中的三字经吞了回去,竖耳一听。

  ……

  不是空调,不是门外的脚步声……是景任!声音是从景任的咽喉处发出的,极为微弱的声音。

  为了确认,我附耳在景任的嘴边,小纹跟阿升也都把头靠了过来。

  ……

  还是听不清景任在说些什么,比起说话,那声音更像是孱弱的呻吟,我只好轻摇了景任的身子,只觉得景任身子异常冰冷,登时一阵冷风扑面袭来,我全身鸡皮疙瘩站了起来,心里骂着,去你的,空调什么时候变成这么冷了?可想想又不对,我站在这个位置许久,哪有什么空调吹到脸上过了,才正觉得奇怪,只见旁边阿升也打了个哆嗦,脸色满是铁青煞白的怪模样,我还没回过神来,只听见小纹一声尖叫。

  “呀──”小纹一声锐利的尖叫,吓得我往后退了数步,腿腹撞到了椅子,重心不稳,一屁股跌坐上了椅子。

  才想问发生了什么事,只见病榻上的景任,居然弹坐了起来,他的后脑杓对着我,正面朝着小纹的方向看。

  我一看是景任醒了,兴奋地喊:“阿任!你醒了!”

  但是面对着我的小纹,居然是满脸的惊恐,为什么?

  景任像是听见我的呼唤,渐渐把头转了过来。

  “他妈的……”我听见阿升这么骂。

  那是一张狰狞的面孔。

  当景任把头转过来看着我,我当场傻住了,还想说的话硬生生卡在喉间。

  景任的五官极为僵硬,嘴角、脸部肌肉以诡异的角度跳动着,脸色苍白的厉害,他一双死沈的眼睛就这么直直盯着我看,有如深邃无底的黑洞要把我吞噬,一种莫名的恐惧感笼罩着我,我几乎要窒息。

  接着,景任的身子开始剧烈的颤动,一阵一阵的,每颤动一次,脸上的表情就极其夸张的扭曲变形,看似极为痛苦,好像有什么东西就要从他体内冲出来。

  “过来!”阿升一个大叫,把瑟缩在一旁的小纹给拉了出来,退到靠近门口的位置。

  看X正d版章*T节\q上《酷匠@网C:

  这一叫,终于把我的魂魄给喊了回来,我脑海闪过一个念头,就是伯母刚刚说过,景任昨天醒来时,有强烈的攻击倾向,简直是变了个人……

  才想到这边,景任不再颤动了,跟着一声鬼叫,活像个丧心病狂的鬼魅,甩开盖在身上的短被,几乎是朝我飞了过来!

  我一个惊吓,顾不得姿势丑不丑了,哇啊一声朝着阿升那边飞扑过去,跌了个狗吃屎,膝盖吃痛,顿时爬不起来。同时,背后脚步声飞奔而来,我知道是景任过来了,不知道他要殴打我那个部位,只好举起双臂当盾,眼睛也不敢睁开,胡乱挥舞双手,哇哇叫着。

  “阿豪!你在干什么!快去找人帮忙!”

  我胡乱挥了几拳,发现没有拳头朝我飞来,又听见阿升一个虎啸般的怒吼,这才睁开眼,原来阿升冲上去擒抱住了景任。虽然刚才的举动很糗,可我没时间发窘了,连爬带跑的转向门口,飞奔过去,小纹就偎在门边哭着,她被吓得失魂落魄,我着急,没空关心小纹,狠狠在门把上转了一下,只觉手腕处扭得吃痛,门把不为所动,门居然打不开!

  阿升看见我迟迟不开门,就快压制不住景任了,暴吼又是粗话骂着,我使劲又试了好几次,这门简直就是镶在墙壁里头似的,不动分毫,我急得跳脚。小纹一直哭,我听见阿升的喊叫声越来越虚弱,回头一看,居然看见景任绕到阿升背后,用手臂勾勒住阿升的脖子,就像是犯人挟持着人质一样,尽管阿升不断殴打景任的手臂,却像是不痛不痒,却也挣脱不开,连舌头都给勒得吐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